我勒个去。



不会这么倒霉吧,刚说出口就灵验了。



要不是电梯门没开,陆逸一点都不会怀疑,他会踹骂他的人两脚,妈蛋,什么时候骂我不好,偏偏要在这个时候骂?



草你姥姥的。



看到陆逸一脸郁闷,李梦寒“噗嗤”笑出声来。



“叮——”



电梯门开了。



陆逸大步走了出来,就见距离电梯口不远的地方,有两个中年男人正在骂他。



“姓陆那主任居然躲着不见我们,我看他就是怕负责任。”一个穿格子衬衣的男人说。



“就是,医院草菅人命,这件事要是姓陆的王八蛋不出面,我们就去找卫生局,我就不信他们也敢不管。”另一个穿短袖的男人也说。



陆逸听出了他的声音,刚才骂他龟儿子就是这个穿短袖的男人。



草菅人命?



陆逸眉头一皱,问李梦寒:“我不在的时候,中医科是不是出事了?”



李梦寒微微点头,说:“田医生出事了。”



陆逸心里一紧,问道:“老田怎么呢?”



“听说前两天医院来了个小孩,患有黄疸,被田医生治疗后出了问题。”



听到李梦寒这话,陆逸不解的问道:“小孩?小孩生病不是去儿科么?来我们中医科干什么?”



“儿科医生说了,要治疗的话,就要照蓝光,但是家长考虑到小孩的体质差,决定不照蓝光,所以儿科让孩子家长去了你们中医科。”李梦寒解释说。



“所以老田就收了,然后出了问题?”陆逸皱着眉问。



“是的。”李梦寒说:“听说那孩子现在脑瘫了。”



脑瘫!



陆逸心里一震,他知道,田医生有麻烦了。



对任何一个家长来说,孩子都是宝贝,一旦出现脑瘫,对他们来说无异于晴天霹雳。最主要的是,主治医生是田医生,孩子家长肯定会把责任归到田医生的身上。



“老田在哪里?”陆逸问。



“医院给他放假了,因为这两天孩子家长一直来院里闹,林院长已经不厌其烦了。”李梦寒说。



陆逸点点头,然后朝两个男人走去。



“陆逸——”



李梦寒拉住陆逸的胳膊,说道:“这件事不关你的事,你还是别搀和了,免得到时候你惹上一身麻烦。”



“梦寒,你怎么能这么说呢。”



陆逸回头,眼神有点渗人,陆逸说:“于公,我是中医科的主任,中医科出了问题,我这个主任当然得站出来解决。于私,老田是我同事。自从我担任中医科主任以来,老田对我不错,还帮我照顾了小光,无论怎么说,我也该站出来为他分忧。”



说完,陆逸大步朝那两个中年男人走了过去。



李梦寒心里一叹,并没有跟着出电梯,而是按了三楼。



“两位大哥,怎么称呼?”陆逸走到两个男人面前,微笑地问道。



“你是谁啊?”突然陌生人搭讪,两个中年男人一脸谨慎。



“我是这家医院的医生。”陆逸笑着说道:“我刚才听说你们说孩子的事情,是你们孩子生病了吗?要不让我给孩子看看。”



“呸!”



穿格子衬衣的男人呸了一声,怒道:“好好的孩子,就是让你们治成了脑瘫,还让你们看,那岂不是会要了我儿子的命。”



“就是,医生都不是好东西。”旁边穿短袖的男人也附和道。



陆逸脸上笑容不减,说道:“两位大哥,弄成现在这个局面,我想都不是大家希望看到的,所以,我觉得还是先应该解决问题才是。”



“解决,说的轻巧,要是有那么好解决,我也就不用天天呆在这个鬼地方,闻着恶心的酒精味了。”



“是啊,我们也想解决啊。可是那姓田的老东西不知道躲在哪里去了,人都不见了。我们去找院长,院长总推三阻四,让我们找中医科主任。妈的,听说中医科是个小青年,那龟儿子早就请假了。”



听着两个男人抱怨,陆逸心里把林院长骂个半死,“死老狐狸,太不厚道了,出了问题不解决,竟然还把责任找我头上推,狗、日的。”



不过既然自己回来了,这件事就由自己解决吧。



陆逸看着两个男人笑道:“两位大哥,自我介绍一下,我是陆逸,我就是他们说的那个中医科主任。”



啊!



两个男人一愣。



过了片刻,穿衬衣的男人回过神,用半信半疑的眼神看着陆逸,问道:“你真的是中医科额主任?”



“如假包换!”



陆逸话音刚落,那个穿短袖的男人就一把揪住了陆逸的衣领,怒道:“终于逮住你这个龟儿子了,看你这回往哪跑。”



陆逸看了短袖男人一眼,眉头微微皱了皱,不过终究他没有出手,因为在他看来,孩子出了问题,家长有过激反应也在情理之中。



可是刚从电梯出来的李梦寒看到这一幕,脸色一变,大声喝道:“你们干什么?放开陆主任,否则我叫保安了。”



李梦寒刚才上了三楼,可是转念一想,又怕陆逸有事,所以决定下来看看,没想到,她刚走出电梯,就见到了这一幕。



“李主任!”



看到李梦寒,两个男人脸上出现了惊恐,显然,他们是认识李梦寒的。



不过那个穿短袖的男人并没有放开陆逸,微微地惊慌之后,他反而朝李梦寒说道:“李主任,你来的正好,你来评评理,我侄子被他治成了脑瘫,他是不是要负责?”



这个穿短袖的家伙很有心计,他并没有说中医科或者是田医生,而是把矛头对准了陆逸。



听到他这话,陆逸眼睛微眯。



“你确定是陆主任给你侄子做的治疗?”李梦寒板着脸,冷声道:“你侄子住进医院的时候,陆主任人还在燕京,他什么时候给你侄子做过治疗?”



短袖男讪讪笑道:“虽然不是他给我侄子做的治疗,但是我侄子是在中医科出事的,他作为中医科的主任,应该负责。”



“你——”



李梦寒语塞。短袖男说的这话在理,她根本没法辩解。



这个时候,陆逸开口了。



陆逸问道:“没错,作为中医科的主任,我是该负责。”



“啧啧啧,李主任,你听到了吧,他承认他有责任了。”短袖男对里李梦寒说完,眼睛落到了陆逸身上,说道:“拿钱来——”



  

章节目录

绝品神医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,阿里书籍只为原作者狐颜乱语的小说进行宣传。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狐颜乱语并收藏绝品神医最新章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