“不在医院?”



陆逸愣了一下,说道:“你把孩子带回家了吗?没事,你明天把孩子带过来,我要给孩子瞧瞧。”



听到陆逸这话,殷世民脸上的神色更不自然了,“陆主任,孩子被我家婆姨抱到乡下老家去了。”



“孩子病的那么严重,抱到乡下干什么?”陆逸不解的问。



“都怪我那兄弟,他说孩子肯定是治不好了,与其这样,还不如找医院要点赔偿金算了。”



殷世民说话的时候,看到陆逸脸色阴沉的都快要拧出水来了,他继续说道:“陆主任,是我糊涂,对不起——”



“你别给我说对不起,你没有对不起我,你对不起的是你孩子。那么小的孩子,还有重病在身,你们居然不想着为他治病,你们才是草菅人命!”



陆逸冷声道:“既然如此,我也不跟你废话了,明天早上八点,我要看到孩子,否则的话,你不仅拿不到一分钱的赔偿金,我还会让你那兄弟爬着回去。”



“是是是,我这就回乡下把孩子带回来。”殷世民擦着额头的冷汗,陆逸发怒的时候,那股冰冷的气息让他很恐惧。



“行了,你先出去吧,我还有事要处理。”陆逸把殷世民打发走,紧跟着就来到了小光的病房。



进门,见到王大雷正在小光盖被子。



“大雷哥,小光怎么样了?”陆逸走过来问道。



“陆逸,你回来了。”王大雷满脸喜色。



“嗯。”陆逸微微点头。



“小光还是老样子,一直都没有醒过来。”王大雷说:“你走了以后,萧总天天都来看小光,还有李主任,也时常来给小光做检查。”



“是吗?”陆逸当时去燕京之前,把小光托付给萧韵云,没想到,萧韵云还真的上了心。



随后,陆逸坐在床边,伸手搭住了小光的脉搏。



气息平稳,呼吸正常。



陆逸叹了一口气,小光的病情十分古怪,按理说,小光身体非常正常,可他就是找不到原因,小光为什么会一直昏迷不醒。



收回手,陆逸看着王大雷,笑着问道:“大雷哥,爷爷身体怎么样了?”



“老爷子身体可好了,现在都能下床走路了。陆逸,谢谢你,要不是你,俺都不知道爷爷他……”



见王大雷情绪变得低落,陆逸安稳道:“大雷哥,事情都过去了,你别多想了,现在你应该好好工作。”



“恩,你说的很对,俺要努力干活,多挣些钱,让爷爷享清福。”王大雷郑重地说道。



“行了,你先忙,我去看看老田。”陆逸告别王大雷,直接来到医院对面的超市。他去看老田,总不能空着手去吧。



登门要带礼物,这是华夏人的传统。



在超市买礼物的时候,陆逸为难了。送烟酒太寻常了,而且老田年纪比较大了,抽烟喝酒对身体不好。



送水果吧,又太普通了。



那送什么呢?



陆逸纠结了。



突然,陆逸想到了小李。小李是老田的徒弟,应该会知道老田的喜好。



赶紧给小李打了一个电话,果然,小李告诉陆逸,田医生特别喜欢吃风干的萝卜干。



挂了电话,陆逸在超市里买了两袋萝卜干,然后,又给田医生的老婆买了一套护肤品,这才驾着车,按照小李给他的地址开往田医生的家。



二十分钟,陆逸到达了目的地。



田医生住的是个旧小区,但是这个小区位置很方便,绿化也很好,有假山喷泉,很适合居住。



听陆逸说他是田医生的同事,保安看了一眼陆逸的工作证,直接放行。



田医生的家在五楼,因为没有电梯,陆逸只好爬楼梯。



到了五楼,陆逸按响了门铃。



没过多久,门打开了,一个瘦小的妇人出现在陆逸的面前。



妇人年纪五十多岁,头发很短,微微仰着头,眼睛里透着谨慎,一双眼睛又圆又大,跟她的年龄有些不相称。



她盯着陆逸,普通话中夹带着江州方言,问陆逸:“你是谁啊?”



陆逸微笑道:“你一定是老田的夫人吧?大姐你好,我叫陆逸,是老田的同事。”



同一个人,略微不同的称呼,受到的待遇绝对是天壤之别。



如果陆逸说找田医生或者是田教授,手里带着礼物,这种人,一般都是有事相求,而且关系还很一般。



可陆逸说是找老田,那称呼上就拉近了关系,至少可以听出来,两人比较熟悉。



果然,妇人听到陆逸“老田”这个称呼后,脸上勉强挤出一丝笑容,微微侧过身子,对陆逸说:“请进吧!”



陆逸提着礼品,进了门,换了鞋之后,陆逸才仔细观察。



房子估计在六七十平米,屋内的家具也都有些陈旧,看起来有些年头了。



老田家庭条件不好么?



陆逸疑惑,按理说,老田不仅是医院的骨干,还有教授职称,每个月的工资加补助最少都有一万出头。



陆逸在椅子上坐了下来,妇人在他的对面坐下,不咸不淡道:“喝茶吗?”



陆逸摆手:“不用了,口不渴。”



妇人嗯了一声,便不再说话。



气氛顿时有些尴尬起来。



陆逸问道:“大姐,老田在家吗?我有点事想跟他聊聊。”



“那死鬼不知道死哪去了,从早上起来就没见到人。”妇人淡漠地说。



陆逸从妇人的语气中猜测,只怕老田两口子的关系估计处的不咋地。



“你找他有什么事吗?”妇人问陆逸。



陆逸笑了笑,说道:“我上次听老田徒弟说,老田喜欢吃萝卜干,恰好我朋友送了我一些,就给老田带了一点过来。”



“哦。”妇人态度还是比较淡漠,冷冷说道:“你有心了,那死鬼别的都不爱,就爱吃点萝卜干。”



见妇人脸上的神色,陆逸站了起来,把萝卜干放在了桌上,对妇人说道:“既然老田不在,那我就先告辞了,麻烦大姐回头告诉老田一声,就说陆逸来过,让老田回来后给我回个电话,我有事找他。”



妇人看了眼桌子上的礼品,点点头,虚伪地挽留陆逸道:“你要是不急的话,吃个便饭再走吧。”



陆逸笑着推脱:“您的好意我心领了,只不过我晚上还有点事情,就不打扰了。”



出了门外,陆逸快步下楼,刚走出大楼,就听见一声惊呼:“陆主任,您怎么在这?”



  

章节目录

绝品神医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,阿里书籍只为原作者狐颜乱语的小说进行宣传。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狐颜乱语并收藏绝品神医最新章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