秋圆水月并没有生气,而是淡淡说道:“你们华夏人都是这么没有礼貌吗?”



陆逸冷笑:“虽然你长得不错,但是对于你们那个肮脏的过度,我可没有半点好感。”



“陆逸,请你不要侮辱我的祖国。”女子微微生气,语气很冷地说道:“我的祖国是圣洁的。”



听到她的话,陆逸扬天大笑。



“你的祖国也能够称之为圣洁?当年你的同胞在我华夏犯下滔天罪行,手染百万华夏人的鲜血,这也是圣洁?”



陆逸怒道:“国际军事法庭判处的一级战犯,迄今为止,还被你们供奉在天照神社,享受后代子孙的祭拜,这就是你所谓的圣洁?可笑。可笑至极。”



秋圆水月脸色变了变,冷声道:“不准你污蔑我的祖国和我的祖先。我的祖先都是善良的人。我知道你们华夏人都是巧舌如簧,你以为你说的这些,我会相信?”



陆逸哈哈大笑,道:“好一个和歌山宗主。秋圆水月,没想到你竟是这般糊涂的人。”



“陆逸,你什么意思?”秋圆水月怒道。



陆逸看着秋圆水月的怒容,冷声道:“世人只知道你们国家的武圣柳生太郎,可不知,柳生太郎还算不上日本真正的高手,比起你和歌山宗主,或者是靖国社的那几个老东西,他还差的远了。当年你的同胞们在我华夏烧杀抢虐,令我华夏民不聊生,生灵涂炭,无恶不作,堂堂的和歌山宗主,你知道吗?”



秋圆水月的一脸不信,冲陆逸吼道:“你骗我?对不对?”



陆逸冷笑道:“也是,我应该理解,和歌山千年前便退隐红尘,不问人间俗事,你多年身居深山,你不知道,我应该理解。或者说,你的同胞们篡改历史也说不定。”



“陆逸,你不要侮辱我的同胞。”秋圆水月怒道。



陆逸道:“他们只是你的同胞,不是我的同胞,关我屁事!再说,关你何事?”



“他们是我的同胞!”



秋圆水月大声道。



陆逸心里一直小鬼子恨之入骨。



陆逸说:“我只是替那些亡魂讨回一点公道,不想他们含冤而逝,连灵魂都不得超脱。”



“陆逸,我一味的隐忍,已经警告过你,不要侮辱我的祖国,我的同胞,小心我对你不客气!”秋圆水月道。



陆逸嘲笑道:“对我不客气,哈哈,你可真会说话,你的同胞对自己的亲人都不客气,何况是我这个华夏人。”



“你——”



秋圆水月强压自己心中的怒气。



“怎么?你还想向我拔剑不成,别忘了,这可是在华夏。”陆逸道。



“华夏又怎么样?”秋圆水月反问道。



“你还真是胆子不小,竟然跑到华夏来想杀我,你以为就凭你,真能杀我不成?”



陆逸冷笑道:“想杀你的人可不止我一个人。还有,当年天照神社那么多人追杀我师父,还不是被我师父杀个干净。而且当年,是在你们的国土上。”



“什么,天照神社追杀你师父,不可能!”



秋圆水月一脸不信。



因为她知道,几十年前天照神社就有过誓言,不到亡国的关键时刻,不得出手。既然有誓言在先,他们就对不会追杀陆无双。



“没有什么不可能。”陆逸看着秋圆水月,说:“二十多年前,天照神社一下子损失了五十名特忍,十二名名长老,你应该知道吧?”



陆逸这句话,让秋圆水月心中大震。



当年这事她是听说了,当年天照神社说遭遇到海盗,而损失惨重。



难道,天照神社口中的海盗就是陆无双?



秋圆水月神色不定的看着陆逸,问道:“这事,是你师父做的,那些特忍和长老都是他杀的?”



陆逸笑嘻嘻的说:“我不告诉你!”



“不是你师父的话,那么会是谁?”秋圆水月心里震惊。



一口气能灭了天照神社整整五十名特忍,十二名长老,就是现在的她也做不到。



看着秋圆水月的表情,陆逸心里好笑,这个女人真是个白痴。



那么强大的人,除了自己师父,还会有谁?



“那个人到底是谁?”秋圆水月问。



陆逸笑着回答:“你知道的!”



“是你师父对不对?”秋圆水月问道。



在她的意识里,就只有当年惊采绝艳的陆无双有这个手段,能在杀掉五十名特忍和十二名靖国社的长老后,从容离去。



秋圆水月再次问道:“真是陆无双?”



对于秋圆水月的再次相问,陆逸只是淡淡一笑,并不做声。



见陆逸满脸笑容,秋圆水月更加肯定心中的想法,这人,一定是陆无双无疑,因为有这个实力的,华夏只有陆无双。



“陆逸,我这才并不想杀你。我只是希望你以后不要侮辱我的祖国,我的同胞。虽然他们有时有过错,但是华夏不是有句古话暗叫‘人非圣贤,孰能无过’吗?我希望你能够理解我的心情。”



听了秋圆水月这句话,陆逸的肺都气炸了。



陆逸冷声说道:“我说宗主大人,你说的倒轻巧,难道你不知道,犯错之后是要承担的后果的吗?人非圣贤,孰能无过,知错能改,善莫大焉,可是,你的同胞们知错就改了吗?没改,他们变得变本加厉。”



“陆逸,我已经警告过你,不准你侮辱我的祖国,我的同胞们。”秋圆水月大声怒道。



陆逸呵呵一笑,道:“我们华夏还有一句古话,叫‘只许州官放火,不许百姓点灯’,宗主大人,你知道吗?”



“陆逸,你知不知道,激怒我对你没有一点好处。”秋圆水月冷声道。



“你的心情好坏于我无关,我想说什么就说什么,你也管不着。”陆逸说。



秋圆水月摇摇头,道:“今天是你逼我出手的。”



陆逸撇撇嘴,道:“无所谓,反正你来华夏就是找我的,不管早晚,都要向我拔剑的,我也正好可以领教领教日本传承千年的隐世大派和歌山宗主的高招。”



“如此,那便动手吧!”



秋圆水月的声音淡淡地,听不出一丝波动,仿佛接下来的事与她无关一样。



对于一直处于隐居的秋圆水月来说,祖国和同胞在她心中至高无上,因为和歌山的存在就是守护国家。



她这次来华夏,主要是想见识一下陆无双的弟子。



因为二十多年前,秋圆水月的师父挑战陆无双惨败,后来后郁郁而终。二十多年后,得知陆无双的弟子出世,所以秋圆水月就来了。



她要战胜陆逸。



她要告诉世人,和歌山并不比*差。



陆逸后退,秋圆水月也在后退,双方静静地注视着对方,等待对方的出手。



  

章节目录

绝品神医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,阿里书籍只为原作者狐颜乱语的小说进行宣传。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狐颜乱语并收藏绝品神医最新章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