“陆逸,你想要我吗?”看着衣衫半露的李梦寒,陆逸吞了吞口水,点了点头,接着又猛的摇头。



什么意思?



到底是要,还是不要?



李梦寒有些不高兴了,问道:“你什么意思?”



“没什么意思,我累了,你赶紧回去睡觉吧。”陆逸一脸疲惫的说。



他的这个态度让李梦寒很生气。



“胆小鬼。”李梦寒瞪了陆逸一眼,气鼓鼓的回到了自己的房间。



她一走,陆逸长喘了一口气,看了眼裤裆,陆逸心里在说,兄弟,委屈你了。



说实话,李梦寒要脸蛋有脸蛋,要身材有身材,换做任何一个男人都抵抗不了他的诱惑,可是陆逸知道,他一旦和李梦寒有了突破性的发展,必将剪不断理还乱。



何况,他还有一个没见过面的未婚妻呢。



时间过得很快,转眼一个月就过了。



这段时间以来,陆逸一直呆在医院,小光昏迷未醒,这让陆逸很是担心。



萧韵云这段时间也忙着新药上市的事情,忙得不可开交,相比之下,赵信倒是很清闲,经常跑医院来找陆逸。



这不,陆逸刚下班,赵信就来了。



“陆兄,今天你跟我走,我带你去一个好地方。”



“什么好地方啊?”陆逸问。



“去了你就知道了。”赵信眼里有着神秘的笑意。



晚上七点。



赵信带着陆逸进入了一间酒吧。



“这就是你说的好地方?”陆逸撇嘴,一个破酒吧,这有什么好的?



混杂的空气里,霓虹闪烁,到处弥漫着烟酒味道。



从一进来,陆逸就在观察这间酒吧,酒吧一共有三层,第一层是喝酒的地方,第二层是迪厅,第三层人最多,也最热闹,时不时还会传来震天的尖叫声。



陆逸有些很好奇,难道这第三层有脱衣舞娘?



“陆兄,我们上去。”赵信对陆逸说。



两人上了楼,放眼看去,只见大厅的中间有一个方形的台子,上面两个人正在激战。



一个是中年大汉,光着膀子,满脸络腮胡,浑身肌肉鼓的像小山丘似得,另外一个则是一个少年,年纪不过十七八岁,穿着运动装。



陆逸一眼就认出了少年,这家伙,不就是那个飞天猴么。在高凌峰绑架萧韵云的那天晚上,这个家伙还趴了车,准备偷东西呢,只不过被陆逸赶走了。



“黑拳?”陆逸诧异道:“黑拳不是禁止么,怎么这里还有?”



“是禁止,可是禁止得了吗?自古以来,比如青楼,大烟啥的,不也一直禁止么,可到现在也没能禁止。”赵信在叶陆逸耳边大声喊道。没办法,现场太吵了,不大声说话根本就听不见。



“打拳的都是什么人?”陆逸问。



“有的是拳击爱好者,有的是职业拳手,还有一些是别人从国外请来的功夫高手。”赵信指了现场像蚂蚁似的围观观众,说道:“在这里,任何人都可以上台,只要你认为你有实力,当然,也可以指定对手挑战。”



两人说话的时候,台上,络腮大汉一拳狠狠地轰向飞天猴。



飞天猴身子一侧,避开络腮大汉的拳头,然后,右手猛然出拳,击在大汉的下巴上,紧接着,他一个滑步,迅速出现在络腮大汉的面前,狠狠一脚踢在他的裤裆上。



“啊——”



被飞天猴踢中男人最软弱的部位,络腮大汉发出了痛苦的叫声。



借此机会,飞天猴连续两拳重重击在络腮大汉的下巴上。



卡擦——



络腮大汉下巴脱臼。



这还没完,飞天有又扯住络腮大汉的手臂,狠狠用力一摔,将络腮大汉摔倒在地上。



“好!



全场疯狂的叫好,四周观众被他的攻击手法刺激的热血沸腾。



“帅哥,我爱你!”



“我爱你!”



下面有女人为飞天猴呐喊。



陆逸眼睛一亮,这小子身手很敏捷啊,难怪上次那么嚣张呢。只可惜,这家伙没走正道,不是偷东西,就是打黑拳。



唉——



这个时候,败退的络腮大汉被人抬了下来,很快,又有一个人跳上了台。



这次上台的是一个老头,他年纪在五六十岁,穿着一身练功服,脚上穿着一双布鞋,他一上台,台下又是一阵尖叫。



老头笑着对飞天猴说:“小伙子,下去吧,你不是我对手!”



飞天猴没有回答,谨慎的盯着老头。



“既然你不听话,那我只好送你下去。”老头说完,抢先出手,冲向飞天猴。



飞天猴的反应很快,在老头快要靠近他的时候,他也出手了,狠狠一脚踢向老头。



陆逸一直在观察飞天猴的举动,看到飞天猴一脚踢出,他心里一叹,这一场看来是没有悬念了。



果然,只见老头冷笑一声,一手锁住飞天猴的脚腕,然后上前冲了一步,一脚踢在飞天猴的胸口上。



咔嚓——



一声骨头断裂的声音一场刺耳。



但让人惊奇的是,飞天猴受伤,嘴里硬是没有哼一声,目视老头,眸子里有着掩饰不住的杀机。





“小小年纪,杀气就这么重,留着终究是个祸害。”老头脸上露出狰狞的笑容,再次冲向飞天猴,一个膝盖猛然踢在飞天猴的下巴上。



“噗——”



飞天猴被踢飞出去,嘴里喷出一口血。



这个时候,全场爆发出狂热的欢呼,这些人在白天的现实生活中麻木,所以他们夜晚来到这里寻求刺激,很多人明知道老头赢了,但是他们希望战斗继续下去。



当然,也有人很愤怒。



虽然是黑拳,但是也没必要将人打死,毕竟那只是一个少年。



陆逸和赵信同时微微皱眉。



飞天猴从空中重重砸在地上,嘴里又喷出一口血,然而,战斗依旧没有停止,老头满脸杀机,冲向他。



他要用最后一击干掉飞天猴。



在黑拳的舞台上,强者为尊,弱者要么输,要么死。当然,也有的人输了比赛就会失去生命。这里没有公平,没有同情,没有法治。



眼看少年就要丧生在老头的拳头下,这个时候,一个啤酒瓶轰然砸向老头。



“砰!”



老头的拳头没有落在飞天猴的脑袋上,而是与飞过来的酒瓶撞在一起。



“啪嗒!”



酒瓶碎裂,老头的拳头被玻璃划了几道口子,很快就冒出了血珠。



瞬间,全场安静下来。



所有人的视线,都转向了酒瓶飞来的方向……



  

章节目录

绝品神医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,阿里书籍只为原作者狐颜乱语的小说进行宣传。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狐颜乱语并收藏绝品神医最新章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