狮子口村隶属于南部县,距离江州有五个小时的车程。



陆逸他们到达南部县的时候,已经是中午十二点了。又从南部县又走了一个小的盘山公路,终于到达狮子口镇。



遥遥望去,村民寓居在一个“山”字形的特别地形上。



这里山净水秀,地盘肥美,加上又正是吃午饭的时候,炊烟袅袅,一片祥和安宁。



实在难以想象,就是这么一个世外桃源的地方,会发生离奇的怪病。



“队长,接下来我们该怎么办?”一个专家问陆逸。



陆逸想了想,说:“直接去居委会,先见了村长再说。卫生局和畜牧局,公安局这几个单位也要联系。现在我们还不清楚这种怪病会不会传染,所以尽量不要让村民和外人接触。”



“好。”



随后,一行人直奔村委会。



村委会遭际接到了上面的通知,说今天有市里的专家要过来,陆逸他们下车的时候,就看见一个穿着汗衫的老头站在村委会门口。



“您就是陆主任吧?真是英雄出少年,我是狮子口村的村主任龚大明。”汗衫老头跑过来,笑着跟陆逸大招呼。



“龚主任你好,我们是市里来的医疗队,此次专门为你们村里的事来的,还希望你多多配合。”



陆逸说着,向龚大明伸出了手。



龚大明犹豫了一下,忙把手在汗衫上擦了擦,然后才跟陆逸握手。显然,他很尊重陆逸。



“陆主任,听说你们要来,我已经备好了饭菜,你们先吃饭再说。县里的领导刚也给我打过电话,说他们随后就到。”



龚大明热情的邀请专家队进屋吃饭。



可是村委会的房子只有十几平米,根本容不下陆逸他们一行人,所以只好把桌子搬到外面,又临时搭了一个帐篷,这才让陆逸坐下吃饭。



吃饭的时候,陆逸就开始向龚大明打听情况。



“龚主任,你们村里有没有卫生所?”陆逸问。



“有一个。”龚大明说:“去年响应国家的号召,政府给我们村上拨款建了一个卫生所,可是没多久,医院不干了。”



“为什么不干了?”陆逸问。



龚大明说:“那医生是个小年轻,三十出头,县医院招人的时候,他考上了,所以就到县里上班了。”



“那现在村上卫生所还有人吗?”



“哪还有人。那地方都空着了。要不是因为政府出钱建设的,我早就让五保户住进去了。他们都找我闹了好机会。”



说起这事,龚大明就一脸烦躁。



陆逸也没想到,现在村上一个卫生员都没有,接着陆逸又问龚大明,说:“那村长的人生病了怎么办?”



“小病就去镇上,大病就去县城,家里条件稍微好一点,就去市里看病。不过陆主任啊,我给你讲,现在老百姓看病真难啊。”



龚大明说:“老百姓看个病,花钱不说,又的还治不好病。据我所知,我们村子里的人,每次看病都要给医生红包,这还不说,要是去大医院,光哥挂号费都好几百。”



“不会吧,我们医院的专家号也才十几块钱。”陆逸说。



龚大明摇头,说:“陆主任你这就不懂了吧,那些号贩子和医生勾结倒票,一个十几块钱的专家号,硬是被他们卖到几百块,甚至上千块。”



在场的医生听龚大明这么一说,一个个都感到脸上火辣辣的。



医生和号贩子合伙卖号,现在在医院已经不是秘密了,陆逸之所以还不是很清楚,是因为陆逸基本不坐诊,所以他才不了解。



现在只要在医院坐诊的专家,他们的号,可以说上千块钱一张也不稀奇。



陆逸不再继续问这个话题,而是问龚大明:“龚主任,能不能把你们村上患病的事情给我讲讲?比如他们患者有多少人,叫什么名字,患病或者死亡之前有没有什么反应?”



“陆主任,你稍等一下。”



龚大明说完,进了屋,没一会儿,他就拿着一个泛黄的笔记本出来,龚大明说:“村上的患病的情况都被我记载下来了。”



说着,龚大明戴上了老花镜,翻开笔记本,念道:“首先患病的是村委妇联主任杜玲芳,二十六岁,她自从嫁到我们村上来后,身材安康,没有发作任何疾病。今年七月二十三号,杜玲芳从绵阳市一壁包厂打工返来.在休息中感触头晕、乏力,接着抽风倒地,口吐白沫和血水,不到二十分钟工夫,她就永远的离开了我们。”



“七月二十五号,三十一岁的陈杰珍在休息中忽然抽风倒地.口吐白沫和血水,三十分钟后死亡。”



“七月二十五号,也就是陈杰珍死亡的当年,年仅二十五岁的荣琼华以异样的病症倒地后再也设有起来。二十八号,从外埠来省亲的钱兰碧自踏进村子后不久,好端端地抽风,倒地后一小时内死亡。”



在场的专家和护士门听得毛骨悚然。



龚大明还在继续。



“随后,七月二十九,三十号这两天,前后又有胡蓉、张秀琴等三名女性和村委副主任吴德杰死亡。这些死亡的女性胸部干瘪的像男性的胸部一样,男性的*官却莫名消失了。”



“在这时期,村上另有三名六岁小孩和四名大人得过此怪病,不过在倒地之前被人发明,休息一段时间后,他们莫名又好了。还有就是,村上的十只鸡也得了怪病,它们也都抽风后倒地死亡,其他性畜却平安无事。”



龚大明合上了笔记本,说道:“陆主任,大致情况就是这样的。”



陆逸点点头,眼睛扫视在场的专家,问道:“说说你们的看法?”



“陆主任,我觉得这件事情很棘手。”一个专家说道。刚才龚大明讲的非常详细,都把这位专家吓得脸色都变了。。



听到他的话,陆逸直翻白眼。



丫的,谁都这件事很棘手,这还用你说么?



就在这个时候,陆逸的手机响了起来,陆逸看都没看,直接挂断了。他不知道,此时,江州发生了一件大事。



  

章节目录

绝品神医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,阿里书籍只为原作者狐颜乱语的小说进行宣传。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狐颜乱语并收藏绝品神医最新章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