听到陆逸要去摘回春堂的牌匾,少年以为自己听错了,用怀疑的眼神看着陆逸,问道:“你行吗?”



“道心!”



胡猛吓得脸色都变了,虽然他没见识过陆逸的医术,但是常听胡青牛提起,说陆逸的医术非常高明。



“行了,你在家里好好反思吧,我先去回春堂看看。”陆逸说完,带着道心出了门。



其实善一堂和回春堂挨得很近,中间只隔着一个街角,只花了三四分钟,陆逸和道心就来到了回春堂门口。



相比善一堂,回春堂的装修就显得气派多了。



三层楼,盖着金色琉璃瓦,门口还立正一堆石狮子,从外面到屋里,都铺着红地毯,显得非常高大上。



在朱红色大门的上方中央,高悬着一块牌匾,上面用行书写着三个大字:回春堂。



陆逸的眼神一下就落在了提款那里,嘴角露出一丝笑容。



正在这时,从里面走出来一个穿白色长袍的中年人,看到道心笑道:“小道心,你是来看师叔的么?”



“我才懒得看你呢,我是来找苏文的。”道心撇嘴道。



“你找我们的首席医师干什么?”



“挑战他!”



听到道心这话,中年人哈哈大笑,道:“道心,你有这样的想法我这个当师叔的非常欣赏,可是你现在你年纪还小,等你长大之后再来挑战苏医师不迟。”



为了不打击孩子的自信,他的话说的非常委婉。



“道心是陪我过来的。”陆逸对中年人微微点头,笑道:“苏文在哪?让他出来,我要挑战他。”



“是你要挑战苏医师?”中年人愣了一席,问道:“你是什么人?”



“善一堂的人。”陆逸笑着说:“胡老得知我那不争气的师兄输了挑战,还解散了医师们,他老人家非常生气,所以让胡猛闭门思过的同时,让我来和苏文切磋一下。”



“唉,都怪胡猛。”中年人叹了口气,对陆逸说:“那你稍等一下,我去通报一声。”



“谢谢。”陆逸道了一声谢。



很快,中年人就带着一个年纪稍长的中年人出来了,他穿着一套丝绸长袍,脚下黑色布鞋,一副大师的打扮。



“他就是回春堂的首席医师,苏文。”道心小声说道。



在苏文的身后,还跟着一大群人,他们有男有女,全都是清一色的白色长袍,在袖口上还绣着回春堂的标志。



阵势还挺大的。



陆逸心想,阵势越大越好,这样就符合他挑战的目的了。



苏文一脸笑意地打量着陆逸,过了好一会儿,才笑着说道:“我是苏文,回春堂的首席医师,你怎么称呼?”



“陆逸,善一堂的首席医师。”陆逸笑着说。



苏文眉头一皱,“善一堂的首席医师不是胡猛么?”



“胡猛输给你了,老爷子很生气,现在罚他闭门思过呢,我现在是善一堂的代理首席医师。”



“代理?”苏文脸色怪异。



他身后的人已经忍不住笑出声了。



“哈哈……我前段时间听说有一个代理厕所长,现在倒好,连首席医师都有代理啊。”



“是啊,这年头还真是无奇不有。”



“……”



见大家嘲笑,陆逸脸上也挂着笑,心里却在说,待会儿我让你们想笑都笑不出来,*。



这个时候,道心憋不出来,大声说道:“有什么好笑的,一群孤陋寡闻的家伙。待会儿我师叔不仅要赢你们的首席医师,还要赢你们回春堂的主人。”



道心这话一说出口,苏文身后那群人就炸开了锅。



“就凭那小子还想挑战我们师祖,真是痴人说梦。”



“就是,也不撒泡尿照照自己,看看自己是什么东西。”



“吵什么吵,一个小孩子的话,你们也信?”



苏文抬手做了一个手势,他身后的那群人顿时闭上了嘴巴,这时苏文才看着陆逸说道:“我很佩服你的勇气,说吧,比什么?”



“当然是你最擅长什么就比什么啰,不然我怕别人说我胜之不武。”陆逸说道。



他话音刚落,苏文身后那群人又叽叽喳喳叫了起来。



“狂妄,竟然想赢我师父,真是个不知天高地厚的小子。”



“目测,又是一个装十三的家伙。”



“小子,等着吧,待会儿我师父虐你的时候,你最好撑住别哭。”



陆逸不说话,只是微笑地看着苏文。



苏文说:“我最擅长针灸。”



“那好,就比针灸吧。”陆逸一直觉得,打败一个人,就要从他最强的地方下手,只有这样,才能打击他的自信。



苏文眼神玩味看着陆逸:“你确定要跟我比针灸?”



“十分确定。”



“那好吧,我们开始吧。”苏文说完,转身就准备走。



“等等——”陆逸叫住苏文,笑道:“如果就这样比赛,赢了你也没意思,要不,加点彩头?”



苏文眼睛一眯:“你想要什么彩头?”



“我赢了,这块匾我带走。”陆逸指了指门上的横匾,笑道。



苏文抬头看了眼那回春堂的横匾,冷笑道:“你知道这块匾是什么来头吗?说出来吓死你。”



“咦,原来不仅人有故事,就连这玩意儿也有故事啊,行,你说出来听听,看能不能吓到我。”陆逸笑道。



苏文指着横匾说道:“这块匾是用金丝楠木做成的,这材料本身就是价值连城。而且,回春堂这三个是乾隆皇帝的御笔,你要是有本事把这块匾拿回去,一辈子都吃喝不愁了。”



“这么有来头?那好,这横匾我要了。”



陆逸狂妄的语气让苏文很不舒服,苏文气愤地说道:“那如果你输了呢?”



“我不会输的。”陆逸笑眯眯地说。



“如果你输了呢?”



“我的字典里没有如果。”



“你——”苏文气极,指着陆逸说道:“如果你输了,善一堂从今以后就归我们回春堂了。”



“一块破匾就像换善一堂,你想钱想疯了吧?”陆逸没好气骂道。



善一堂再怎么说都是京城老字号,虽然不及回春堂历史悠久,但是凭借胡青牛的名头想转让出去,也会是一个天价。



“我只有这一个要求。你答应,我们就比,不答应的话,我要看病去了。”苏文阴沉着脸。



陆逸无语,没想到苏文居然给自己将了一军,看了苏文一眼,陆逸灿烂的笑道:“行,我答应了!”



  

章节目录

绝品神医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,阿里书籍只为原作者狐颜乱语的小说进行宣传。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狐颜乱语并收藏绝品神医最新章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