几道强光从后面射了过来。



紧跟着,又有车经过,这里快要到闹市了,车来车往很正常。但是陆逸忽然觉得心里有些不安,那几道耀眼的强光在他心里拉响了警铃。



陆逸立即对萧韵云说:“云姐,把车速慢下来。”



“怎么,你不舒服?”萧韵云问。



“不是。”陆逸摇摇头,说:“我感觉后面的几辆车有问题。”



萧韵云从反光镜里看了一眼,只见后面跟着几辆车,微微点头。



当两辆吉普平静的从兰博基尼旁边穿过,并跑到前面去了后,陆逸才嘘了一口气,看来是自己多虑了。



就在这时,前面两辆吉普车的车窗同时打开,每个车窗里都伸出一只手。陆逸目光所及,漆黑的枪管在车灯的照耀下散发着慑人的光。



“不好。”



砰!



枪声划破宁静的夜空。



子弹都打在车身上,车窗玻璃受到子弹的强力撞击而粉碎。更要命的是,刚才一直呆跟在兰博基尼后面,保持匀速的两辆大众轿车,也同时加速冲了过来,并有枪手从后面向兰博基尼射击。



“趴下。”陆逸低吼一声。



萧韵云被眼前的事情吓懵了,随着陆逸的低吼,她很快惊醒过来。



有枪手!



萧韵云深呼吸了一下,在第一时间她努力让自己的心平静下来,忙打转方向盘,然后一个九十度的摆尾,车子向市区的方向驶去。



陆逸暗暗点头,萧韵云的做法是对的。



被四辆车夹在中间,加上枪手袭击本来就是凶多吉少,而如果不冲出去的话,更是死路一条。本来前面两辆吉普在地理上就占优势,而且手里还有远程攻击武器,从它们身边穿过,危险性极高。



但是,华夏人有一句古话:富贵险中求。还有一句话说:置之死地而后生。



只要冲过两辆吉普的阻拦,凭借兰博基尼的速度,他们根本追不上来。



果然,看到兰博基尼向前跑,后面的两辆大众车上的枪手射击子弹的频率加快了许多。



刚才还跑在前面的两辆吉普措手不及,被兰博基尼一下子穿过,萧韵云低着头,双手控制着方向盘,油门踩到最大,拼了命的向前冲。



虽然后面还有零星的枪声,但是陆逸知道,两人安全了。



“吓死我了。”萧韵云拍着胸口说道。



谁知道,此话刚说出口,陆逸接下来的一句话让她差点奔溃。



“把车开回去。”陆逸说。



“什么?”萧韵云一声惊呼:“开回去?好不容易死里逃生,又回去?”



“我感觉这件事有些蹊跷。”陆逸脸色凝重,说:“按理说,他们伏击我们不成,我们跑了,他们应该追来才是,令人奇怪的是,为什么没有追过来?”



萧韵云一想,道:“你说得对,这件事是很奇怪。”



“回去看看吧,这件事情太蹊跷了,不回去看看,我心里不安。”陆逸说。



“你真要我陪你去死?”萧韵云直视陆逸的眼睛。



陆逸对她微微一下,说:“放心,只要有我在,永远不会让你受到伤害。”



萧韵云深深望了陆逸一眼,猛踩刹车,又是一个华丽的摆尾,掉头照原路返回。



十分钟之后,先前两人受到枪手袭击的地方已经出现在视线里,不过此地,两辆吉普和两辆大众都已经翻在原地。



果然有蹊跷。



陆逸心中一惊。



萧韵云奇怪的看了陆逸一眼,怎么什么事都让这家伙给说准了,好像有未卜先知的能力似的?



停了车,陆逸并没有下去。



萧韵云想都没想,打开车门,正要下车,却被陆逸一把拉住。



“怎么呢?”萧韵云不解地看着陆逸。



“先等等,看看有没有隐藏的敌人。”透过车窗,陆逸眼神锐利的扫向四周。



确定安全后,陆逸才下车。



“云姐,你在车里等我,防止万一。”听到陆逸的话,萧韵云又打响了车子,时刻准备有突然状况,好快速离开。



“救我……救我……”



陆逸刚走过去,就听到一个微弱的求救声,声音还有几分耳熟。



寻声看去,陆逸大吃一惊,这求救的人不是别人,而是马文才。再一看,马文才满脸是血,心口上还插着一柄匕首。



马文才怎么在这里?



怎么会受伤?



什么人要杀他?



救还是不救?



陆逸心思百转,这时,马文才又说了一句话。



“杀了……陆……陆逸……”



陆逸眼睛一眯,毅然转身,回到车上。



“怎么呢?”见陆逸脸色不好看,萧韵云问道。



“马文才要死了。”陆逸说。



“马伟才是谁啊?”萧韵云不明所以,问道。



陆逸说:“我们医院副院长的儿子,我跟他有点仇。”



萧韵云眼神古怪的看着陆逸,说:“有点仇?”



“那个,我揍过他,还把他老爹气吐血了两次。”陆逸尴尬的说。



萧韵云白了他一眼,问道:“现在怎么办?”



“我不知道。”陆逸说。



“他还能活吗?”萧韵云又问。



“如果我出手的话,他能活。我不出手,他必死无疑。”陆逸深吸了一口气,说:“我现在也不知道,要不要救他?”



“陆逸,这事不是针对你吧?”萧韵云问道。她总感觉今晚的事情有些蹊跷。先是车子爆炸,接着又遭遇枪手,现在马文才又身受重伤要死了。



怎么这一切都跟陆逸有关呢?



“显然是冲着我来的。我只是很好奇,到底是谁干的?行了云姐,我们走吧。”陆逸说。



“不救他了?”萧韵云惊问。



“不救了。”



“为什么?”萧韵云不解。



“先不说他受伤极重,就算我出手救他,也会让我耗损很大,至少一个月内我没有能力保护你。还有,我刚刚还听到他说了一句话。”陆逸说。



“什么话?”萧韵云问。



陆逸冷笑道:“他说,要杀了我。”



什么?



萧韵云震惊了。



一个人身受重伤,处生死边缘,居然还耿耿于怀要杀人,这得多大的仇啊?



“行,我听你的。”萧韵云非常干脆,直接发动车子走了。



  

章节目录

绝品神医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,阿里书籍只为原作者狐颜乱语的小说进行宣传。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狐颜乱语并收藏绝品神医最新章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