沙!



弯刀在空上形成一道银光,对着陆逸头顶劈下。



这一刀,聚集着鹿老所有的愤怒。



气势凌厉,杀机刺骨。



陆逸此刻已经没有躲避的时间,也来不及思考,在面对强大的危机的时候,他将全身的力量汇集在右手上。



轰——



对着弯刀,陆逸直接一拳轰了过去。



“找死!”鹿老冷笑。他的弯刀乃是寒铁所铸,锋利异常,别说是拳头了,就是一般的铁棍也挡不住。



原本满脸杀气的秦若白突然笑了,他仿佛已经看到陆逸被一刀劈成两半的下场,然而很快,他的笑容就僵在了脸上。



只见拳头距离弯刀不足一公分的时候,陆逸的右手上突然爆发出一团璀璨的金光,在黑夜中显得异常刺眼。



“叮!”



弯刀劈在金光上,发出一声金属撞击的响声,接着,鹿老只觉手中一空,弯刀被巨大的弹力震飞出去。



怎么回事?



鹿老一愣。



趁此机会,陆逸又动了。



他一个旋风腿踢在鹿老的肚子上,将鹿老踢腿好几米,接着陆逸快速从地上爬了起来,紧追了上去。



陆逸知道,要不是鹿老大意,绝对不会被自己踢中,所以这是一个难得的机会,他必须还要给鹿老一次重击。



趁你病,要你命。



陆逸紧追而上,蹿到鹿老面前,拳头直袭鹿老胸口。



“砰!”



仓皇之中,鹿老也轰出了一拳。即便他知道自己在力量方面并没有优势,可是这一拳能救自己的命。



“卡擦!”



两只拳头撞击在一起,只听一声脆响,鹿老的右臂顿时脱臼,接着,被陆逸右拳上巨大的力量震飞。



哐!



鹿老重重摔在秦若白的面前。



“鹿老,你怎么样?”秦若白问道。他眼睛死死锁定陆逸,随时防止陆逸进攻。



“我没事……咳咳……”



鹿老刚站起来,还没说完,嘴里就咳出一口血。



陆逸看着鹿老,淡淡笑道:“紫禁城出来的人也不过如此嘛。老东西,你今天想杀我,恐怕是没戏了。不过我要杀你,轻而易举。”



鹿老眼神死死盯着陆逸的右拳,沉着脸问道:“小畜生,陆无双是你什么人?”



陆无双!



听到这个名字,秦若白深深扫了陆逸一眼,问鹿老道:“鹿老,你是说他和陆无双有关系?”



“大有关系。”鹿老盯着陆逸金光闪闪的右拳,说道:“那小子刚才使用的就是陆无双的九转金身决。”



“九转金身决?”秦若白一惊,眯着眼望着陆逸问道:“陆无双是你什么人?”



“你想知道?想知道的话就跟我打一场。秦若白,你不要藏着掖着了,把真本事都拿出来吧。”陆逸知道,秦若白一定比自己想象中的要可怕。



之前,在电话里陆无双专门叮嘱陆逸,要他多防备秦若白。陆逸通过刚才的交手又发现,他面对的压力主要来自于鹿老,而秦若白似乎就是个陪衬。



陆逸可不相信秦若白是来打酱油的。他想,秦若白之所以这样,无非两个目的,第一,秦若白觉得鹿老能杀自己。第二,秦若白在隐藏实力。



既然早晚都要和秦家决战的,又何必要等到去京城呢。



想到此,陆逸望着秦若白,嚣张的勾了勾手指。



“既然想战,好,我陪你。”



秦若白说完,正要迈步,突听鹿老急道:“公子——”



“他交给我了,你休息吧。”秦若白朝鹿老说了一句,然后迈出了脚步。



陆逸眼睛顿时眯起了起来,他突然觉得,此刻的秦若白变得跟先前不一样了。



到底是哪儿变了,陆逸没法说清楚,但是秦若白迎面走来的时候,那股压力如同高山大海,气势磅礴惊人,而且那股压力从四面八方锁定自己,犹如一道实质的铁墙,将空气给隔开了一般,连呼吸都变得困难起来。



秦若白双手背在身后,落脚无声,那张帅气的脸在夜色的衬托下,显得有几分冷酷的感觉。



在两人之间距离还有是三米的时候,秦若白停下了脚步,突然说道:“陆逸,我不管你是陆无双的什么人,如果你跟着我的话,我保证从今以后,视你为生死兄弟。”



想招揽我?



陆逸没想到这个时候秦若白还来这么一手,笑道:“你我之间,是不可能成为兄弟的,因为我已经是秦纵横的兄弟了。”



秦若白脸色平静的看着陆逸,说道:“你想用秦纵横激怒我?恐怕让你失望了。”



“我只是实话实说而已。”陆逸无所谓地耸耸肩膀,心里却在骂秦若白,狗日的,竟然被你看出来了,算你狠。



“好了,废话不说了,你最好一直用九转金身决,否则小心我不给你出手的机会。”秦若白咧嘴一笑,又往前走了两步。



与此同时,陆逸却往后退了两步。



然后,两个人的眼睛盯着彼此,一动不动,谁也没有抢先动手。



陆逸从秦若白身上爆发出来的气势看出,秦若白是一个绝顶高手,甚至不比鹿老差。如果自己不小心应付的的话,没准会吃个大亏。



若是以前,陆逸可以直接发挥绝伦的速度,先下手为强。可是现在不同了,因为两人没交手之前,都已经彼此锁定了对手全身。



就好像陆逸现在,即便不用眼睛看,他也能清晰地感觉到秦若白的一举一动,甚至连秦若白的心跳他都能听得见。



谁先动,谁就有可能最先露出破绽,然后对手后发先至,发动致命一击。



秦若白和陆逸一样,他也在等待,等待陆逸先露出破绽。



风声停了,夜色静谧,气氛沉闷到了极点。



鹿老看着陆逸和秦若白,叹息道:“年轻一辈中,也许只有秦纵横能压他们了。”



鹿老的这声叹息极轻,要是搁在平时,估计站在他身边的人都没法听见,可是今天的状况有些不一样,就是一片叶子落地,陆逸和秦若白都能听见。



沉闷的气氛被打破,这声叹息像是对两人发出了催战书一般,陆逸和秦若白同时动了起来。



他们速度很慢,就像是闲庭信步似的。



可两人之间的距离在不断拉近。



五步,三步——



靠近。



再靠近。



轰——



终于,两人朝对方挥出了拳头。



  

章节目录

绝品神医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,阿里书籍只为原作者狐颜乱语的小说进行宣传。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狐颜乱语并收藏绝品神医最新章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