车子行驶很快。



八点二十分钟,准时到达江州卫生局。



一下车,陆逸就看到卫生局门口停满各种特殊牌照的车,林院长带着陆逸他们,匆匆朝门口走去。



门上,有一个排的武警站岗,还有十几个公安执勤。



看到这个阵势,陆逸心里一跳,肯定是出大事了。



果然,进门的时候,武警一个个核对身份证,工作证,还没收了所有人的手机。也就是说,只要进入大门,就无法跟外界通讯了。



陆逸问道:“这是什么会议啊,搞这么大的阵势?”



“闭嘴!”林院长低沉呵斥道。



陆逸撇嘴,跟在林院长身后,进了卫生局直接上了二楼。



会议室门口,站着一个三十多岁男人,他穿着衬衣西裤,戴着眼镜,腋下夹着公文包,一副秘书的装扮。



看到男人,林院长快步上前打招呼:“钱秘书——”



“林院长你可来了,就差你们了。”钱秘书对陆逸等人点点头,又说:“林院长,曹市长和卫生局,公安局,食品局的领导们都在里面,各医院的院长和专家也在。”



林院长一惊,没想到连市长都惊动了,问道:“钱秘书,到底出了什么事啊?”



“具体我也不清楚,市长没告诉我,不过你要做好心里准备,江州肯定是出事了,而且是大事。”钱秘书小声说。



林院长点点头,脸色凝重的推开了门。



陆逸和李梦寒等人也跟着进去。



进门,就见黑压压的一片人,曹市长和几个领导模样的人坐在会议桌的中心,看到林院长他们,曹市长微微点头。



随后,有不少跟林院长打招呼。



“老林,你来了。”



“是的,孟主任,您老怎么也来了?”



“紧急会议,不能不来啊。”





“赶紧坐吧,会议要开始了。”



陆逸居然在人群中还看到一个熟人,人民医院中医科的主任陈老,上次在路边救治丁小柔的时候,陈老还邀请他到人民医院坐诊呢,不过被陆逸拒绝了。



陈老看着陆逸,友善的点点头。



陆逸报之一笑,跟林院长在空位上坐了下来。



“好了,人到齐了,开始会议吧。”曹市长说道:“今天把各位聚集到这里,是因为我市出了一件极其棘手的事故,需要各位出力,帮江州,帮我度过难关。”



“曹市长,出了什么事故,您能简单给我们介绍一下吗?”一个老专家问道。



“在我介绍之前,大家还是来看一段视频吧。”曹市长说完,有工作人就打开了多媒体显示屏,很快,大屏幕上就出现了图像和声音。



“毋庸置疑,这是江州有史以来最大最严重的事故之一。”一个身着职业套装的年轻女记者拿着话筒播报。



画面的背景,是一栋略显陈旧的居民楼。



“在我身后的这栋居民楼里,一共住着七十户人家,接近三百口人,现在有一百多口人患了病,生命危在旦夕。”



“病情是今天早上发现了,据小区的负责人讲,这栋大楼里上百口人,在今天早上同时出现了高热、咳嗽、流涕、肌痛等症状,严重者还出现了肺炎和心肾衰竭。”



“但令人感到愤怒的是,当地区政府领导得知这个情况下,不仅不允许他们就医,反而将这栋居民楼封锁,不准备任何人进出。”



女记者一脸愤怒,继续说道:“遇事不处理,反而掐断老百姓对生命的渴望,我不知道这样的领导,还有什么资格担任领导……啊……你们是什么人……要干什么……”



突然,画面剧烈抖动起来,里面传来女记者的尖叫声。



显然,是有人在阻止她播报。



“混账!”一个白头发的老专家忍不住了,一巴掌拍在桌子上,怒道:“这都是什么狗屁领导,我们党就是被这些蛀虫给侵害了。”



“是的,这样的领导就该该撤职。”



“撤职太轻了?他们这是渎职,要判刑。”



“在我看来,他们无疑于杀人。”



大家七嘴八舌的议论道。



啪!



曹市长关了视频,抬手示意大家安静,然后一脸严肃的说道:“这个录像是我昨天下午收到的,说实话,我看了之后,同大家一样震惊,愤怒。我们党建党以来,最讲究公平公正公开,何况这还是关乎一百多号人生命的大事,作为领导竟敢知情不报,故意封锁消息,这简直就是无视党纪国法,混账至极。”



“关于涉事的相关区领导,昨晚已经被公安机关依法逮捕,患者也在昨晚被送到了市中心医院紧急治疗。下面,就由中心医院的院长沈军局来给大家说说。”



曹市长说着,扭头望向身边的中年男人。



中年男人穿着衬衣,双眼布满血丝,他扫了全场一眼,说道:“大家好,我是沈军,我简单说两句。”



“从患者入院到现在,已经整整十二个小时了,在这十二个小时里,我们医院组织了最好的专家,最好的设备和最好的药物,然而,并没有查出病因,也没能遏制住病情。”



沈军说:“现在情况非常紧急,如果不能挽救这一百多个患者的生命,那么,我们医学界将出现一个前所未有的丑闻,我们江州也会因此名动世界。”



“在座的各位,都是江州各大医院的专家教授,今天将大家召集在一起,不用我多说,想必大家也都明白了。没错,临危受命,我们肩上承载着政府的期望和患者的希望,所以我也就不多说了。现在大家现在都讲讲吧,看看有什么方法能挽救这一百多个人的性命。”



“病因都没查出来,让我们讨论治疗方案?这不是乱弹琴吗?”一个肥头大耳的医生不善地说道。



真jb倒霉,早知道是这个情况,无论如何也不来了。要是成功了还好,名利双收,可要是失败了呢?



想到一百多号人,就背脊生寒。



这时,另一个医院的院长发言说:“我觉得应该首先找到病因,这样专家们也好对阵下药。中心医院不是已经接手了吗,那就让中心医院先找出病因吧。至于治疗方案,我们可以从长计议。”



听到这话,沈军气的差点吐血。



尼玛,要是能找出病因,还会在这里听你扯淡?



曹市长眉毛一挑,显然,他也看出发言的人是在推卸责任,不过他并没有发怒,而是问道:“其他人还有要说的吗?”



顿时,现场死一般的沉静。



曹市长的视线从在场的人脸上一一掠过,竟然没有一个人回答,而且还有不少人有意回避他的眼神。



完了。



自己的仕途是怕就要到此为止了吧。



曹市长心里叹息。



可就在这时,角落里突然传来一个声音:“市长,我有些想法——”



  

章节目录

绝品神医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,阿里书籍只为原作者狐颜乱语的小说进行宣传。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狐颜乱语并收藏绝品神医最新章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