所有人都震惊的望着李梦寒。



谁都没想到,李梦寒仅凭视频中记者的播报,就能准确的诊断出了病情。



这太厉害了!



陆逸看着李梦寒,脸上有着开心的笑容。



当然,最高兴地当属林院长,之前还有专家讽刺说他脑子被驴踢了,让小年轻当主任,可事实证明,那些人是自己打自己的脸。



很快,就听见有人议论道:“这个女娃不简单啊。”



“是啊,后生可畏。”



“谁说女子不如男,小李主任好样的。”



“人长得漂亮,医术又好,要是我有这么一个孙女就好了。”



听着周围的称赞声,陆逸撇嘴,这就是人性的丑陋。之前还一个个质疑李梦寒,现在确诊了,一个个又称赞。



真是不要脸。



“胡老,现在该怎么办?”曹市长问道。



胡青牛沉吟了一下,说道:“禽流感传播速度很快,现在最主要的就是将这些患者隔离,然后对症下药。”



“还有,与他们接触过的人也要隔壁观察,以免病原扩散。同时还要安排人,把病房打扫干净,保持室内通风。”



胡青牛说:“具体治疗方案,我和小陆,小李商量一下再说。”



“好。”曹市长点头答应,随后安排人按照胡青牛的吩咐去做。



看到李梦寒走了过来,陆逸问道:“怎么样?”



“情况不太乐观,患者发病速度快,而且很严重,如果不及时治疗,恐怕有不少会有生命危险。”李梦寒脸色凝重地说。



陆逸心里一沉,问胡青牛说:“胡老,你有治疗禽流感的经验吗?”



“有!”



胡青牛的回答让在场人心里一喜。



有些人心里已经开始在打小九九了,心想,如果能参与这次治疗,那可是名利双收,到时候肯定会受到政府的表彰。



然而,胡青牛接下里的一句话彻底让他们的想法破灭了。



胡青牛说:“治疗普通的禽流感,注射疫苗就可以了,但是现在他们患的是异形禽流感,需要用金针渡穴才行。”



金针渡穴?



卧槽,这是什么玩意儿?



好多西医专家当场就傻眼了。



陆逸看着胡青牛说:“所以,你的意思是……?”



“我需要你帮我。”胡青牛笑道:“估计在场的,除了我和你之外,也不会再有其他人会金针渡穴了。你们有谁会金针渡穴吗?”



胡青牛望着大家问道。



众专家纷纷摇头。



陆逸说:“这样吧,待会儿由我来施针,你在一旁给我指导就行。”



“好的。”胡青牛感激的看了陆逸一眼,他知道,陆逸这么做,是为了他的身体考虑。



金针渡穴,需要内劲才行,而他的内劲有限,远不如陆逸的强大。何况他年纪大了,一旦透支了内劲,起码得休息好几个月。



“行了,事不宜迟,开始吧。”陆逸对曹市长说:“市长,我需要个助手。”



“需要什么样的助手?专家组的成员你需要哪位,可以随便挑,想必大家都不会拒绝的。”



曹市长话音一落,李梦寒就说道:“陆逸,我给你当助手。”



陆逸对李梦寒微微一笑:“好!”



然后,所有人退后,看着陆逸、李梦寒、胡老三人朝过道走去。



陆逸在第一个床铺面前停了下来,望了一眼床上的中年男人,陆逸说道:“我们就从这里开始吧。”



“好。”胡青牛应了一声,把早已经准备好的金针递到了李梦寒手里。



李梦寒快速拿着酒精棉给金针消毒,然后问道:“还需要我做什么?”



“把患者的上衣解开。”胡青牛说。



李梦寒点点头,快速完成了胡青牛的交代。



“很好。”胡青牛赞许的点点头,然后对陆逸说:“待会儿,你用金针扎他的天突、紫宫、膻中、鸠尾、中府五处穴位,记住,下手要快。”



“明白!”陆逸说完,就用手里的金针快速地刺向男人胸口的五处穴位。



深深浅浅,或刺或挑。



只一眨眼,五根金针就扎完了,接着,只见陆逸手指一弹,男人胸口的五根金针同时颤动起来,发出“嗡嗡”颤鸣声。



隔着老远,有眼尖的专家看到了这一幕,顿时惊叫出声。



“天啊,金针在颤动。”



“难道这就是胡老说的金针渡穴?”



“太神奇了。”



“是啊,太不思议了。”



看着一个个专家惊叹,林院长心里鄙视,傻逼,没见过吧,这回让你看你们开开眼界。



随即,他的视线望着陆逸,眼里有着期待。



只过了十秒钟,陆逸就收针了,说道:“下一个。”



“啊,这就好了?”李梦寒瞪大眼睛问道。



“好了。”胡青牛含笑说。



别人不知道金针渡穴的厉害,可胡青牛非常清楚。要知道,他只学了这么一手,就已经是誉满华夏的神医了,而且还获得“金针王”的美名。



“梦寒,快点,别愣着了。”看到李梦寒发愣,陆逸提醒道。



“好的。”李梦寒从震惊中回过神,快速用酒精棉擦着金针。



接着,陆逸在胡青牛的指导下,又开始施针了。



陆逸的速度依然很快,让人眼花缭乱,同样是扎针完毕隔了几秒钟就收回了金针。



只治疗了二十几个患者,陆逸脸色就开始变得苍白起来,额头上也渗出了大颗的汗珠。



“陆逸,要不休息一下吧。”李梦寒说。



“没事,继续。”



陆逸坚持着,在胡青牛的指导下,不停地施针,到最后,甚至不用胡青牛指导,他都能准确的找准穴位。



这让胡青牛很震惊,虽然患的都是异形禽流感,但是每个人的病情又不同,有的只是轻微的发烧、呕吐、腹泻这些症状,还有的心*却已经在衰竭了。



可陆逸每次都能根据患者的身体情况,准确施针。



胡青牛心里感慨,不愧是少主,在医道上的造诣,只怕已经远超自己这个金针王了吧。



就在这时,突然听到有声音喊道:“不好了,有人不行了——”



陆逸脸色一变,忙跑了过去。



  

章节目录

绝品神医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,阿里书籍只为原作者狐颜乱语的小说进行宣传。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狐颜乱语并收藏绝品神医最新章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