陆逸提到了陆无双,老和尚身子一震。



可是很快,老和尚又恢复如初,继续说道:“我佛有言,爱别离,怨憎会,撒手西归,全无是类。不过是满眼空花,一片虚幻。”



老和尚看着陆逸,又道:“施主请听我言,天下熙攘,皆为利来,皆为利往。只有谨守本心,才能得到真正的快乐。我佛曾说,人生在世如身处荆棘之中,心不动,人不妄动,不动则不伤;如心动则人妄动,伤其身痛其骨,于是体会到世间诸般痛苦。施主若能皈依我佛,定能体会到一花一世界,一叶一如来的极乐世界。”



陆逸笑道:“你刚说的这句话,原本应该是这样的,人生在世如身处荆棘之中,心不动,人不妄动,不动则不伤;如心动则人妄动,伤其身痛其骨,于是体会到世间诸般痛苦。若能一切随他去,便是世间自在人,可这个世界上,又自在人吗?活人不自在,自在不成人。”



“如此看来,你出山混迹红尘,就是为了渡我的?”陆逸问道。



“佛渡有缘人!”



老和尚宣了一声佛号说:“雨再大,不润无根之草;佛再广,不渡无缘之人。施主与我佛有缘。”



老子才不想跟你有缘。



陆逸心里嘀咕。



这个老和尚,当年是武痴,身手仅次于紫禁城的老大,当年为了一争高下,他挑战陆无双,和陆无双交战三百多招才败了半招,由此可见,他是多么的强。



只是不知道这老和尚脑子是不是有问题,自从和陆无双交手之后,去了天龙寺,遁入空门。



没过几年,老和尚再度向陆无双发出了挑战。



当时陆无双刚出关,听到这个消息后,径直驾临天龙寺,一个人,一把剑,对战天龙寺十八位高手,然后从容离开。



那一战,天下震动。



从此之后,老和尚三十年都呆在天龙寺。



所以对于老和尚突然出现在这里,陆逸提高了警惕。



“滚滚红尘,一生所累,施主,不如随我归去!”老和尚字正腔圆,声音如同梵音唱响。



陆逸冷冷一笑:“看来,我要辜负你的美意了。我不信佛,我只信自己!”



说完,陆逸对老和尚挥挥手,笑容灿烂道:“再见。我希望再也不见!”



老和尚站在原地,看着陆逸离去,眼神深邃无比。



待陆逸与李梦寒两人消失,老和尚身边突然出现一个眉清目秀的小和尚,看着陆逸消失的方向,小和尚问老和尚说:“师父,既然他如此不知反省,你为什么不直接杀了他?”



老和尚低喧一声佛号,道:“他的命运,看不懂,看不破,看不透。他的生死,不在我手,不在你手。”



“弟子愚钝,不知道师父的意思。”小和尚一脸疑惑。



“除非他自己想死,否则谁也无法让他死去。”老和尚叹了一口气,转身走开。



“师父,我们去哪里?”小和尚跟在老和尚身边问。



“去唐家!”



小和尚回头看了一眼陆逸消失的方向,来来往往的人群,早已不见了陆逸的身影,小和尚眼中冷光一闪。



顿时,老和尚停下脚步,对小和尚喝道:“南宫,出家之人,要六根清净,时刻谨记慈悲为怀,怎可有杀心?”



“怎么呢?”



在人海中随意溜达的陆逸突然感觉到李梦寒身子一软。



李梦寒抬起头来,说道:“刚才吓死我了,那个老和尚很古怪。”



接着,李梦寒又说道:“对了,我刚刚明显感觉到你已经动了杀心,你怎么不杀了他?”



陆逸没想到李梦寒这么敏感,刚才自己的确动了杀心,就在那一瞬间,他握李梦寒的手加重了不少力道,估计李梦寒也是从这一点看出来的。



“你知道什么?”陆逸好奇的问。



陈李梦寒摇摇头,说:“我什么都不知道。我只感觉,背后好像有一双眼睛盯着我们似的,冷飕飕的。”



陆逸笑了,李梦寒的确很敏感。刚才他也感觉到了,有一道杀气隐隐锁住他了。而且,陆逸还感觉到,暗中那个人应该与老和尚是一路的。



“对了,你怎么没有动手?不要告诉我这是大街上,光天化日不能行凶。”李梦寒眼睛弯个月牙。



陆逸好笑,道:“我没找到老和尚的破绽,举手投足,浑然天成,那是绝顶高手的风范。”



“你没有找到他的破绽?”



陆逸点点头,却听李梦寒道:“其实,他有一个破绽。”



见陆逸不相信的眼神,李梦寒那道:“你说完最后一句话离开的时候,与他擦肩而过,那一刻,我看到老和尚的眼神是迷茫的,如果你那时出手,我相信你是有胜算的。”



陆逸一愣,开始回想。



先前的片段犹如放电影一般,在陆逸的脑子里循环播放,足足回忆三遍,陆逸脸上才露出不可思议的震惊之色。



果真如李梦寒说的,那一刻,老和尚的确有破绽。



“你怎么看出来的?”陆逸问。



李梦寒摇摇头,说:“不知道,也许是你全神贯注的面对老和尚了,所以无暇关注其他的。”



陆逸哑然失笑。



都怪自己刚才太紧张了,还以为老和尚出山,是来找自己麻烦的呢。奇怪,他突然出现在江州,干什么?



陆逸眉头皱了皱。



“陆逸,你师父究竟是谁啊?怎么感觉很厉害的样子?”李梦寒好奇的问道。



陆逸笑道:“他确实很厉害。”



“比你还厉害么?”



“额——现在比我厉害,等我到了他那个岁数,绝对别他厉害。”陆逸大言不惭的说。



想到陆无双,陆逸心里又开始担心起来,师父旧伤未愈,就下山灭了西北孟家,也不知道他身体怎么样了。



想到这里,陆无双决定打个电话问问陆无双,他拿出手机,刚按下号码,手机铃声白嫩响了起来。



电话是战天行打来了。



陆逸眸光一闪,接通电话就问道:“战神,是不是有什么好消息?”



“没错,绑架萧韵云的组织我已经查到了。”战天行声音低沉道。



“哦!”陆逸神色一震,问道:“他们来自什么组织?”



  

章节目录

绝品神医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,阿里书籍只为原作者狐颜乱语的小说进行宣传。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狐颜乱语并收藏绝品神医最新章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