“我觉得,这件事要妥善解决。”陆逸说。



林院长翻了个白眼,心想,你不说我也知道要妥善解决。



“能不能拿出一个具体方案?”林院长问。



陆逸想了想,说:“想要解决这件事,首先,还得从孩子入手。孩子我还没见到,等我见到孩子,看看还有没有治好的可能。”



“其次,家长那边要给一定补偿。钱不用太多,意思到了就行。这可以表示我们对此事负责,同时也体现了医院人道主义精神。”



陆逸说:“最后,对于田医生,医院不仅不能对他惩罚,还要给予奖励。这样才不会寒了其他医生的心。否则的话,以后还有哪个医生敢治病救人。”



一番话,让林院长对陆逸刮目相看。



“看来你小子早就想好怎么解决这件事了。”林院长看着陆逸,“那你想过没有,你打了患者家属,这件事该怎么办?”



“我只是打了该打之人。”陆逸淡淡道。



林院长苦笑。



“行了,我让孩子家长今早带孩子来医院的,看时间也差不多了,他们也应该到了,我先下去了。”陆逸说完,懒得理会林院长,出门而去。



“唉,这个刺头!”



看着陆逸的背影,林院长头疼不已。



陆逸来到中医科,就见殷世民在他办公室门口徘徊,跟在殷世民身边的,还有一个中年妇女,妇女手里抱着一个小孩。



“陆主任!”



看到陆逸走过来,殷世民满脸笑容的打招呼。



“嗯。”陆逸嗯了一声,眼神落在妇女怀中的孩子身上,问道:“那是你孩子?”



“是的,秀芬,快点把孩子给陆主任瞧瞧。”殷世民对中年妇女说。



中年妇女看了陆逸一眼,眼里有些戒备,说道:“要是他把孩子治坏了怎么办?”



“我就是看看,孩子能不能治好,我还得看了之后再说。”陆逸脸上带着和善的笑容。



“陆主任都说了,你还墨迹什么,赶紧的,快给陆主任看看。”殷世民不耐烦的催促道。



今天,殷世民非常配合。



这让陆逸有些意外,难道这家伙开窍了?



其实陆逸哪里知道,殷世民进医院的时候,就知道他的兄弟被人打了,而且打人的正是陆逸。



他怕惹的陆逸不高兴,自己也挨打。昨天他可以见识过陆逸的霸道。所以进来之后,他就非常配合。



听他这么一说,中年妇女将孩子抱到了陆逸面前。





陆逸仔细给孩子检查了一下,果然,发现孩子明显有肌张力低下,肌无力,肌肉萎缩等一些症状。



这些症状,是明显的脑瘫临床表现。



脑瘫,说白了就是脑性瘫痪,是因为各种原因所导致的非进行性脑损伤综合征。



它的临床表现主要在中枢性运动障碍,肌张力异常,姿势和反射异常,当然,有的还会伴有癫痫,语言障碍等症状。



很多患有脑瘫的小孩长大后都是智障。可以说,脑瘫已经成为小孩疾病的杀手之一。



殷世民的小孩脑瘫主要是因为黄疸引起的,所幸的是,这是后天疾病,而不是先天的。



要是先天的,那治疗起来就麻烦多了。



“陆主任,孩子怎么样?还能治好吗?”殷世民看着陆逸问道。



其实,殷世民的内心根本就没做指望,因为当时医院的专家都告诉了他,孩子没法治了,而且陆逸又这么年轻,他就更不抱希望了。



“孩子能治好。”陆逸说。



“啊——您说的真的?我孩子还有救?”中年妇女惊叫一声,看着陆逸满脸的不信。



“是的,我能治好。”



殷世民见陆逸陆逸一脸肯定,忙说道:“陆主任,既然您能救,那我就拜托您,救救我家孩子吧!”



“救治孩子是我应该做的,但是我想让你们答应我一件事。”陆逸说。



“您说——”



“陆主任请说!”



殷世民两口子异口同声。



“先前给你孩子治病的田医生,是医生的老骨干了,他在医院工作了几十年从没有出过错,这次出了这么个事情,也不怪他,要怪的话就怪这孩子生病太严重了。”



陆逸说:“出了这事之后,老田心里很受伤,还被你兄弟打的头破血流,我希望你们待会儿去给老田道个歉,否则的话,这会是他永久的一个心结。”



“陆主任您说的是,这事是我们做得不对,我待会儿……不,我马上就去道歉。”殷世民说完转身就走,走了两步,殷世民又停住脚步转过头看着陆逸说道:“陆主任,孩子——”



“放心吧,我会治好孩子的。”陆逸对他笑了笑,然后对中年妇女道:“你带着孩子跟我来。”



陆逸带着中年妇女进了办公室。



然后,在陆逸的指导下,中年妇女将孩子放到了椅子上,双手扶着孩子,让孩子坐直身体。



随后,陆逸拿出了金针。



看着金光闪闪的金针,中年妇女一阵后怕,问道:“陆,陆主任,用针扎孩子,不会有事吧?”



“放心吧,没有十足的把握,我是不会动手的。”陆逸对着中年妇女笑了笑,然后快速用酒精棉拭擦着金针。



消毒完毕,陆逸走到了孩子面前,然后,闪电般的出手。



第一根金针快速扎进了孩子的百会穴中。



小孩神色平静,似乎根本没有任何感觉。



接着,大椎、肾俞、肝俞、脾俞、足三里、关元……等穴位都被陆逸扎上了金针。



过了一阵,陆逸又用金针在孩子的头部穴位上扎了一圈。



最后,陆逸才运行九转金身决,手指一弹,扎在孩子身上的金针在瞬间颤动起来,发出“嗡嗡”的声音。



这把中年妇女震惊的目瞪口呆。



要不是亲眼所见,她根本就不相信,世上还有这么神奇的针灸术。



三分钟之后,陆逸收针。



在陆逸收完最后一根针的时候,小孩昏睡了过去。



中年妇女吓得一跳,“陆主任,孩子他……”



“这是正常反应。你不用担心,等半个小时后孩子醒来,一切就会正常。”陆逸笑着说。



他话音刚落,就见殷世民和田医生匆匆走了进来。



  

章节目录

绝品神医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,阿里书籍只为原作者狐颜乱语的小说进行宣传。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狐颜乱语并收藏绝品神医最新章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