陆逸本想计较,可想到李丹妮的身份,他觉得不值。



他把视线转移到板寸男身上,淡淡道:“我很疑惑,就算你再没眼光,再没品味,也不用整天带着一只鸡在公众场合溜达吧?”



“小子,你活腻了吧!”板寸男怒视陆逸。



啪!



陆逸一个响亮的耳光打在他的脸上,板寸男张嘴就喷出一口血,血水中,还包裹着一颗牙齿。



“你敢打我,老子跟你拼了。”板寸男怒吼着,疯子一般朝陆逸扑了过去



还没靠近陆逸,他整个人就被踹飞出去。



“老子这辈子最厌恶疯狗。”陆逸走过去又一巴掌抽在板寸男的脸上,打得板寸男晕头转向。



范建都惊呆了。



李丹妮也是目瞪口呆,她跟着板寸男的时间也不短了,还是第一次见到许少被打,而且还被打得这么惨。



“杀人了,杀人了......”李丹妮大声喊道。



“叫什么叫,再叫老子弄死你。”叶宝宝终于站了起来,转过了身子,冷漠地望着李丹妮。



还别说,叶宝宝平时看起来总是笑眯眯的样子,可突然虎躯一震,身上竟然出现了王霸之气。



这小子终于要出面了吗?



陆逸眼睛微眯,笑着回到座位上。



叶宝宝走到了李丹妮面前,上下打量了她一眼,眼睛最后落在李丹妮胸前两坨高耸上,眯着眼问道:“这么大,是真的吗?”



“要你管。”



李丹妮话刚说出口,“啪”的一个耳光抽在她脸上,顿时,俏丽的脸上出现了一个五指山。



“本来就是一只鸡,以为穿上衣服你就是凤凰了?老子问你话,那是给你面子。”叶宝宝说着,粗鲁的一把握住李丹妮胸前一只饱满,用力一捏。



“啊——”



李丹妮痛苦的叫出声来。



“识相点,否则,别说小爷连你当鸡的机会都剥夺了。”叶宝宝说着,转身回到椅子上坐下。



自始至终,他都没看板寸男一眼。



这让陆逸感到很奇怪,板寸男怎么怎么还没认出叶宝宝,奇怪。



陆逸心里提高了警惕。



板寸男大呼小叫的从地上爬起来,盯着陆逸狠狠道:“妈的,在燕京这一亩三分地上居然还有人敢动我许虎,简直是活腻了。”



板寸男一边方狠话,一边掏出了手机。



许虎?



陆逸摇摇头,自己还真没听说过这个名字。



不一会儿,许虎的电话就接通了,只听许虎对着电话嚷道:“表哥,我在川流不息被人打了,你快来救我,不然他们会打死我……好,好,我等你。”



许虎挂断电话,看着陆逸冷笑道:“希望你待会儿还能像现在一样嚣张,最好不要跪在老子求饶,那样就太没意思了。”



“你认识他吗?”陆逸问叶宝宝。



叶宝宝摇头。



见他这样,陆逸明白了,叶宝宝都不认识,看来这个家伙还真是上不了台面的货色。



许虎的救兵来的很迅速,。



短短十五分钟后,一个青年就出现在川流不息天字一号包间的门口。



“表哥,你终于来了。”看了望您,许虎大喜,连忙跑到青年身后,李晓妮也走了过来,挽着许虎的手臂。



青年淡淡地扫了一眼许虎,冷声道:“早就给你说了,让你不要惹是生非,若你则么总是记不住?”



“表哥,这次真的不是我,是他。”许虎指了指陆逸,说道:“是他欺负我,他还打了我,我的牙都被打掉了,疼死我了……”



许虎还想继续说下去,青年回头一个充满杀气的眼神,顿时让许虎闭了嘴。



“说说,怎么回事?”青年说着,从兜里掏出一支烟点上,含在了嘴里。



许虎愣住了,他还真不知道回答,毕竟是他有错在先,可是,被人打了,还打的这么惨,他心里很愤怒。



“怎么,不说?”青年看着许虎冷哼道:“还说你没惹事?”



范建呆在一边,看到青年的烟,心里一震,军区特供小熊猫。



范建曾经有幸抽过一支这样的烟,那纯正的味道,非一般烟可比。而且范建知道,能抽得起这种烟的人地位绝非一般,就是燕京城一般的副市长只怕都很难弄到,看着青年随手拿出来的就是军区特供,想必来头不小。



而且又见许虎表哥身穿迷彩服,皮靴,一身军旅装扮,范建就猜测,许虎的表哥多半有军方背景。



此时不表现,更待何时?



范建一步上前,走到青年的面前,恭敬的说道:“先生您好,我是这家酒店的经理,关于许少和包间里面客人的冲突,我亲眼目睹。”



青年看了瞟了范建一眼,淡淡道:“如实说来。”



“是。”范建道:“您也知道,我们酒店的人流量一向很大,所以包间都要提前预定。里面两位先生也提前来了,他们先用了这个包间,可是许少来了后,硬是要这个包间。”



听到这里,许虎眼中射出了两道冷光,盯着范建。



范建假装没有看见,继续说道:“许少的大名我也略知一二,所以,听许少要这个包间,我也只好答应,找里面的客人协商,谁知道……”



说到这里,范建叹息道:“谁知道,里面的客人不仅不愿意让出包间,还揍了我跟许少一顿,而且还让许少有多远滚多远,还骂许少全家都是有妈生没爹养。”



范建一边说,一边偷偷观察这青年的脸色,说到有妈生没爹养的时候,只见青年脸色变了变,范建心里暗喜,他知道自己成功了。



待范建说完,许虎递给他一个感激的眼神。



“就这样?”青年淡淡的问。



“就这样。”范建回答说。



“完了?”



“完了!”



“啪!”



范建刚说“完了”两个字,一个耳光响起,紧跟着,他整个人被青年一巴掌扇飞出去。



“虽然我没亲眼目睹事情经过,但是我了解我表弟的性格,你以为你几句话就能蒙骗我?愚蠢。”



青年看着冷漠地看着范建,冷声道:“滚出燕京城。从现在开始,我不想再看到你!”



  

章节目录

绝品神医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,阿里书籍只为原作者狐颜乱语的小说进行宣传。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狐颜乱语并收藏绝品神医最新章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