黑夜中,吉普车犹如一道利箭,飞奔而去。



刚出燕京市,就遇到了警察拦路。



十几个警察,各个荷枪实弹,严阵以待,仔细查探过路的车辆。看到吉普驶过来,他们的手不自觉的按在了腰间的枪上。



“下车,接受检查!”为首的一个警察拦在吉普车前,大声喝道。



陆逸和战天行交换了一个眼神,彼此对着对方微微点头,然后爽快的下车。



看到他们下了车,为首的警察明显松了一口气,其他人也悄然松开了手,但眼睛却死死盯在陆逸和战天行的身上。



陆逸看着为首的警察,笑呵呵的问道:“警察同志,需要查看身份证吗?”



警察一愣,明显没想到陆逸这么配合,愣了一下之后,严肃的说道:“把身份证拿出来。”



陆逸伸手入怀,陡然,眼里冷光涌现。



叮!



五根金针飞射而出,目标直指那些警察的咽喉。



于此同时,战天行飞掠而出,闪电般的出拳,只用了几秒钟就干掉了七八个警察,等他停下手来的时候,剩下的警察全被陆逸的金针刺破了喉咙。



“走!”



战天行说着,转身上车,和陆逸快速离开。



洪忠义是豫省军区的司令员,自从担任司令员以来,他就一直保持着早睡早起的习惯。



他的这个习惯,不仅是豫省的人都知道,就连上面的一些大佬也知道。



每到睡觉的时候,除非有重要事情或者是特殊情况,除此之外,其他人的电话一概不接。这是他的习惯。



豫省很多人也都知道洪忠义的这个习惯,因此,一到了晚上,一般人都不会去打搅洪忠义休息。一位少将的怒火,可不是一般人能够承受得了的。



从京城空降到豫省,短短三天,洪忠义早睡早起的习惯就在豫省传开了。



因为在洪忠义来豫省就职的当天晚上,一位下属登门送礼,下属本以为伸手不打笑脸人,加上又带了礼物,肯定会获得洪忠义的青睐。



谁知道,来到洪家之后,洪夫人告诉她,洪忠义已经睡了,这个下属不信,非要见到洪忠义才肯走。



结果,洪忠义真的起来了,不仅没有笑脸,反而勃然大怒,将下属带来的东西全都扔到了门外。



这件事并没有到此结束。



第二天,军区召开扩大会议,洪忠义公开点名批评了那位给他送礼的下属,说打扰他睡觉。结果,这个倒霉的下属向省军区做了深刻的检讨,没几天,就被放到了养老部门。



至此,洪忠义在豫省的名声大震,他早睡早起的习惯也众人皆知。



今晚,他和以往一样,睡得很早,正睡得香甜时,电话突然响了下来,非常急促,一边又一遍,响个不停。



似乎要是他不接,那边就会一直打。



洪忠义恼火了,起身一把抓起电话,重重地“喂”了一声。他心里在想,最好是有重要事,否则有你好看。



“忠义,是我!”



电话里传来一个苍老的声音。



“老首长!”听到龙王的声音,洪忠义满腔怒火顿时消失的无影无踪,浑身打了一个激灵。



洪忠义年前去京城的时候,还专程拜望过龙王,他能够出任豫省军区的司令员,全靠龙王提携他,否则,他当然省军区司令员根本就不会那么顺利。



听到龙王的声音很沉重,洪忠义连忙问道:“老首长,您是不是有什么事?”



龙王说:“天行护送我干孙子陆逸回江州,路上有人截杀他们,估计马上就要进入你的地盘了。”



“要我做什么?请首长指示。”洪忠义恭敬的说。



“保护陆逸和天行的安全,若有阻碍,无论是谁,格杀勿论!”



龙王的话让洪忠义心中那团熄灭已久的火焰顿时燃烧起来,因为他好多年都没有听到老首长这么霸气的声音了。



无论是谁,格杀勿论!



好看来老首长这次是动了怒气。



也难怪,老首长大半辈子都奉献给了祖国,现在有人要截杀他的干孙子,他不生气才怪。



而且,同行的还有战神。



洪忠义明白,龙王年事已高,等他百年之后,战天行必然会统帅龙王不死营,成为军中的又一位大佬。



所以,无论如何,都要保全陆逸和战天行。



“老首长您放心,我保证完成任务。”洪忠义拍着胸脯道。



“如此我就放心了。”



挂断电话,洪忠义忙起身穿好衣服,拨通了战天行的电话。



“战神,我是洪忠义,你现在在哪个位置?”洪忠义自报家门问道。



“呵呵,老洪啊,我现在还在高速上,没事儿,你放心吧。”战天行虽然说得轻描淡写,但其实危机正在一步步逼近。



就在刚才,他得了消息,和豫省紧邻的皖省军区,已经蠢蠢欲动。



皖省军区的司令员和政委,全部都是秦家的人,他们要是出动军区的人半路截杀,那对陆逸和战天行来说,是非常危险的。



哪怕战天行是超级高手,但是在面对长千上万的军队和高科技武器时,他也扛不住。



也就是说,陆逸和战天行此刻面对的军人,是铁打的,真实的军人,而不是先前那种乌合之众。



在部队上,经常有一些人会莫名其妙的失踪,除了那些绝对的存在,没有人知道失踪的人到底去了哪里。



别看战天行是个大校,他活着还有价值,可他一旦死了,并不会掀起什么大的驳难,因为一个大校的死亡,实在是太微不足道了。



秦家的这次出手,意图很明显,就是要赶在陆逸回到江州之前,不惜一切代价,将他截杀。这种一不做二不休置对方于死地的做法,让陆逸清醒的认识到,秦家绝不是想干掉他这么简单。



同时,陆逸还认识到,他现在面对的,不是一两个人,而是一股庞大的势力。



战天行一边开着车,一边暗自做了决定,只要遇到了阻碍,他就会第一时间出手,用最快的速度干掉敌人,让陆逸更安全一些。



  

章节目录

绝品神医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,阿里书籍只为原作者狐颜乱语的小说进行宣传。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狐颜乱语并收藏绝品神医最新章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