“秦若白,出来受死!”



话音刚落,一个人影就出现在包间门口。



他年纪在二十五六岁,身穿迷彩服,国字脸,浓眉大眼,皮肤略黑,站在门口,双眼喷火似的瞪着秦若白。



看着来人,秦若白眉头皱了起来,问道:“疯羊,你找我有事吗?”



“秦若白,你果然在这里。”青年说完,就快速冲了过来,拳头直取秦若白的脑袋。



速度很快。



拳头生风。



秦若白镇定自若,望着冲过来的青年,嘴角露出冷笑,就在青年拳头距离他脑袋只有一尺的时候,秦若白出手了。



轰——



秦若白霍然出手,一把握住青年的拳头。



“你来找我打架的?”秦若白笑眯眯地望着青年。



青年没想到自己的拳头竟然被秦若白握住了,心里大惊,想要抽回拳头,可秦若白的手就像是铁钳似的,让他根本抽不回去。



一时间,青年脸色涨红。



“秦若白,放手!”



“你不由分说,冲进来就要打我,现在要我放手?”秦若白看着青年讥笑道:“疯羊,你什么时候变得这么天真了?”



“你……老子跟你拼了。”青年大怒,抬脚就朝秦若白胸口踢了过去。



砰!



在青年出脚的瞬间,秦若白闪电般的一拳击在他的膝盖骨上,顿时一声闷响,青年的膝盖骨一阵剧痛。



“啊——’



青年发出一声惨叫。



陆逸坐在一旁,微微摇头,这个青年纯粹就是找虐,他的身手跟秦若白比起来,差的可不止一点半截。



最关键是的,这个青年一点自知之明都没有,竟然不自量力的想和秦若白一较高下。



秦若白云淡风轻地说道:“疯羊,不要以为你是秦纵横的一条狗我就不敢动你,今天你要是不能给我一个合理的解释,我就敲断你两条腿,让你这辈子只能坐在轮椅上度过,彻底成为废人。”



“你——”



青年怒极,左手握紧了拳头,可是看到秦若白那冰冷的眼神,他心里一颤,没敢出手。



“怂包!”秦若白一脸鄙视:“真不知道,秦纵横怎么会收你这样的草包。”



“秦若白,士可杀不可辱,有种你就杀了我。”青年脸红脖子粗,双眼赤红的盯着秦若白。



“你以为我不敢杀你?”秦若白眉毛一扬,猛然起身,甩手狠狠一巴掌抽在青年脸上。



啪!



青年左脸上瞬间出现了五道指印。



“我给你一分钟解释,过了一分钟,我就敲断你的腿,我说到做到。”秦若白说话的时候,右手始终握着青年的拳头。



“我是来为天心讨回公道的。”青年说出了他的目的。



叶天心?



陆逸眼睛一眯,淡淡地问青年:“叶天心是你什么人?”



“我……我喜欢她。”青年看了陆逸一眼,也没在意,而是盯着秦若白咬牙道:“秦若白,你够狠啊,竟然在闹市使用火箭炮袭击天心,这件事情,就冲这个,你就该死。”



秦若白脸色平静地问青年:“秦纵横告诉你,说是我袭击叶天心的?”



“哪用老大告诉我,这么大的事情早就传遍燕京城了,我来的时候,燕京高层刚从金秋园出来。”



青年一脸冷笑道:“秦若白,你别不承认,我告诉你,这件事情你家老爷子都认了,说是你干的。”



什么?



秦若白脸色瞬间变得十分难看。



他的身体微微颤抖,面部肌肉都在抽搐,陆逸就坐在他对面,能清晰看到秦若白眼里的怒火。



难道真不是他做的?



如果不是他做的,秦家老爷子又怎么会承认?



还是,他和疯羊在演戏给自己看?



陆逸心里很疑惑。



秦若白努力控制自己的情绪,过了好一阵,才问青年:“你说老爷子已经认了,可是真的?”



“我用的着骗你么?”青年望着秦若白大笑:“你家老爷子还当面告诉燕京高层,说昂他们秉公办事,绝不袒护。秦若白,你马上就完蛋了,哈哈……”



啪!



秦若白怒极,又一巴掌抽在青年的脸上。青年张嘴就吐出一颗门牙,接着,半边脸也跟着肿了起来。



这家伙,下手还真狠啊!



陆逸微笑。



现在他就是个旁观者,不关己事,高高挂起。



“疯羊,我说叶天心遇袭的事情不是我干的,你信不信?”秦若白看着青年说道。



“不信!”



“你真不信?”秦若白不死心,继续问。



青年冷笑:“整个燕京城,除了你谁还有这么大的胆子?何况,你家老爷子还亲口认了。”



“哈哈哈——”



突然,秦若白仰头放肆大笑。



他心里悲愤至极。



这些年来,他一直在努力,想用实际行动来告诉老爷子,自己不必秦纵横差,可是最后,自己却成了弃子。



好吧,既然你们想弄死我,那我也不必留情了。



秦若白脸色一下变得狰狞起来,握着青年的手猛然往怀里一带,青年顺势撞了过来。秦若白闪电般的伸手,抓起桌上一个酒瓶,猛朝青年脑袋上砸去。



哗啦啦——



酒瓶碎裂。



酒水伴随血水一并流了出来。



“你回去告诉秦安和秦纵横,我不会让他们失望的。”秦若白说完,迅速出脚踢飞青年。



哐!



青年倒飞出去五六米,砸在地上。



幸好这个会所很高档,地上都铺满了红地毯,否则的话,必定会摔个半死。



青年从地上爬了起来,擦掉嘴角的血迹,双眼怨毒的看着秦若白,说道:“秦若白,今日之辱,他日,我杨乐必定十倍讨回来。”



“随时奉陪!滚——”秦若白说完,又抓起一个酒瓶朝青年砸了过去。



青年吓得一跳,拔腿就跑,眨眼就不见人影了。



“怂包!”



秦若白低声骂了一句,重新在沙发上坐了下来,对陆逸笑道:“不好意思,让你见笑了。”



“我觉得挺有意思的。”



见陆逸笑,秦若白也不尴尬,笑着说道:“怎么样,考虑好了吗,愿意跟我合作吗?”



陆逸抬头,看着秦若白的眼神,两人对视了好一阵,陆逸摇了摇头,说:“不愿意!”



霎时,秦若白脸上的笑容僵住了。



  

章节目录

绝品神医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,阿里书籍只为原作者狐颜乱语的小说进行宣传。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狐颜乱语并收藏绝品神医最新章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