叶宝宝见陆逸有兴趣,眼睛微眯,避开这个话题,笑道:“师父,你看时间也不早了,要不,我带你去吃午饭,下午你再过来找我堂姐?”



“也好!”



陆逸也不拒绝,反正有人请吃饭,不吃白不吃。



随后,叶宝宝直接把陆逸带到了一家叫“川流不息”的大酒店门口。



川流不息,是个五星级酒店,主打川菜。



在路上,也陆逸听叶宝宝讲,川流不息在燕京城非常有名气,很多达官贵人都喜欢在这里吃饭。



按理说,燕京是华夏的首都,遍地都是五星级酒店,像川流不息这种酒店更是多得让人眼花缭乱,可是川流不息硬是在星级酒店遍地开花的燕京,打造了一块属于自己的金字招牌。



因为它们做的川菜,在燕京城非常有名气。



燕京是一个国际化的都市,这里汇集着各国各地的人,在华夏诸多城市中,不管是政治经济,文化体育,燕京城始终排名第一,所以,华夏很多地方的人挤破脑门都想住进燕京城。



也许只有在天子脚下,才能满足他们内心的那份虚荣。



从叶氏集团到川流不息大酒店,不过两公里的路程,可就是这短短两公里的路程,陆逸他们却走了足足五十分钟。



人多导致车多,太堵了。



陆逸和叶宝宝来到川流不息大酒店的时候,已经接近中午十二点,只见和川流不息大酒店的门口,停满了车,叶宝宝好不容易找到一个车位,将那辆拉风的保时捷给停了进去。



此时,正是饭点,川流不息里面人声鼎沸,大厅里坐满了人,还有不少人坐在角落的沙发上等候。



叶宝宝挺着大肚子,一马当先,左右摇晃的走进酒店。



陆逸跟在他身后。



两人刚进门,一个年轻的女服务员就走了过来,礼貌的问叶宝宝:“先生,请问您有预定吗?”



“我还来需要预定么?”叶宝宝嚣张的从怀里掏出来一张金光闪闪的卡。



看到卡片,那位女服务员脸色一变,恭敬的做了个邀请的手势,说道:“两位请跟我来,天字一号包间在顶楼。”



虽然川流不息每天客人很多,但天字一号包间不随便对外开放,是留作招待贵客的。就连这家酒店的老总,春节吃团圆饭,他自己都不敢用。



前几年,燕京非常有名的一家酒店,因为当时包间已满,一位公子哥带着朋友过来没地方吃饭觉得很没面子,第二天,这家酒店的老总就被酒店带走了,随后,这间酒店就被公子哥的人接手了。



可怜的酒店老板,几十年的努力就这么白干了。



从此之后,燕京所有的酒店、会所、高档餐厅,都会留下一个雅间,供那些他们惹不起的人专用。



天字一号包间,是川流不息规格最高的包间,这个地方环境非常宁静。平时燕京城的公子爷们都喜欢来这里。



这两个人该不会也是某个大人物的少爷吧?服务员心里猜测。



陆逸哪里知道,眼前好这个服务员在这么短的时间里,心里想了这么多,不过从服务员态度的转变让他知道,恐怕这个天字一号包间不简单吧!



随后,在服务员的带路下,陆逸和叶宝宝来到了酒店的顶楼。



顶楼一层靠南北面,就是川流不息的天字一号包间,到了门口,还没等服务员打开门,叶宝宝就粗鲁一脚踢开了门。



太没素质了!



陆逸心里鄙视叶宝宝,这死胖子,也不怕丢了叶家的脸面。



天字一号包间很大,足足有两三百平米,里面是总统套房的布局,有大厅,外面还有露天阳台,地上是大理石的地板,天花板上装着意大利进口的吊灯,华丽璀璨。



而且陆逸注意到,房间里摆放了不少竹器和根雕,还有淡淡的檀香味,给人一种宁静祥和的感觉。



想不到叶宝宝这样的人,还能找到这么一处妙地,真是难为他了。陆逸心里想。



进门之后,叶宝宝一屁股在真皮沙发上坐了下来,顿时,他超强的的体重让沙发直接陷下去一个深坑。



“你,把菜单拿过来。”叶宝宝一副大老爷的模样,对着服务员说道。



服务员赶紧把烫金的菜单递到了叶宝宝面前,叶宝宝拿过菜单,就送到了陆逸面前,笑呵呵地说:“师父,你想吃什么,随便点,我请客。”



陆逸扫了一眼菜单,心里一惊,尼玛,最便宜的麻婆豆腐都要一百六一盘,这也太贵了吧!



不过幸好是叶宝宝请客,陆逸也没矫情,点了两个菜。



他点完之后,叶宝宝又点了七八个菜,还要了两瓶飞天茅台,等服务员一走,叶宝宝就问道:“师父,你是不是想追我堂姐啊?”



“怎么呢?”陆逸反问。



“师父你要追她的话,我劝你最好快点,我得到消息,秦纵横要追她了。”叶宝宝看着陆逸一脸担忧。



不知道的还以为他在为陆逸担心呢。



他这话让陆逸心里提高警惕,要不是见到一号首长和赵清思,陆逸还真有可能相信叶宝宝的话,可是现在,他不信了。



秦纵横的未婚妻是赵清思,即便给秦纵横一万个胆子,他也不可能来追叶天心的。毕竟,对于秦纵横或者秦家来说,赵清思对他们的作用更大。



陆逸现在心里疑惑的是,叶宝宝这么做的目的到底是什么,是想挑起自己和秦纵横的争斗,还是有其他目的?



不过有一点陆逸已经确认,这个死胖子没安好心。



见陆逸半天没反应,叶宝宝又说:“师父,你可要加紧啊,要是等秦纵横把堂姐追到手了,你就没戏了。”



“我当你堂姐夫,你不嫌丢脸么?”陆逸笑眯眯地问。



“额——”叶宝宝脸色一僵,接着笑道:“你是我师父,我怎么会嫌弃你。再说了,秦纵横那王八蛋追我姐,肯定没安好心。”



“你是说秦纵横有目的?”陆逸问。



“可不是么——”叶宝宝正说着,突然“砰”的一声,包间的房门被人一脚踢开了。



叶宝宝脸色瞬间沉了下来,眼睛盯向了门口。



  

章节目录

绝品神医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,阿里书籍只为原作者狐颜乱语的小说进行宣传。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狐颜乱语并收藏绝品神医最新章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