萧韵云一脸古怪看着陆逸。



显然,她也很意外。



本以为陆逸会提出一个好的建议,没想到最后说出脑白金的广告词,这跟水之韵根本不搭边啊。



“这就是你想的广告,也太俗了吧?”马小铁冷嘲热讽道。



陆逸笑道:“那只是我的一个比喻而已,的确,我刚想了一下,如果做成脑白金那种通俗的是不太好,我又想了一个,马导,你看怎么样?”



“不听不听。”马小铁不耐烦的挥手。



在他眼里,陆逸就是一个想一出是一出的毛头小子,根本什么都不懂。



“不,你一定听。”



陆逸这次态度很坚决,陆逸说:“我们水之韵主要是用中药材制成的,所以,我想把这个宣传片放到森林中去拍。同时,在演员表演过程中,最好真实的出现一点伤口,再用上我们的产品,这样,就可以特显我们产品的与众不同了。”



陆逸其实想说,要不就放到马尔列岛和神农架去拍吧,可是这两个地方距离江州都很远,如果为了一个宣传片,大张旗鼓的跑这么远,没必要。



“还有,水之韵是我们自己的品牌,将来出口,它会代表华夏与欧洲韩国那些国家的品牌竞争,所以,还要显示出我国的风情。”



陆逸说:“最好让演员穿上我们民族的服装。”



马小铁盯了陆逸好一阵,才问:“这就是你的创意?”



“是的。最好拍出中国风的元素。”



陆逸一边说,脑子里开始一边幻想画面了。



在一处景色嫣然的森林里,一个扎着羊角辫,身穿民族服,背着小背篓的采药少女,挖药的时候不小心把手臂弄伤了,留下了疤痕,这个时候,从森林深处,走出一个年轻帅气的仙人,送给她一瓶水之韵,女孩用了之后立刻伤疤立刻消失了。最后,女孩爱上了仙人。



这是多美的画面啊。



既突出了水之韵去除疤痕的功效,又描述了一段人与仙的爱情,还展现了中国风的画卷。



完美!



其实,陆逸的骨子里是一个非常传统的人,他想通过一个宣传片,表现出一些民族情怀。



“我对你的品位实在不敢恭维。”马小铁看着萧韵云说:“萧总,我坚持我原来的想法,继续拍上流社会名媛系列,因为我们的受众群体就是上流社会。”



就这样,分歧产生了。



看沈星儿还在一边等着,陆逸不想浪费时间,扭头看着萧韵云,问道:“云姐,我说的话算数吗?”



“当然算数。你可是公司的董事长。”萧韵云说。



“那就让他找我说的做。我不问经过,只看结果。”陆逸强势道。奶奶滴,真是不给面子,老子想这么个创意容易么?



对于陆逸的话,萧韵云照办。



“马导,这是我们天逸集团的董事长,呵呵,他说的话我不敢不遵啊,马导,要不就按照陆总说的创意拍拍看?”



马小铁大吃一惊,没想到这个清秀的年轻人竟然是天逸集团的董事长。



但是马小铁依然坚持自己的观点,他是搞艺术的,要是拍出来的作品达不到预期效果,拿出去只会让他觉得丢脸。



再说了,他心里也觉得陆逸的创意实在是太烂了。



“我不会拍了。萧总,你还是另请高明吧。”马小铁说着,就让助理准备收拾东西回去。



萧韵云脸上的笑容冷了。



“马导,你必须拍。我花钱请你过来,我们可是签过合同的。”萧韵云说翻脸就翻脸。



“签过合同又怎样,我可以毁约。”马小铁大声道。



萧韵云语气冰冷道:“没错,你的确可以毁约,但是你别忘了,要是你单方面毁约的话,你得陪十倍的违约金。我给你的是五百万,你现在想毁约是吧,那行,拿五千万来。”



“你这是讹诈。”马小铁脸红脖子粗。



五千万,你丫的抢钱啊。



萧韵云笑道:“我这可不是讹诈,我只是维护公司的权益。再说了,白纸黑字在那呢,你要是不认的话,也没关系,我们公司有律师团。”



“你——”



马小铁气的说出话来了。



不过他也知道,这件事真要是闹到法庭上了,吃亏的还是他自己。可是,就这么被迫答应了,他又会感觉很没面子。



玩艺术的嘛,最在乎的就是面子。



看透了马小铁的内心想法,陆逸准备开口给他一个台阶下,正在这时,旁边一个摄影师插嘴说道:“马导,既然萧总他们盛情邀请你拍,那是信任你,你就拍了吧。”



这个摄影师说的汉语不够标注,一听就知道是外国人。



陆逸不禁打量了说话的摄影师一眼,只见他年纪在二十五六岁的样子,扎着小辫子,留着小胡子,穿着破洞的牛仔裤,胸前挂着一个单反,确实有点搞艺术的感觉。



“化妆师,带沈小姐去换衣服。”马小铁阴沉着脸,对化妆师说。



陆逸饶有兴趣的看了摄影师一眼,问道:“你不是华夏人?”



摄影师没开口,马小铁就说道:“他是日本人。”



日本人?



陆逸更好奇了,问道:“怎么称呼?”



“叫我摄影师就好了,大家都这么叫我。”那个摄影师对陆逸笑了笑,说:“我要工作了。”



说完,摄影师匆匆走到另一边。



陆逸眼里有着微微的疑惑,摄影师,奇怪,自己为什么会对这个职业敏感呢?



马小铁也不想与陆逸他们呆在一起,也忙着指挥去了。



他一走,萧韵云问陆逸:“我们这样做,他会不会消极怠工啊?”



“他不敢。”陆逸笑道:“主席教育我们说,枪杆子里出政权,要是不给他一点压力,他怎么会有动力?”



这就是人性的弱点,有的人,你给他脸他不要脸,你不给他脸,他反而恬不知耻的唯你是从。



“当然呢,他要是干得好,结束的时候多给他点钱,安慰一下。”陆逸笑道:“打了人一巴掌,适当的时候,总要给颗糖吧!”



“坏蛋!”



萧韵云笑着白了陆逸一眼。



萧韵云没注意到,在她和陆逸说话的时候,那个摄影师开启了蓝牙耳机,正在小声说:“呼叫编剧,呼叫编剧,目标已出现,什么时候动手……”



  

章节目录

绝品神医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,阿里书籍只为原作者狐颜乱语的小说进行宣传。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狐颜乱语并收藏绝品神医最新章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