女护士长脸色大变。



怎么可能,金针怎么可以止血?



陈老眼里也出现了惊异,走到丁小柔面前,蹲下身子说道:“女娃,能让老头子看看你的伤口吗?”



丁小柔点了点头。



陈老仔细看了看,脸色也变了,他发现陆逸真用金针把血止住了。



金针插在丁小柔踝关节面的穴位上,作用是让血液流速放缓。同时,这根金针还封住了踝关节周围的其他两个穴位,让血液没法通过。



这让陈老震惊不已,自己学了大半辈子的医生,虽然中医上有很多止血的方法,但是用金针止血,他还是第一次见到。



他怎么做到的?



在陈老沉思的时候,护士长又在旁边说道:“陈老,你看看那人,施针了都不把针取出来,这不是虎头蛇尾吗?”



“也许是那位小兄弟比较忙吧。”陈老帮陆逸解释。毕竟,陆逸的医术已经折服了他。



“忙又怎么样?难道就不能有始有终?真不知道哪个小医生敢要这样的医生?”女护士长又说道。



陈老脸色一沉,看着女护士长说道:“小李,你这话我就不爱听了。那位小兄弟能用金针止血,由此说明他的医术非常高明,至少是我见过最高明的医生。”



“不会吧。我看他也没蛮厉害嘛……”



女护士长还没说完,陈老就打断她的话,“你知道什么,金针止血我都不能办到。自古高手在民间,你切勿坐井观天。”



“我还不是为了病人好。”女护士长一脸委屈。



陈老叹息道:“小李啊,救死扶伤是我们的工作。做我们这一行的,经常见证生死,所以就更应该明白一个道理,对待任何人都要怀着一颗感恩的心。”



“刚才如果不是那位小兄弟出手,你能给病人止住血吗?既然你做不到的,别人帮你做到了,你不感谢也就算了,背后还埋怨他,这让人家听到了会心寒的。”陈老看着女护士长,觉得自己说话还不够重,又说道:“小李,老头子告诉你一句话:开口莫谈人非,静坐常思己过。”



听到这话,女护士长脸上一阵火辣辣的。她低着头,也不知道是在羞愧,还是不满。



陆逸上了公交车,这才想起来金针还留在丁小柔的脚上呢,“妈的,乱从忙中起,古人诚不欺我啊。”



公交车行驶一站后停了下来,有人上车有人下车,陆逸快速下了车,忙往回跑。还好,等到回到原地的时候,丁小柔还在。



看到陆逸回来,陈老笑呵呵的走上前,正准备和陆逸搭讪,却没想到陆逸看都没看他,直接走到丁小柔面前。



“美女,刚才急着走忘了取针了,现在我就给你取针。”陆逸说道。



丁小柔一见是陆逸,心里一喜,甜声道:“帅哥,谢谢你啊。”



“谢我干什么,我是医生,这是我该做的。”陆逸说着,蹲下身子快速收针,接着又叮嘱丁小柔说:“这两天你最好别乱动,特别是注意脚上的伤口,千万不要沾水,以免感染了。”



“嗯,谢谢你。”丁小柔道谢。



陆逸对她一笑,站了起来,看到陆逸要走,陈老忙追了上去,嘴里急道:“哎,小兄弟……请留步,请留步……”



“老头,你还有事吗?”陆逸笑着问道。



“我姓陈,你叫我老陈就好。”陈老呵呵笑道:“我是江州大学的医学教授,今天有幸见到小兄弟一展身手,实在让我叹为观止。不是自夸,老头子我也算是学医了大半辈子,可是小兄弟用金针止血的方法我还是第一次见到。不知道你的师父是……?”



陆逸瞟了他一眼,没有回答。



“没关系没关系,是老头子冒失了。”陈老连忙道歉。他知道,有很多人是不愿意告诉别人自己的师承的。



“不瞒小兄弟你说,老头子还是人民医院中医科的主任,你医术这么好,有没有兴趣来人民医院上班?至于薪资待遇方面……”



“我没空。”陆逸直接拒绝了陈老。



他现在的事情已经够多了,除了上班,还要保护萧韵云,加上秦若白又在江州,他哪还有心思去别的地方上班。



“小兄弟,你考虑考虑吧,救死扶伤也是行善积德啊。再说了,有时间我们也可以切磋切磋……”陈老还没说完,就见陆逸用奇怪的眼神看着自己。



顿时,陈老脸一下子就红了。他的确存有死心,他想把陆逸请过来,这样的话就有机会从陆逸手上学两手了。



沉溺中医的人就像是沉溺游戏的人一样,如果遇到一个传说中的高手,不能从他手里学点东西,那会是一件非常遗憾的事。



“对不起,我真的没有时间。”陆逸一脸坚决。



“既然这样,我也不要你现在就给我答案。小兄弟,这是我的名片,等你回去考虑清楚了,如果愿意的话,随时可以给我打电话。”陈老说完,从兜里掏出一张名片塞到陆逸手里。



陆逸无奈,只好收起了名片。



本来还准备在这里等公交车,谁知道无论他站在那里,都有人跑来请他看病。



“帅哥,你是医生吗?”突然,一个五十多岁,画着浓妆的大妈拦住了陆逸。



“对,我是医生。你有什么事吗?”陆逸疑惑的看着大妈。



“你能帮我看看吗?”



“你有什么问题?”陆逸很奇怪,这位大妈看起来很正常啊。



大妈鬼鬼祟祟地偷瞄了瞄四周,小声对陆逸说:“我听电视上专家讲,针灸可以丰胸,你能帮我试试吗?”



日!



陆逸一阵狂汗,瞟了眼大妈低垂干瘪的两坨,无奈的说道:“那些专家是骗人的,丰胸最好的办法不是针灸,还是按摩。”



“按摩?”大妈脸色一喜,用火热的眼神盯着陆逸说:“你能给我按摩吗?”



“这个,我是男人,你是女人,不太方便。”



“没事,我都不怕,你怕什么。”大妈说着,还朝陆逸抛了个媚眼,



我草。



陆逸吓得落荒而逃。



  

章节目录

绝品神医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,阿里书籍只为原作者狐颜乱语的小说进行宣传。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狐颜乱语并收藏绝品神医最新章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