只见叶天心保镖所乘的一辆奔驰被炸得四分五裂。



火箭炮!



陆逸整个人都傻了。



他没想到他来燕京第一天就遭到了袭杀,更主要的是,他万万没想到敌人竟然在闹市使用火箭炮。



叶天心脸色也变了一下,不过很快她就冷静下来,平静地说道:“看吧,你不该来燕京的,已经有人为你死了。”



“闭嘴!”



陆逸没好气的喝道,然后猛踩油门,想冲出去。因为敌人火力太猛,所以他必须要远离这里。



轰!



又是一声爆炸。



行驶在劳斯莱斯前面的一辆奔驰突然炸开,瞬间一片火海。



陆逸开着车,隔着玻璃,他甚至能看见,奔驰车里的人在临死的那瞬间,有过激烈的挣扎。



“妈的,疯了,全疯了。”陆逸看了出来,敌人有把他炸死在这里的想法。



“坐稳了!”陆逸说完,眼里厉光一闪,将油门加到最大,也不管前面是不是有车挡着,他直接开车撞了过来。



哐!



劳斯莱斯将前面的一辆车撞开,然后飞速驶了出去。



在距离这里不远的一处高楼上,两个矮个子站在楼顶,他们相貌长得几乎一样,脑袋圆圆的,眼睛大大的,眉心竟然都长着一颗美人痣。



右边的矮个子肩上扛着火箭炮,看到陆逸驾驶的劳斯拉斯冲破防线,矮个子急着说道:“大哥,他要跑了。”



“跑了就跑了吧。”左边的矮个子漫不经心地说。



“可你先不是说,要干掉他吗?”



“你知道个屁,干掉了他们谁给我们佣金?”左边的矮个子呵斥了一句,又说:“老二,你再放几炮,炸翻几辆车之后咱们就走。”



“不炸他们了?”



“炸你妹啊,老子说的话你听不懂?行了,别墨迹了,照我说的做,做完之后咱们赶紧撤,不然警察就来了。”



左边矮个子说道。



“是!”右边矮个子应了一声,又开火了。



轰!



轰!



轰!



连续发射了三枚炮弹,把护着叶天心的几辆奔驰全部炸毁。



这里本来就是闹市,街上的车非常多,经过火箭炮这么一折腾,司机们都一个个慌不择路的逃命。



咯吱——哐——哐——



不断地有追尾声响起。



陆逸以前总觉得坐劳斯劳斯的人都是装逼,他们在用豪车满足他们的虚荣,直到今天,陆逸才知道自己错了。



劳斯莱斯之所以这么贵,是有它独特之处的。



就说叶天心这辆车吧,是防弹的,陆逸刚才一路狂奔,起码撞了几十辆车,可几乎没什么人损损坏。



看来等自己有钱了也要搞一辆这样的车。



陆逸擦了一把额头的冷汗,对叶天心说:“我们安全了。”



“我知道。”



“妈的,那些人太没王法了,竟然在闹市上使用火箭炮,真是该死。”陆逸就咬牙切齿地说。



“你生气干什么?你都好好的。该生气的应该是公安和交警他们,现在死了人,道路又瘫痪了,他们才是最头疼的。”



叶天心淡淡道。



陆逸无语,他发现他跟这女人的思维根本就不在同一频道上,所以他干脆不说话,默默的开着车。



二十分钟后,车子驶进一片别墅群,在叶天心的指引下,车子在半山腰的九号别墅门口停了下来。



车子刚停下来,就出现二三十个保镖,形成一个包围圈,把叶天心护在中央。从他们身上散发出来的气息,陆逸猜测是退伍的特种兵。



随后,陆逸的眼神在别墅周围扫了一圈。



起码有三处暗哨。



就在这个时候,只见叶天心淡淡说道:“好了,我到家了,你该忙什么就去忙吧。”



“我没什么要忙的。”陆逸看着叶天心。他相信叶天心会请他进屋坐坐,毕竟,自己不远千里来燕京,就是为了见她。



“不好意思,我这个人不喜欢外人进我的家。”叶天心说完,踩着高跟鞋就往别墅里走去。



草,这女人也太没礼貌了把。



陆逸愣了一下,大声道:“我不是外人,我是——”



他话之说到一半,一个保镖就走过来礼貌的说道:“这位先生,我们总裁请你出去。”



“我——我——你太狠了。”陆逸狠狠瞪了叶天心的背影一眼,然后在一群保镖的护送下,灰溜溜的走出别墅区。



他本来还想赖着脸皮留在叶天心家里,可是转念一想,一个大老爷们儿求一个女人,太没骨气了。



妈的,别以为不住你家里,小爷就找不到地方住。



与此同时,叶天心闹市遇袭的事件传开了,一时间,整个燕京都震动了。



“真的有人要杀叶天心?”



“是的,对方使用时火箭炮。”



“疯了,秦家疯了。”



“秦家这次也太出格了,要杀叶家的人我能理解,可是也不该伤害那么多普通老百姓啊。”



“是啊,秦家这次做的过了。”



事件矛头直指秦家。



金秋园。



一个年过七旬的老人,站在院子里的梧桐树下,目视悠远的苍穹。他的身后,有一盘棋局,棋子凌乱,有不少棋子还洒落在地上。



秦若白恭敬的追男仔老人身后三米远的地方,低着头。



此刻的秦若白,没有平日的半分风流潇洒,更像是一个犯错的小学生,站在老师的面前,等待老师的批评。



“若白,我问你,叶家丫头闹市遇袭的事情,是不是你干的?”老人语气平淡的问道。



秦若白恭敬地回答说:“爷爷,这件事绝不是我做的。”



“那是谁做的?”



“我不知道。”秦若若白说出句话后,心里就后悔了。



他太了解自家老爷子了,如果他说叶天心遇袭的事情与他有关,老爷子反而会相信他。可现在,他完全否认,只会让老爷子起疑心。



果然,听到这话,老人长叹一口气,问道:“若白,你恨我?还是恨纵横?或者说,你恨我们秦家?”



“若白不敢。”



“你敢!”老人霍然转身,两道利剑般的眼神直刺秦若白的心底,老人怒道:“到这个时候,你居然还敢欺骗我。”



“爷爷,我真没有……“



“你还敢狡辩!”老人快步走到秦若白面前,对着他帅气的脸上一巴掌抽了过去。



  

章节目录

绝品神医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,阿里书籍只为原作者狐颜乱语的小说进行宣传。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狐颜乱语并收藏绝品神医最新章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