肺结核是慢性传染病。



据统计,世界上每年约有三百万人死于这种疾病,是造成死亡人数最多的单一传染病。



而且,我国还是世界上结核疫情最严重的国家之一。



陆逸眉头紧皱,他发现,这位中年妇女犯病时间很长了,如果想要根治,仅凭金针渡穴是很难做到的。



陆逸半天没有动作,苏文的学生开始嘲讽了,“我说你行不行?不行的话就赶紧认输。”



“就是,不行的话就不要浪费时间,师父待会儿还要给别人看病呢。”



“我就说嘛,这小子就是个绣花枕头,中看不中用。”一个满脸长着青春痘的男生说。



陆逸抬头看着他,咧嘴笑道:“我看你印堂发黑,眼白发黄,唇色无华,你最近没少找小姐吧?”



“你——你胡说。”男生涨红的脸。



“我真的胡说么?”陆逸打量了男生一眼,又道:“除了我刚才所说的这些症状,你是不是手指经常微微发抖,口中常有酸味出现?”



“你……你怎么知道?”男生一脸惊恐的望着陆逸。



“闭嘴!”苏文看不下去了,出声呵斥男生。



蠢材,学了这么久的医术,居然连肾虚的症状都不知道,真是个废物。



男生脸一红,退到了后面。



苏文看着陆逸说道:“你能快点行吗?我和我的学生们都等着欣赏你神奇的针灸呢。”



“放心吧,不会让你失望的。”陆逸心里冷笑,这是你逼我的,好,今天就让你见识一下金针绝技。



陆逸从兜里拿出了针夹,



针夹打开,一排金针散发出炫目的金光。



陆逸拿出了两根金针。



顿时,苏文脸色一变。



他是个识货的人,一眼就看出陆逸的金针和胡猛的金针根本不同。



胡猛他们的金针只有三寸长,而陆逸手里的金针足足有五寸长。



要知道,金针是一寸长,一寸险。



他用这么长的金针,胆子不小啊。



道心这个时候扮演起了助手的角色,陆逸刚拿出金针,他就帮忙着给金针消毒。



动作非常娴熟。



消毒完之后,陆逸才看着中年妇女微笑说:“您去床上躺着,我马上给您治疗。”



中年妇女看了陆逸一眼手里的金针,眼里出现了惧怕,问道:“医生,是不是很疼啊?”



“不疼。我扎针的手法很特殊,不会让你感到疼痛的。”陆逸安慰地说道。



中年妇女脸露犹豫,说道:“小伙子,谢谢你,不过我还是想请苏医生给我治疗。”



陆逸年轻轻轻,从外表看,的确难以让人信服。



最主要的是,跟他比起来,苏文是回春堂的首席医师,声名远播。



所以她更愿意选择让苏文来给她治疗,毕竟,没有任何一个人愿意让自己的生命开玩笑。



“您就放一万个心吧,我医术比苏医生厉害。”



“真的?”



“真的。”陆逸笑着说:“你看,我用的是金针,他用的是银针,这差距很明显啊。”



听到他这话,苏文气得差的吐出血来。



虽然金针使用起来比银针的难度要大,但并不能代表医术就一定要高。



中年妇女明显被陆逸忽悠住了,脸上终于挤出了一丝笑容:“那好吧,医生,我就拜托你了。”



“放心吧。”陆逸笑了笑,让中年妇女在病床上俯身躺下,背心朝上。



苏文眉头一皱,如果用五行针治疗肺结核的话,应该仰躺才是。他让病人这么躺着,能治疗吗?



此刻,所有人的目光都望着陆逸。



陆逸静静站立没动,他凝神静气,暗中用劲,指间悄然出现了一缕金光。



然后,他盯着中年妇女的背心,迟迟没有下针。



“他在搞什么?”有人不明白,小声问道。



“还能干吗,装呗。”



“我看也是。”



就在这时,陆逸闪电般的出手,一针刺向中年妇女背心的肺腧穴上。



他这一手,让众人猝不及防。



“我靠,他会不会针灸啊,患者不脱衣服他就下针,难道不怕扎错位置了吗?”



“完了,患者要是出了问题,肯定要找我们回春堂的麻烦。”



“是啊,早知道他这么不靠谱,师父就不该答应他的挑战。”



在众人议论的时候,陆逸又扎了第二针。



这一针,他插在妇女背心的风门穴上。



“靠,没完没了勒,他还真不怕弄出问题。”



“胆子也太大了吧。”



“这小子把治病救人当儿戏,这样的人简直就是中医界的耻辱。庸医。”



嗡!



突然,只见陆逸手指在两根金针的尾部一弹,瞬间,金针颤动,发出“嗡嗡”的声音。



这还不止,只见两根金针陡然间散发出耀眼的金光,刺得人眼睛都花了。



然后,金光越来越盛。



陆逸一只手放在上面,额头出现了汗水。他在用内劲催动金针,让气流进入妇女的身体,将肺结核的病毒杀死。



最重要的是,他还要掌控两根金针的力道一致。



这一点非常困难。



只十秒钟,陆逸脸色就白了。



他现在使用的这一针是金针绝技的第二针,名叫金针度难。比第一针金针渡穴的难度要大。



除了有强大内劲的支持,还有需要对力道有超强把控。



在没突破九转金身决第三转之前,陆逸一直不敢使用这一针,今天,他还是第一次使用。



可消耗内劲的速度还是让陆逸很吃惊。



只用了三十秒,他就感觉自己的内劲消耗了一大半。



“真不知道谁发明的着金针绝技,太坑人了。”陆逸心里说。



三分钟后,陆逸额头上开始豆粒大的汗珠,忽然,陆逸猛踢一口气,将妇女背心的两根金针同时拔了出来。



“噗——”



中年妇女张嘴就喷出一口血。



血液呈黑色,非常渗人。



陆逸满意的擦了一把汗,笑着对中年妇女说:“您的病全好了。回头您可以拍个片子看看。”



“真的好了吗?我怎么没感觉啊。”中年妇女疑惑的问道。



“没感觉就对了。”陆逸笑了笑,将金针递给道心,然后看着苏文笑道:“苏医生,还比吗?”



苏文满脸震撼,他没想到陆逸居然能在这么短的时间内治疗肺结核,当看到中年妇女吐出那口血的时候,他就知道,自己输了。



苏文看着陆逸,苦涩道:“你赢了!”



  

章节目录

绝品神医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,阿里书籍只为原作者狐颜乱语的小说进行宣传。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狐颜乱语并收藏绝品神医最新章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