“你赢了!”



苏文苦涩的说道。



听到他这话,所有人震惊了。



道心不可思议的望着陆逸,清澈的眸子里满是崇拜。



至于苏文的那些徒弟,在听到他的话后,顿时炸开了锅,他们根本没法接受。因为在他们眼里,他们的老师是最优秀的。



“不可能,师父不可能输。”



“就是,师傅你怎么可能输呢?你同时用的五根针,他只用了两根针,还不是一起扎的呢。”



“他说治好了就好了?患者都没去检查。再说,肺结被怎么可能这么快就好。”



一个个不满的说道、



“闭嘴!”



苏文转过身,对着学生们呵斥道。



见老师发怒,学生们立刻不做声了。



此刻,苏文心里充满了悔恨,早知道陆逸的医术这么厉害,怎么说他都不会答应挑战的。



他输得不仅是他个人的荣誉,还是回春堂的脸面,更重要是,回春堂的御赐牌匾也被自己当做赌注输了。



“你用的虽然是金针,但是和胡猛用的金针不一样,你能告诉我,用的什么针法吗?”



即便输了,苏文还是问出了自己的疑问。



“金针度难!”陆逸说。



“的确是神技,我自愧不如。”苏文说完,对他的徒弟们挥手道:“你们出去吧!”



“师父——”还有人将想说什么,被苏文的眼神一扫,连开口的勇气都没了。



眨眼间,苏文的徒弟们都出去了,房间里就只剩下陆逸,苏文和道心三个人。



“惭愧,让陆兄看笑话了,早知道陆逸深藏不露,怎么说我也不会跟你比的。”苏文脸上带着苦笑。



“其实你的五行针也很不错,只是你学习的时间还不长,要是再过几年,我想赢你也不是件容易的事。”陆逸说道。



看得出来,苏文其实是一个很单纯的人,只是有时候有些偏激罢了。



“是啊,还是学习时间太短了,以后我一定会认真学习的。”苏文眼神复杂地看着陆逸,犹豫了片刻,又说道:“陆兄,我能不能求你一件事?”



求我?



陆逸瞬间就猜到了苏文的目的。



“你是想让我把门口那块匾给你留下?”陆逸笑问。



苏文点点头,说:“这块匾挂在回春堂几百年了,经历了满清、民国,一直到现在,哪怕当年八国联军侵略的时候,回春堂被炮火烧了,但这块横匾却依然被保存了下来。”



“它代表的,不仅是回春堂的荣誉,更是中医的荣誉!”



苏文这句话让陆逸肃然起敬。



是的,回春堂屹立几百年,他代表的,是中医的兴盛,也是中医的传承。像这样的老字号,华夏屈指可数。



虽然有很多传承百年的中医流派,但却没有像回春堂这样的,获得了皇帝的亲笔题词。



要知道,皇帝老儿亲笔题的字,这在古代,很多朝廷大员一辈子都没弄一个,而回春堂却弄到了。



由此说明,回春堂在当时的影响力是极大的。



只可惜,现代社会在西医的冲击下,中医越来越弱小,加上有些庸医打着中医的幌子骗钱,这让中医更是举步维艰。



回春堂能有今天的局面,确实不容易。



“让我答应你也不是不可以,但你也要答应我一个条件。”陆逸说。



苏文脸色一喜,笑着说:“陆兄请讲。”



“我的条件是,回春堂给善一堂公开道歉。”



听到陆逸这话,苏文脸色变了,一脸为难道:“陆兄,这,这……你能换个要求吗?”



作为回春堂的首席医师,苏文很清楚,一旦回春堂公开给善一堂道歉,那么回春堂的声誉必将受到影响,到时候只怕生意又会变的惨淡。



陆逸摇了摇头,说:“虽说胡猛技不如人,但是回春堂的做法确实不够光明磊落。医本同源,天下中医都是一家人,特别是在当今社会,西医盛行,中医没落的情况下,作为学习中医的我们,更应该携手奋进,将中医发扬光大,而不是内斗。”



“说得好!”一个洪亮的声音突然间响起。



紧闭的房门被人推开,一个身穿白色唐装,鹤发童颜的老头子满面红光地走了进来,一脸笑意地看着陆逸。



看到老人,苏文大惊。



“师父,您怎么来了?”苏文恭敬的叫道。



“小文,我无数次的告诉过你,学中医就要守得住本心,耐得住寂寞,你就是不听,现在知道人外有人了吧?”



“师父,我错了。”苏文满脸羞愧地说。



“嗯,知错能改,善莫大焉。你还年轻,只要踏实学习,将来还是大有可为的。”老人一脸笑意地说道。



“是,师父。”苏文点头。



老人这才把视线落到陆逸身上,仔细打量了陆逸一阵,老人才开口问道:“小兄弟,你贵姓?”



“姓陆。”陆逸回答着说道。心理却在猜测,眼前这个老人应该就是回春堂的主人吧。



“姓秦?”老人眼睛陡然一亮,问道:“陆无双是什么人?”



“我师父。”陆逸很意外,没想到老人一下子就猜出了自己的出身。



“那就难怪了,天下无双的徒弟,果然不凡。”老人赞叹了一句,自我介绍道:“老头子欧阳山,这间回春堂就是我祖上传下来的,小兄弟,你刚才那番话可深得我心。”



陆逸笑道:“我就是随口说说,让前辈见笑了。”



“不管怎么说,你有弘扬中医的想法,这让老头子打心底里钦佩。愿赌服输,你不带走门口那块匾已经是给我们天大的情面了,至于你的要求,我答应了。”



欧阳山说道:“明天,我就亲自写公开道歉信,等*回来之后,我再登门向他负荆请罪。”



“您严重了。”



陆逸刚说完,手机就响了起来,掏出来一看,是个陌生号码。



“不好意思,我接个电话。”陆逸对欧阳山歉意地笑了笑,然后走到角落接通了电话。



“是我。”



电话里传来叶天心的声音。



陆逸有些意外,这妮子怎么会给我打电话?难道是她良心发现,要请我去家里住?



“有事吗?”陆逸问。



“有事。”叶天心说:“秦若白想见你!”



  

章节目录

绝品神医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,阿里书籍只为原作者狐颜乱语的小说进行宣传。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狐颜乱语并收藏绝品神医最新章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