“第一件事,给我把她开除了。”板寸男指着女服务员说道。



范建看了女服务员一眼,点点头,接着扭头对那名女服务员说道:“从现在开始,你被解雇了。”



“经理,我没有错。”女服务员辩解道。



“作为酒店的资深员工,你应该知道我们酒店规则第一条就是顾客是上帝。现在你得罪了上帝,想让我怎么原谅你?”



范建道:“不是我为难你,是你得罪了酒店的贵宾,你不仅会被解雇,我还要扣掉你本月的工作,作为惩罚,引以为戒。”



女服务员倔强的仰着头,怒视范建说道:“经理,你这么做太过分了,我要找总经理反应。”



“找总经理?”范建冷笑一声,“总经理去香江出差了,现在酒店我做主,你不用狡辩了,接受命运吧!”



“你太过分了,我要申诉,我马上给总经理打电话。”女服务员说着,就从兜里掏出了手机。



范建眼里露出了不屑,看着女服务员说:“工作时间使用手机,紧着一条,我就有权力开除你。”



“你——”女服务员气结。



李丹妮高傲的对女服务员说:“姑娘,告诉你吧,这个世界上有些人是你得罪不起的,以后学着点。”



“一个靠脱衣服*出名的女人有什么好神气的。”女服务员一脸鄙夷。



“你——”



李丹妮被她气的浑身发抖。



“闭嘴。”范建为了以免节外生枝,忙问板寸男:“许少,不知道您要我做的第二件事是……?”



“把里面的人赶出来,这个包间,我要了。”板寸按指着天字一号包间说。



“好,好,徐少您稍等片刻,我去去就来。”范建说完,快步走进了天字一号保健。



因为叶宝宝坐的位置正好背对着范建,所以范建没有看到叶宝宝的脸,要是他在第一时间看到了叶宝宝,给他一千个胆子,他也不敢进入包间。



范建刚进包间,陆逸就冷声道:“你是什么人?进来连门都不敲,是没长手,还是眼瞎?”



刚才范建在板寸男面前的表现让陆逸很反感,这个家伙,典型的欺软怕硬。



“对不起,打搅你们了,鄙人范建,是这家酒店的经理,现在我们酒店来了一位贵宾,希望你们能让出这间包间。”范建语气生硬地说道。



现在他的样子,跟刚才在板寸男面前的样子简直是判若两人。



“先来先得,我们先来的,这个包间自然是我们先用。”陆逸看着范建不屑道:“什么东西,老子来这里是给你面子,你别不识抬举。”



他这句话让范健脸色一阵青一阵白,如果板寸男这么骂他,他大气都不敢出一声,而且还要陪着笑脸。



可陆逸就不同了,陆逸穿的普普通通,一看就不是什么大人物。



当了这么多年的经理,范建阅人无数,是什么货色他基本一眼就能看出来,可就是因为他看出陆逸是普通人,所以心里更气。



曾经何时,他被一个小人物这么骂过?



而且还他妈不是东西。



嫂子能忍,老子不能忍。



可是范建生生忍住了,他把怨气憋在了心里,因为作为酒店的一员,哪怕面前的是一个叫花子,只要吃饭付钱,他就得赔笑脸。



顾客是上帝,这是酒店规则的第一条,他必须遵守。



范建脸色变幻了一阵,然后脸上又浮起了笑容,说道:“先生,十分对不起,今天本店来了贵客,已经没有包间了,而且这位贵客,颇有身份,我们得罪不起。”



说到这里,见陆逸没搭理自己,范建又说:“我有提议,你看如何?”



“说!”



范建笑道:“今天你们在这里的开销,全部记在我的账上,另外,只要你们让出这个包间,我另外送你们两瓶好酒。”



“你看我们是缺钱的人吗?”叶宝宝依旧保持着姿势,背对着范建说道。



“额——”范建脸色一僵,还没说话,叶宝宝又开口了,叶宝宝冷声道:“什么玩意儿,马上给小爷滚出去,否则小心我对你不客气。”



“你——”范建气的话都说出来了。



要是他能打,他一点都不怀疑,自己会冲上去狠狠把陆逸他们揍一顿,可是现在他都五十多的人,根本没有年轻人能打。



见到他这个样子,陆逸更厌恶,不耐烦地道:“给你三秒,三秒钟如果你还不出去,我亲自送你出去。”



“一……二……三—……”陆逸数完三个数,身子一闪,一脚将范建踢出门外,摔在板寸男的面前。



“废物,连这么点事都搞不定。”板寸男一口弄痰吐在范建脸上,然后走进了包间。



李丹妮跟在他身边,一进包间,李丹妮的目光就落在了陆逸身上。这个青年,俊秀帅气,正是当下流行的小鲜肉,最主要的是,看他穿着不算好,肯定不是有钱人。



如果自己能包养他就好了。



李丹妮心里想。



不过很快,李丹妮就把这个小心思抛在了脑后,因为混迹娱乐圈的她深知,在没有大红大紫的时候,自己一定要紧跟着身边这个男人,绝对不能让他反感。



陆逸看着板寸男,淡淡说道::“不好意思,这个包间我们要用,你还是选择别处吧。”



听到他这话,李丹妮挺了挺胸,鄙视道:“小子,你知不知道你在跟谁说话?”



陆逸看都没看他一眼,嘴里吐出一个字:“滚!”



顿时,室内的空气都好像凝固了。



板寸男不敢置信的看着陆逸,从小到大,他还是第一次见到比他更嚣张的人,也是第一次听到有人骂他。



他的脸色青了又白,白了又青,最后阴沉着脸盯着陆逸道:“你知不知道我是谁?”



“管你是谁,马上滚蛋。”陆逸不屑道。



看到他这个样子,李丹妮忍不住了,冲陆逸吼道:“小子,你小心怎么死的都不知道。”



陆逸本身对这个女人就不待见,此刻听到李丹妮放出狠话,他霍然抬头,冷眼盯着李丹妮,眼里杀气汹涌。



尼玛,秦家的老家伙威胁我也就算了,你一个靠脱衣服上位的戏子也敢威胁我,活腻了吧!



  

章节目录

绝品神医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,阿里书籍只为原作者狐颜乱语的小说进行宣传。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狐颜乱语并收藏绝品神医最新章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