马大志怎么都没有想到,警察竟然会出现在他在门口。



完了,该不是事情败露了吧?



马大志心里惊慌,脸上却装作什么都不知道的样子,一脸平静地问道:“警察同志,你们干嘛啊?”



“你就是马大志?”问话的是个中年警察,他年纪在四十出头,国字脸,一脸严肃。



“是啊,我就是,你们找我有什么事?”马大志问。



中年警察看着马大志说道:“你好,我叫吴国清,是市局刑警队的,麻烦你跟我走一趟。”



警察没说明来意,这让马大志更加惊慌,不安的问道:“警察同志,你能告诉我到底是什么事吗?”



“等你到了局里就知道了。”吴国清说完,转过身去,这个时候,从他身后站出来一个年轻警察,看着马大志淡淡道:“走吧!”



“啊——你们不能抓我,陆逸不是我杀的。”马大志急得大叫。



听到他这话,吴国清猛然转身,犀利的眼神像刀锋一样落在马大志脸上,沉声说道:“你杀了人了?”



“我没杀人,是光头强的手下干的。”马大志辩解道。



光头强?



听到这个名字,吴国清和身边几个同时交换了一个眼神,问马大志说:“你说光头强杀了人,可有证据?”



“有,光头强就在我书房里。”马大志说:“警察同志,你们都是明白人,可不能冤枉我啊,人真不是我杀的。”



吴国清对马大志说:“你放心,我们肯定不会冤枉一个好人,当然,也绝对不会放过一个坏人。光头强呢?你带我们去找他。”



“好的,你们随我来。警察同志,我真的杀人。”



“废话真多,赶紧带我们去。要是光头强跑了,你就等着坐牢吧。”先前说话的那个年轻警察不耐烦的说道。



马大志不再说话,带着吴国清一行人往书房走去。他没有注意到,身后的吴国清几人脸上满脸兴奋。



书房里,光头强一只脚翘在沙发上,嘴里叼着大雪茄,说不出的悠闲。



听到门外传来一阵脚步声,光头强大声问道:“马老哥,是文才他们回来了吗?怎么样,干掉陆逸没有……”



话还没说完,门“咯吱”就被推开了,紧跟着,马大志和几个警察走了进来。



看到为首的吴国清,光头强吓得浑身一抖,不顾嘴里的雪茄掉到了地上,他惊问道:“吴队,什么风把您吹来了?”



“问我?你还不如问他呢。”吴国清笑着指了指身旁的马大志。



光头强的视线转到马大志身上,冷声问道:“马老哥,这是怎么回事?”



“怎么回事?亏你好意思问。光头强,你竟然指使你的人去杀我的同事,你还是人吗?眼里还有没有王法?我马大志真是瞎了眼,怎么会认识你这种败类。”马大志指着光头强大骂,一副怒不可歇的样子。



光头强脸色一变,吼道:“马大志,你他妈的别瞎说,我什么时候让我弟兄去杀你同事了?你有证据么?”



说话的同时,光头强冲着马大志拼命挤眼睛,可马大志此时心里已慌乱,哪还注意到这些,见光头强否认,马大志急了,忙对身边的吴国清说道:“警察同志,人真是光头强杀的。”



马大志又说:“昨晚光头强派人去杀我的同事,我知道后劝他不要这么做,会坐牢的,他不听。还派人把我儿子抓走了,而且威胁我我说,如果我敢报警,他就杀了我全家。警察同志,你们可要为我做主啊。”



马大志说到最后,眼泪都流出来了。



“马大志,你他妈的别血口喷人?你要是再瞎说,别怪我告你诽谤。”光头强心里大骂马大志蠢货,狗日的,你以为供出了老子,你就会没事?可笑。



马大志怒道:“死光头,你还想告我,我呸。我劝你还是先想想自己吧,你手上的命案怎么解决?”



光头强气的脸色铁青,不过他终究是混道上的,心理要比马大志强大的多,他知道,越是在这种时候,越不能自乱阵脚。



光头强忍住怒气,和颜悦色的说道:“马老哥,你是不是昨晚没睡好,今天精神不太大啊?。要不你先去休息下,我陪吴队长说说话?”



谁知道,他这话一说出口,马大志更嚣张了。



马大志指着光头强说:“光头强,你他妈别跟老子称兄道弟,我不认识你这样的兄弟,现在警察同志在这里,你最好老实交代问题,这样还能争取个宽大处理。”



草!



光头强怒火冲天,他没想到马大志竟然这么不上道,脸色沉了下来,眼睛冰冷的盯着马大志问道:“马文才回来了吗?”



顿时,吴国清和他的同时快速交换了眼神,微微点头。



听到光头强的话,马大志心里一惊,忙对吴国清说:“警察同志,我要报案。”



“你要报什么案?”吴国清好笑的看着马大志。



马大志指着光头强,对吴国清说:“他绑架了我儿子,到现在为止我儿子生死不明,我请求警察同志把他抓了赶紧审审,问他我儿子在哪里?”



“不用审了,我知道你儿子在哪里。”吴国清说。



马大志一愣,问道:“警察同志,我儿子在哪里?”



“警察局。”



“啊——”马大志和光头强不约而同的惊叫一声。



吴国清看了两人一眼,说道:“马文才被人杀了,匕首刺破心脏,他现在正躺在警察局的太平间。”



什么,文才死了?



瞬间,马大志面色死灰。



光头强也一脸震惊,马文才死了?这到底谁干的?自己没下命令啊。



吴国清又看着马大志说:“我让你跟我回警局,就是想让你协助我们破案,早日抓到杀你儿子的凶手。”



什么?



马大志傻眼了,敢情警察什么都不知道。



光头强也没想到会是这样,望着马大志没好气的骂道:“猪脑子!”



吴国清看着垂头丧气的两人,对其他几个警察说道:“把他们两个都带回去,给我仔细的审审。”说完,吴国清笑容满面的走出了书房。



  

章节目录

绝品神医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,阿里书籍只为原作者狐颜乱语的小说进行宣传。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狐颜乱语并收藏绝品神医最新章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