一号首长眉头皱了起来。



他显然没想到,秦老爷子一把年纪了,竟然当着他面威胁陆逸。虽说是仇人,但陆逸毕竟是晚辈,秦老爷子这种做法有失身份。



陆逸也没想到秦老爷子会威胁自己,不过他一点都没生气,相反,嘴角还出现了笑容。



陆逸看着秦老爷子笑道:“你的话我记住了,如果我在燕京出现个什么意外,我一定会去秦家找你的。”



“你什么意思?饭可以乱吃,但话可不能乱说。”秦老爷子怒道。



陆逸当这着一号首长的面说这样的话,就是想让一号首长作证,如果自己出了意外,那就是秦老爷子干的。



所以秦老爷子绝不会承认。



“你还不承认,你刚才可都威胁我了。”陆逸笑眯眯地说。



“你——胡闹!”



见两人争吵起来,一号首长咳嗽了两声,说道:“我有些累了。”



听到这话,秦老爷子忙起身告辞:“老赵,你刚醒,好好休息,过几天我再来看你。”



“嗯。”



一号首长嗯了一声。随后,秦老爷子转身出门,他看都没看陆逸一眼,很显然,秦老爷子不待见陆逸。



等秦老爷子一走,一号首长就看着陆逸歉意道:“陆逸,对不起,是我太天真了。”



“首长,这不怪您,其实秦老爷子说的没错,几十年的恩怨岂是说放下就能放下的。不管怎么说,我都要感谢您。”陆逸说。



“嗯。燕京不比江州,你要多加小心。遇到什么事的话,可以找清思,她出面比我出面方便。”一号首长叮嘱道。



陆逸重重点头,随即告辞出门。



他刚走出特护病房,赵清思就走到他面前,笑着说道:“陆逸,谢谢你救了我爷爷。”



陆逸笑道:“不用谢我,我是医生,救死扶伤是我的天职,而且,首长能醒来,是他有坚强的意志。”



关仁学也说道:“小陆,幸亏你及时赶来,这才让首长脱离了危险,我都不知道怎么感谢你才好。”



陆逸对他微微一笑道:“老先生,要不是您前面急救措施做得好,就算我来了也白塔,说到底,我还要感谢您呢。”



陆逸这话说的暖心,关仁学脸上的笑容一下子变浓了,亲切地说道:“小陆,你年纪轻轻医术就这么了得,不知道现在在哪高就?”



“他现在是江州医院中医科的主任。”胡青牛在旁边说道。



“哦?”关仁学眼睛一亮,看着陆逸笑道:“不简单,这么年轻的主任只怕在全国都不没几个吧。小陆,不知道你有没有兴趣来我们保健局工作?”



听到他这话,胡青牛咧嘴笑了。



“我——”陆逸一脸为难。



看到陆逸的样子,胡青牛忙对关仁学说道:“老关,你要是觉得陆逸真行的话,这件我替他答应了。”



“额?”陆逸扭头,疑惑的看着胡青牛。



胡青牛朝他挤了挤眼睛。



陆逸会意,谦虚的说道:“只怕我资历尚浅,不敢担此重任。”



关仁学一听这话,心里对陆逸的好感又上升了好几个层次,医术高,尊老,又知进退,这样的年轻人在哪找去?



“瞧你说的,古话不是说有志不在年高嘛,资历那东西有时候说重要也重要,但是在我们保健局,一切都以医术为标准,这一点,我觉得你够格了。”



关仁学笑着伸出手:“小陆,欢欢迎你加入保健局。相信你的到来,会给我们保健局带来新的活力。”



“谢谢。”陆逸也不矫情,握住了关仁学的手。



随后,关仁学又拉着陆逸聊了一些医术上的东西,两人越聊越投机,不知不觉,已经过了半个小时。



陆逸离开医院的时候,赵清思一直把他从到门口。



上了车,战天行就充当了司机的角色,胡青牛和陆逸坐在后排。



陆逸看着胡青牛不解地问道:“*,你让我加入保健局干什么?我整天这么忙,哪有时间去治病救人。”



“少主,话可不能这么说,你要明白,你首先是一个医生,然后才有其他身份,做事做人,最主要的就是不忘初心,而学医的初心就是治病救人。”



胡青牛呵呵笑道:“再说了,保健局的医生虽然也是治病救人,但所救治的病人哪一个不是身居高位,名动一方?只要让那些人欠下了你的人情,以后很多事就好办了。”



这才是胡青牛的真正目的。



陆逸现在所欠缺的,就是人脉关系。



而胡青牛又深知,陆逸最长的本事就是医术。



一个人,只有把自己最长的本事发挥了淋漓尽致,才可能无限的收获很多东西,也许名利,也许金钱,也许人情。



恰好,在华夏特殊的国情中,人情自古以来都是绕不开的一个东西,只要人情在,万事皆好办。



陆逸明白了胡青牛的用心,感激道:“*,谢谢你。”



“少主你可千万别这么说,要不是老主人当年帮助我,我岂能有今天,说到底,我还要感谢老主人呢。”胡青牛笑道。



陆逸微微点头,没错,这一切多亏了师父。



“陆逸,你去哪?”战天行见陆逸和胡青牛谈话完毕,问道。



陆逸想了一下,说道:“去叶氏集团吧!”



他决定去还是去见见叶天心,趁早搞清楚叶家内部的状况,这样他心里才会安心一些。



车子行驶到了叶氏集团大厦,陆逸先下了车,走进大厅,就见一个矮胖子正在调戏漂亮的前台小姐。



叶宝宝!



陆逸眼睛一眯,又见到他了,还真是敲巧啊。



陆逸没理会叶宝宝,径直朝电梯口走去,谁知道,他刚走两步,就被叶宝宝大声道:“师父,你怎么来了?”



陆逸扭头,只见叶宝宝一脸诧异的样子。



“我来看看天心。”陆逸说。



“算了师父,你还是别去了,我堂姐这会儿正在开会呢。要不我带你出去玩玩?”叶宝宝眼里有着男人都懂的神色。



“有好地方?”陆逸也笑。他想看看,这个叶宝宝缠着他,到底有什么目的?



  

章节目录

绝品神医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,阿里书籍只为原作者狐颜乱语的小说进行宣传。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狐颜乱语并收藏绝品神医最新章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