审讯室里。



丁小柔在给陆逸和萧韵云做笔录。



吴国清没来,他在办公室看监控。



当看到陆逸和*交手的场景,吴国清整个人都傻了,他被陆逸超强的身手震撼了.尼玛,这功夫,就是放到公安系统,那绝对是顶尖的存在。



吴国清也是老刑警了,在公安系统干了这么多年,见识过不少身手超群的同行和匪徒,可身手像陆逸这样厉害的,他还是第一次见到。



为了看清陆逸的速度,他专门把动作放慢了十倍,可还是只能看到一道残影。还有陆逸用金针击落子弹的瞬间,吴国清有种看好莱坞大片的感觉。



这小子是怎么练出来的?



莫非受过专门的训练?



不知道不觉,陆逸在吴国清心里,已经上升到了一个非常高的位置。



吴国清关掉视频,来到审讯室,问丁小柔:“小柔,笔录做好了吗?”



“好了。”



吴国清点点头,转头看着萧韵云笑着问道:“萧总,我能多问您一句吗?”



“你说。”



“您知道那个杀手为什么来杀你吗?你跟她之前有过节吗?”吴国清问。



萧韵云眉头皱了皱。



看到她这个样子,吴国清忙又道:“萧总,您别误会,我的意思是说,您有没有跟什么人结过仇?”



萧韵云脸色这才好看一点,说道:“我也不知道她为什么来杀我。至于说到结仇,那就不可能了,我一个生意人,怎么会有仇人。”



吴国清点了点头,继续笑道:“那萧总你回去多想想,要是有什线索,还麻烦您及时告诉我。我们警察有义务保护每一个人公民,何况还是像萧总您这样身份高贵的人。”



“好的。”



结束完和萧韵云的对话,吴国清才看向陆逸,笑道:“陆先生,今天非常谢谢您,要不是您,还不知道会出现什么状况。”



“不用谢。”陆逸不领情,问道:“我可以走了吗?”



“可以。”吴国清笑道。



“云姐,我们走。”陆逸说着,拉着萧韵云就走。



两人刚出警局,身后就传来一个声音:“萧总,请留步——”



陆逸回头看到是吴国清,不耐烦地说道:“你还有事?”



“是这样的萧总,为了你的人身安全考虑,我想从我们警局抽几个人来保护您,您意下如何?”



吴国清问的是萧韵云,他的视线却落在陆逸身上。



“可以。”陆逸直接替萧韵云答应了。



他马上要离开江州去燕京,他最放不下的就是小光和萧韵云,小光现在昏迷不醒,在医院还有王大雷他们照看着,只有萧韵云,自己一走就没人保护她了。



如果这个时候有几个警察保护她,这让陆逸心里多少会放心些。



萧韵云本想拒绝,可见陆逸替她答应,也只好笑道:“吴队长,那你麻烦你了。”



“不麻烦不麻烦。”吴国清说着,又看着陆逸说:“陆先生,对于我们保护萧总的工作,您有什么要交代的吗?”



咦,这家伙怎么转性子了?



陆逸敏锐的发现,吴国清对待自己的态度发生了很大的变化,以前吴国清总是用怀疑的眼神看他,而现在居然一脸敬畏。



这家伙有什么目的?



陆逸最不喜欢和警察打交道,不过对于吴国清的善意,他还是爽快的接受了。



“我只有两个要求,第一,保护好云姐,不要让云姐受到任何伤害。第二,不要打扰云姐的生活。”陆逸说。



吴国清忙点头答应:“好的,我一定按照您的吩咐来做。”



随后,陆逸和萧韵云上车,在发动车子的时候,陆逸突然按下玻璃,对吴国清咧嘴笑道:“吴队,谢谢你了。”



吴国清一愣,接着笑道:“不麻烦不麻烦。”



看着玛莎拉蒂远去,吴国清脸上笑容更浓了,陆逸接受他了善意,这对于他来说,是最好结果。



车上,陆逸问萧韵云:“云姐,高凌峰加入过一个神秘组织,你知道吗?”



“我和高凌峰结婚只过了两个月,他就进了监狱。说实话,我对他了解的也不多。”萧韵云说完问陆逸:“陆逸,你说他们为什么要杀我?”



“我怎么会知道?”陆逸笑道:“不过据我分析,他们杀你,只有两个原因,第一,你跟他们有仇;第二,你手里有他们需要的东西。”



听到陆逸这话,萧韵云眉头皱了起来,似乎在思索什么。



看到她这个样子,陆逸安慰道:“行了云姐,你也别想多了,这段时间我不在,你尽量少出现在公共场所,没事的时候就呆在家里,有警察保护你,我也放心一些。”



“嗯。”



萧韵云点头答应。



陆逸把萧韵云送到公司,然后直接来到医院。



刚上二楼,迎面就碰到李梦寒。



见到陆逸,李梦寒酸溜溜地说道:“哎哟,这不是我们的陆大主任嘛,怎么,见你的狐狸精回来了?”



陆逸没心情跟她斗嘴,说道:“梦寒,我要离开一阵,这阵子,小光那里还麻烦你帮我照看一下。”



“你要离开?”李梦寒一怔,问道:“你要去哪?”



“燕京!”



“燕京!你疯了,难道你不知道秦若白就在燕京……”



她话没说完,就见陆逸笑道:“怎么,你担心我?”



“鬼才担心你。”李梦寒瞪眼。



陆逸哈哈大笑,撇开李梦寒,来到中医科病房,给小光检查了一遍病情,随后交代王大雷和田医生他们,要好好照顾小光,说自己要离开几天。



接着,陆逸又给林院长打了一个电话,请了半个月的假。



当天晚上,陆逸买第二天上午飞燕京的机票。



第二天早上,陆逸起来的时候,萧韵云就已经准备好了早餐。



因为张小蕾去上班了,所以吃早餐的就只有萧韵云和陆逸两个人。



吃过早餐,陆逸就提出了告别。



“云姐,我走了。”



陆逸不舍地说道。



看着陆逸,萧韵云柔声说道:“你走我不送你,等你回来的时候,无论刮多大风下多大雨,我都去接你。”



她这句话让陆逸心里一颤。



“放心吧,我会回来的。我还要吃你做的早餐呢。”陆逸笑着说,然后两个人紧紧拥抱在一起。



“早点回来。只要你愿意,我给你做一辈子的早餐。”萧韵云说着,突然踮起脚,在陆逸脸上轻啄了一口。



然后毅然转身上楼。



额?



被偷亲了?



陆逸脸色尴尬,笑了笑,然后转身出门。



上午十点,一架飞机从江州直飞首都燕京。



机舱里,陆逸坐在窗边,眼睛望着窗外,看着白云袅袅,霞光万道,他的心里一时豪气冲天。



燕京,我来了!



  

章节目录

绝品神医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,阿里书籍只为原作者狐颜乱语的小说进行宣传。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狐颜乱语并收藏绝品神医最新章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