秦若白要见自己?



他要干什么?



陆逸感觉很奇怪,问叶天心说:“他见说了要见我的目的没有?”



“没说。”



“没说?”陆逸更疑惑了,“告诉秦若白,老子没时间。”



说完,咔啪挂断了电话。



陆逸这才走过来,看着欧阳山笑道:“老爷子,今天打扰了,改天有空了我一定登门拜访。”



“好,我等你。有机会了,我也希望能领教一下你的金针绝技。”欧阳山笑呵呵地说。



“好,我一定不会放您失望。”陆逸爽朗的笑道:“我也很期待见到您的五行针。”



说完,陆逸对苏文点了点头,然后带着道心离开。



一直把陆逸送到门外,看着他的背影消失,苏文才愧疚地说道:“师父,让您失望了,对不起。”



“不,我没有对你失望。小文,你要明白,每一次失败,都代表距离成功更近了一步,你的医术已经不错了,你缺少的,是心态的磨砺。”



欧阳山没有批评苏文,而是劝慰地说道。



“师父,今天的事情很快就会传出去,再加上公开道歉,只怕我们回春堂的名声……”苏文叹了口气。



“小文,回春堂百年传承,名声固然重要,但更重要的是不给老祖宗丢脸。我们要对得起自己对内心。”



“师父,我知错了。”苏文低着头说。



“没事,好好努力吧,我们这一代老了,发扬中医的重任,还得靠你们这些年轻人。”欧阳山拍了拍苏文的肩膀说道。



“对了师父,陆逸的师父是谁啊?您怎么叫他天下无双?”苏文好奇的问道。



他学习这么多年,常年跟随在欧阳山的身边,但凡在医学界有名气的大师,他多少都知道一些,但唯独没听过陆无双这个名字。



提到天下无双,欧阳山仿佛陷入了回忆,过了好一会儿,才缓缓说道“陆无双是个传奇人物,琴棋书画样样精通,他的风采,可谓天下无双。”



苏文更好奇了,“他医术也很厉害吗?”



“是的。”欧阳山点头道:“陆无双在医道上的造诣,天下无双!”



苏文脸骇然。



不仅精通琴棋书画,医道还天下无双,这是一个什么样的妖孽啊?



陆逸没摘下回春堂的匾,道心很不开心。



“你是不是觉得我做得不对?”陆逸笑问。



道心点点头,又摇摇头。他也不知道陆逸做得对不对,总之,回春堂的那块御赐牌匾没带回来,他很不开心。



陆逸摸了摸道心的脑袋,说道:“中医衰落,回春堂和善一堂以后少不了要并肩作战,没必要往死里得罪。何况,他们已经答应公开道歉了,相信善一堂的生意很快就会恢复往日的火爆。”



两人回到善一堂,还没进门,陆逸就看到善一堂门口停着一辆法拉利跑车,秦若白靠在车门上,望着陆逸一脸笑意。



陆逸皱着眉头问道:“你怎么来了?”



“你不见我,我只好来见你了。”秦若白笑容满面地说。



“有事吗?”陆逸问。



“有事。”秦若白一脸认真的看着陆逸,说:“我们换个地方说吧。”



陆逸看了他一会儿,对道心说:“你把回春堂的事情告诉胡猛,我出去一趟,晚点回来。”



“嗯。”



随后,陆逸上了秦若白的车。



陆逸想看看,秦若白葫芦里到底装的什么药?



秦若白带着陆逸来到市区一间高档会所,进了包间之后,秦若白笑着问陆逸:“喝什么酒?”



“不喝。刚来燕京就被人用火箭炮轰,哪还有心情喝酒。”陆逸脸色阴沉地说。



见到他的表情,秦若白就知道,陆逸也怀疑幕后凶手是他。



“既然如此,那我就开门见山了。陆兄,关于你和叶小姐闹市遇袭的事情,我表示关心,但这件事绝对不是我做的。”秦若白说。



陆逸眼睛眯了起来,打量着秦若白。



“我又没说凶手是你,你这么急着解释干什么?”陆逸眼神犀利,想从秦若白脸上看出点什么来。



可秦若白非常淡定,笑道:“虽然我知道解释是多此一举,但是我依然要解释,是我做的我认,不是我做的我秦某人即便背黑锅,也不会认。”



背黑锅?



难道还有人故意嫁祸给秦若白吗?



陆逸若有所思。



秦若白猛灌了一口酒,看着陆逸说道:“陆逸,你想灭秦家吗?”



“想。”



陆逸坦诚的说。



这不仅是他的心声,也是陆无双的心声,只是秦家太庞大了,身后有着一大群人,想要灭掉,可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。



“陆逸,我们做个交易在怎么样?”



“你跟我交易?”陆逸眼神古怪,想看怪物似的看着秦若白,心想着这家伙脑子子有问题吧。



要知道,现在他们俩可是仇敌。



“你要跟我做什么交易?”陆逸按捺不住心里的好奇,问道。



秦若白道:“你帮我干掉秦纵横,我帮你灭掉秦家。”



什么?



陆逸惊诧的望着秦若白,笑道:“你确定你没说醉话?”



“你看我像醉了吗?”秦若白瞪了陆逸一眼,说:“说实话陆逸,我很佩服你,明知燕京有这么多仇敌,你还敢单枪匹马的进京,就凭你这份勇气,我秦若白敬你。不过,你想安然离开燕京,是不可能的。”



陆逸眉毛一挑:“怎么,你想留下我不成?”



“不是我,是秦纵横。秦纵横已经盯上你了,还有其他几家,也都知道你来燕京了。”



“哪又能怎样?他们敢来,我就敢灭。”陆逸眼里闪着冷光。



这次进京,他已经做好了最坏的打算。要是不能安然离开,他就放手一搏。即便不能像二十多前陆无双那样,掀翻紫禁城,但是杀几个人,陆逸还是有自信的。



“我知道你的能力,可现在时机还不成熟,就凭现在的你,不仅灭不掉秦家,还会有生命之忧。”



秦若白看着陆逸说道:“但是,如果我们合作的话,即便现在灭不掉秦家,但是让你活着离开京城,我还是有把握的。”



陆逸沉默了。



就在这时,只听“砰”的一声,包间门突然被人一脚踹开,紧接着,一个洪亮的声音从外面传来进来。



“秦若白,出来受死。”



  

章节目录

绝品神医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,阿里书籍只为原作者狐颜乱语的小说进行宣传。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狐颜乱语并收藏绝品神医最新章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