“坏蛋,去床上——”



“不要,就在这里。”



陆逸把萧韵云压在身上,萧韵云双手勾住陆逸的脖子,两人激烈的吻了起来。陆逸的手也也没闲着,在萧韵云的滑腻的娇躯上游走。



不知道是哪位专家说的,女人最美的时候是在*的时候。陆逸不知道这句话是不是正确,但萧韵云*的声音有让人骨头都酥软的感觉。



“啊——”



“哦——”



“嗯——”



时而拉长,时而短浅,萧韵云那独特的嗓子叫出来,别有一番风味,让人陶醉。



萧韵云并不是一个浪荡的女人,可是她十分懂得取悦男人,她修长的手指在陆逸敏感部位抚摸着,很快,陆逸就喘息起来。



萧韵云嘴里喘息着,声音如同霸道的催情剂,刺-激着陆逸。



陆逸有了进一步动作,因为只要前进一步,他才能够感受到充实。他现在急需释放。



萧韵云看出了他的意图,用手轻轻地拍了拍陆逸的背脊,笑着说道:“坏蛋,想要了?”



见陆逸点头,萧韵云娇笑道:“我也想要了。”



说完,萧韵云把陆逸的身体往上推了推,慢慢地抬起了自己那双修长笔直的美腿,露出一道迷人的风景。



桃花卷蕊,香波滟滟。



“云姐,我来了!”



“嗯——哦——轻点——”



一时间,满屋春色。



张小蕾本来今天是要上班的,可是听到萧韵云说陆逸今天回来,她干练的忙完公司的事情,就匆匆往回赶。



她刚打开门。就听见一声奇怪的声音传进耳里:“啊……嗯……”



是萧总的声音。



张小蕾脸色一变,以为萧韵云生病了,正要推门而入,却听见萧韵云呻吟道:“坏蛋……用力……”



啊!



张小蕾脸色刷的红了。



她是成人了,而且当年读书的时候,她的室友和男朋友就在她们寝室做过那样的事情,听到萧韵云地声音,她立刻明白了屋内在干什么了。



张小蕾忙带上门,站在门外大口呼吸着。



萧总也是的,竟然在大厅就……



张小蕾越想心跳的越厉害。



陡然,她心里一震,难道,萧总是和陆逸?



不知道为什么,想到陆逸此刻和萧韵云在屋里做事,张小蕾心里就像被针刺了一下似的,莫名的疼痛。



屋内,陆逸身子一软,趴在了萧韵云胸膛上。



“云姐,对不起!”



陆逸道歉说。说话的时候他都不敢看萧韵云的眼睛,太丢脸了,居然只坚持了五分钟就交货了。



“没想到你竟然是第一次,不过第一次都这样。”萧韵云咯咯笑道。她很开心,没想到陆逸的第一次竟然交给了她。



“可是——”



“再来一次,我帮你。”萧韵云对着陆逸妩媚的眨了眨眼睛,小手握住陆逸的宝贝,轻柔的滑动起来。



很快,陆逸就有了感觉,低吼一声,重新进入萧韵云的身体。



“哦哦——”



屋内,又传来女人的*。



张小蕾站在门外,足足等了两个多小时,屋内的声音才渐渐平息下来。



事毕,陆逸神清气爽,把萧韵云搂在怀里,轻声说道:“云姐——”



“嗯?”萧韵云躺在陆逸宽大的怀里,用纤细地手指在他的胸膛上画着圆圈。



陆逸心疼的说:“我一定会对你负责的。哪怕需要一些时间。”



他很了解萧韵云,萧韵云是一个很有主见的人,她自愿献身,那说明她是真的爱上了自己。



陆逸嘴上虽说对萧韵云负责,但是现在,他根本没法负责。因为他还有一个未婚妻在燕京呢。



萧韵云似乎感受到了陆逸的情绪,抬起头,双手捧着陆逸的脸,使两人四眼相对,这才认真地说道:“傻瓜,我问你会不会对我负责只是一句玩笑话,你不用当真。真的。我喜欢你,愿意把所有都给你。至于有没有名分,都不重要。毕竟,我是一个结过婚的女人。”



“云姐,我不准你这么说你自己。难道结过婚就不能追求自己的幸福么?”陆逸脸上突然出现了力戾气,“要是有谁敢说三道四,有一人我杀一人,有一百人我就杀一百人。”



萧韵云心里甜蜜,在陆逸脸上吻了一下,接着问道:“陆逸,你能告诉我你的事吗?”



听闻这话,陆逸沉默了。



他的事现在已经不是秘密了,可是他还是有点不想告诉萧韵云,因为他一个人背负这么多已经够累了,他不想连累萧韵云。



见陆逸不说话,萧韵云以为他不想说,便说道:“我就是好奇,你不说也没关系……”



“我来自*。”陆逸突然开口道:“*是一个门派,听名字很拉风,其实就只有我跟我师父两个人。”



“我师父是一个很了不起的人,他会很多东西,我的医术就是他教的。二十多年前,他得罪了很多厉害的人物,不得已才隐居山林。”



陆逸说:“我这次出山,目的就是为了扫平他当年的那些敌人。”



萧韵云问道:“你师父的仇人有哪些?”



“他的仇人太多了,世界各地都有。”陆逸笑着说:除了华夏的燕京秦家、程家、诸葛家,西北孟家、羊城胡家和紫禁城,还有欧洲圆桌会,梵蒂冈圣教,东京天照神社,数都数不过来。”



萧韵云惊得脸色都变了。



陆逸刚才说的这些家族,她虽然不全知道,但是像燕京秦家,西北孟家她是知道,这两家可都是华夏最顶尖的家族。



还有梵蒂冈圣教,号称有十万教徒,只要教皇一声令下,那些教徒的喷嚏都能淹死人。



天啊,陆逸的师父到底是什么人,怎么会有这么多强大的敌人?最恐怖的是,得罪了这么多势力,居然还活着,太可怕了。



“你师父有这么多仇人,你岂不是很危险?这次去燕京,他们有没有为难你?”萧韵云关切地问道。



“他们当然为难我了。”陆逸笑道:“不过最后,全被我给玩了。”



萧韵云神色复杂的看了陆逸一眼,突然像下定决心似的,眼神变得坚定起来,看着陆逸说道:“陆逸,你和你师父的仇人太强大了,你需要帮手。我能给你做什么?”



  

章节目录

绝品神医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,阿里书籍只为原作者狐颜乱语的小说进行宣传。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狐颜乱语并收藏绝品神医最新章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