轰!



唐海燕一拳朝陆逸的胸口砸去。



来得好。



陆逸心里一喜。



他就在等唐海燕出手,他已经想好了,只要唐海燕一动手,他就用最快的速度废掉唐海燕。可就在陆逸准备出拳的瞬间,突然,斜地里伸过来一只手挡住了唐海燕的拳头。



唐海燕一愣,扭头,只见秦若白对他说道:“唐兄,算了吧,今天可是你的大喜日子,不宜动武!”



对于秦若白的话,唐海燕不敢不听。



“好,秦老弟,我听你的。”



唐海燕收回拳头,看着陆逸哈哈笑道:“小子,今天算你运气好,以后最好不要让我见到了你,否则……喂,你小子到底有没有在听?”



唐海燕都快被陆逸气疯了,一个小医生,竟然敢无视自己,太可恨了。



陆逸确实没听唐海燕说话,因为他的目光已经落到了秦若白的身上。



原本陆逸是想激怒唐海燕,让唐海燕出手,然后自己借机将唐海燕打残。这样的话,李老爷子就不会逼着李梦寒嫁给他了。毕竟,再有本事的人一旦成了残废,那终究就是废人了。



可哪想到,半路上竟然杀出一个程咬金。



“你是燕京秦家的人?”陆逸看着秦若白问。



秦若白有些意外,在江州还有人认识自己?



“没错,我叫秦若白,来自燕京秦家。”秦若白话音一落,周围的宾客中就响了一连串的惊叹声。



“原来他就是秦家二少啊,果然是一表人才。”



“是啊,生子当如秦若白。你看看他,那气场,那举止,可不是一般家族能培养出来的。”



“唐大少和秦二少关系这么亲密,难道唐家已经和秦家联盟了?”有眼尖的人发现了这个情况。



“真的假的?唐家要是有了秦家的支持,那咱们江州以后还有谁敢跟唐家叫板?得罪唐家就是得罪秦家啊。”



‘谁说不是呢,看来以后得和唐家多走动走动。”



萧韵云脸色也变得凝重起来,一个唐海燕就够难对付了,现在又冒出来一个秦家的二少,这个陆逸,还真能惹事啊。



听着人群中的议论声,秦若白情绪毫无波动,他看着陆逸笑着问道:“兄弟,怎么称呼你?”



“陆逸。”



姓陆?



秦若白眉毛一挑,显然,陆逸的姓刺激了他的神经。



“你是哪里人?”秦若白又问。



“我是哪里人关你屁事。”陆逸根本就没秦若白面子。在他看来,只要是秦家的人,都是自己的敌人。



老子又不是脑残,为什么要告诉敌人自己的信息。



陆逸此话一出,全场安静地落针可闻。



萧韵云扯了扯陆逸的衣角,用眼神示意他不要得罪秦家的人,可陆逸仿佛没看见似的,靠在宝马车头上,一脸轻松地望着秦若白。



秦若白一脸微笑,脸上看不到一点生气的样子,可他不生气,并不代表别人不生气。



唐海燕是第一个跳出来的,他指着陆逸骂道:“姓陆的,你丫的是不是不想活了,信不信老子现在就弄死你。”



在唐海燕看来,秦若白是他们唐家的贵客,又跟自己称兄道弟,在江州这一亩三分地上,他绝对不能让秦若白受委屈。



“一只死燕子,叫什么叫,信不信老子撕烂你的嘴。“陆逸连秦若白都不怕,就更不会怕唐海燕了。



何况他心里就希望唐海燕现在动手。



只要唐海燕动手,后面的一切事情都好解决了。



唐海燕暴怒,又准备对陆逸动手,却听秦若白说道:“唐兄,我刚才说的话你忘了吗?别忘了,你今天还有更重要的事情要做。”



秦若白虽然一脸微笑,但是语气坚决。



唐海燕迈出的脚又收了回来,狠狠瞪着陆逸,伸出两个手指做了个枪毙的动作,然后张狂的站到了秦若白的身后。



秦若白脸上笑容不减,对陆逸说:“你别介意,我也就是好奇问问,没关系,反正来日方长,有机会可以做个朋友。”



“做朋友没意思。”陆逸耸耸肩说。



“哦?那你认为做什么比较好?”秦若白一脸好奇。



陆逸看着秦若白,咧嘴笑道:“做敌人吧。我觉得做敌人比做朋友有意思。”



草!



陆逸话一说出口,就有人骂他了。



丫的,你竟然想跟秦少做敌人,你也不撒泡尿照照,你够格吗?



秦少这样的人中之龙,别说是江州,就是燕京,能跟他做敌人,而且敢跟他做敌人的,扳指头都能数出来,你丫的又算哪根葱?



秦若白没生气,旁边的其他宾客都生气了。



鹿老也从后面闪了出来,盯着陆逸神色不善道:“小子,你说话注意点,公子不跟你计较,不代表就没人跟你计较。”



“怎么,你想教训我?”陆逸看着鹿老不屑道:“老东西,有种就放马过来,别说小爷以小欺老,废你分分秒秒的事情。”



陆逸嘴上嚣张,可是心里却对鹿老充满了警惕。



他早就发现这个老家伙是秦若白的保镖了,想想秦家的背景,就知道这个老头肯定不简单。陆逸心里甚至在猜测,这个老东西没准就是从紫禁城里出来的。



陆逸之所以这么做,目的只有一个,那就是搅局。



他要把这团水搅浑,这样就可以借机发挥,达到自己的最终目的。



果然,鹿老在听到陆逸的话后,脸色顿时阴了下来,森冷的说道:“小子,你以为我不敢?”说着,鹿老就往前跨了一步,一副要跟陆逸动手的样子。



“鹿老!”秦若白低喝一声,“鹿老,你退下吧,今天是唐兄的大喜日子,一切都等今天过了再说。”



“是。”鹿老恭敬的站回秦若白的身后。



陆逸看到鹿老的表情,撇嘴道:“缩头乌龟。”



嚯——



鹿老猛然抬头,盯着陆逸,眼里杀机凶猛。



秦若白看着陆逸说道:“兄弟,多个朋友多条路,你不愿跟我做朋友也没关系,但没必要这么咄咄逼人吧?你知道有个词叫做‘祸从口出’吗?”



“祸从口出我不知道,但我知道,缩头的一定是乌龟。”陆逸讥笑道。



秦若白深深地望了陆逸一眼,突然对唐海燕说:“唐兄,我们进去吧,老爷子还等着我们在呢。”说完,秦若白就率先朝大厅就去。



唐海燕和鹿老紧跟在他身后。



日,就这么走了?



害老子白忙活了半天。



陆逸盯着秦若白的背影,眯起了眼睛。



秦家男儿尽枭雄,这句话不假啊。



陆逸知道,秦若白之所以阻拦唐海燕和鹿老出手,就是因为他看出了自己的目的,所以才忍着不出手。



这种人很可怕。



看来以后自己得小心点。



陆逸叹了口气,对萧韵云说:“云姐,我们也进去吧!”



  

章节目录

绝品神医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,阿里书籍只为原作者狐颜乱语的小说进行宣传。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狐颜乱语并收藏绝品神医最新章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