陆逸看着赵清思问道:“你是指秦纵横?”



赵清思没有否认,说道:“我不喜欢被人安排命运。秦纵横很优秀,但不是我要的那个人。”



听到她这话,陆逸心里在想,也许叶天心跟她也是一样的想法吧?她们的婚姻都是由长辈安排的,而她们却不满意。



和赵清思分别,陆逸决定见叶天心一面,要回江州了,陆逸觉得自己还是有必要跟叶天心告别。



陆逸来到叶天心的别墅,这一次,叶天心破天荒的竟然让他进去了。



宽敞的别墅,意大利进口地板,米兰的沙发,西欧名家的巨型油画,无一不彰显这家主人的品味。



陆逸坐在沙发上,看着逶迤落地的窗帘随风摇动,心情也跟着摇动起来。



“来了?”



叶天心从楼梯上下来说道。许是刚刚洗澡的原因,她身上穿着真丝露肩的睡衣,湿漉漉的头发披在肩上,别有一份风情。



“嗯。”陆逸微微点头。



叶天心在陆逸对面的沙发上坐了下来,说道:“这么晚了来见我有事?”



陆逸看了叶天心一眼,说:“我明天回江州。”



叶天心眉头微皱:“确定了?”



“确定了。”



“好吧,那就回去吧。”叶天心这话一说出口,陆逸不知道怎么接着往下说,房间里顿时陷入了沉默。



陆逸不说话,叶天心也不说话。



两人沉默了好一阵,陆逸才缓缓开口道:“京城局势很复杂,我在江州鞭长莫及,很多事情我帮不了你,也许你根本就不需要我帮忙……”



“你想说什么?”叶天心打断陆逸。



陆逸深吸了一口气,看着叶天心说:“天心,如果你觉得我们不合适的话,你可以重新选择。至于你爷爷和我师父那边,我可以搞定他们。”



“你为什么会这么想?”叶天心笑着问道。



看到她的笑容,陆逸心里一沉,果然,这个女人对自己没感觉。



“我只觉得,感情的事情得两厢情愿,我知道你是一个非常有主见的人,与其这样,免得将就。”陆逸说。



“谁说我将就了?”叶天心看着陆逸眼睛一眨一眨。



“额——”



陆逸语塞。



“陆逸,你在江州过的很不错的吧,上班有美女同事陪你,回家还有美女总裁陪你,真让人羡慕啊。”



叶天心的话让陆逸脸色顿时变得尴尬。



“咳咳咳,这都是工作。”陆逸心虚的解释。



“工作?”叶天心嘴角一翘,“那和赵清思吃饭也是你的工作么?”



“啊,你怎么知道清思?”陆逸一愣。



“哟哟哟,还清思,你们才认识几天啊,关系就走的这么近了。”叶天心心里有些不舒服,这个死陆逸,就像一只烂桃花似的,走到哪里都有美女。



陆逸一时不知道说什么,眼珠子转了转,突然凑到叶天心面前,笑嘻嘻的问道:“媳妇,你是不是吃醋了?”



“我不喜欢吃醋,我喜欢吃酱油。”叶天心脸色不自然的说道。



“切,还说没吃醋,你看看,你脸都红了。”



“啊,有吗?”叶天心双手捂着脸,惊慌的问道。



看到她这个表情,陆逸心里好笑,这个女人,就是死鸭子嘴硬,明明都吃醋了,还偏偏不承认。



陆逸收起脸上的笑容,看着叶天心,正色的说道:“天心,我明天就回去了,你要保重。”



说完,陆逸转身就走。



叶天心望着陆逸的背影,一直等到陆逸一只脚跨出门外后,叶天心才猛然站起身来喊道:“等等——”



陆逸停住了脚步,但没有回头。



叶天心走了过去,在靠近陆逸的时候她突然从面抱住陆逸,头靠在陆逸的背上,轻轻说道:“陆逸,你一定要或者,等你下次来燕京的时候,我们就结婚吧!”



轰——



陆逸浑身一僵。



他没想到,叶天心竟然会说出这样的话。陆逸心里一叹,他觉得自己的自己,还配不上叶天心。



“珍重!”



陆逸掰开叶天心拥抱他的手,毅然大步走门。



望着陆逸消失的背影,叶天心眸子里出现了浓浓地担心,随后,她抓起桌子上的电话,拨了一个电话出去。



等电话接通之后,叶天心对电话那头说道:“我要你们不惜一切代价保护陆逸的安全,否则,就永远不用来见我了。”



说完,啪得挂断了电话。



秦家。



凌晨三点,秦老爷子终于从紫禁城回来。



“爷爷,情况怎么样?”进门,秦纵横就急着问道。



秦老爷子点点头,说:“莫大先生答应出手了。不仅如此,紫禁城这次还有两位高手随莫大先生一道,截杀陆逸。”



听到这话,秦纵横悬着的心终于落定了,有莫大先生出手,陆逸必死无疑。



“纵横,陆逸回江州的路线查清楚没?”秦老爷子在椅子上坐下之后,问道。



“还没查清楚。不过我觉得,陆逸会乘坐飞机回去,因为从燕京到江州速度最快的就是飞机,而且,飞机的安全系数高。”



秦纵横说:“陆逸肯定防备着我们在途中截杀他,所以他会用最快的速度回到江州。”



“你这么认为?”秦老爷子眉头微皱。



见爷爷脸色不对,秦纵横问道:“难道爷爷也这么认为?”



“当所有人这么觉得时候,就会有问题了。”秦老爷子吩咐道:“纵横,让其他人准备好,重点是陆路。”



“陆路?”秦纵横眉头一挑,说:“如果陆逸走陆路的话,绝对不会从燕京直达江州,他肯定会绕道。”



秦老爷子眼里出现了一抹欣赏,秦纵横的分析正是他想说的。



秦老爷子道:“换做是我的话,我也会从陆路绕路。我分析过,陆逸回江州,一共有三条路线,其中最佳路线就是经豫省过湘省到江州。”



“爷爷说的是,这条路线上我们要重点布置,但是为了以防万一,其他各条路线上也不能松懈。这次,一定要干掉陆逸。”



秦老爷子微微点头,抬头望着窗外的黑夜,眼里闪烁着寒光,喃喃道:“陆无双,藏着二十多年了,我就不信,你徒弟死了你还会躲着。”



  

章节目录

绝品神医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,阿里书籍只为原作者狐颜乱语的小说进行宣传。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狐颜乱语并收藏绝品神医最新章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