晚上六点,秦若白和鹿老带着唐海燕来到了龙盘山。



龙盘山位于江州北部,海拔三百米。



在山上,有一座仿江南园林的建筑,占地上百亩,气势恢宏。朱红色的大门上面,高悬着一块横匾,上面写着两个字。



叶宅!



大门两边,竖着两根石柱,石柱上刻着一副对联,秦若白一眼扫过去,轻声念出口:“虎贲三千,直扫幽燕之地;龙飞九五,重开尧舜之天。”



笔走龙蛇,气势冲天。



秦若白盯着对联足足盯了半分钟,才收回目光,赞叹道:“好字,好意境,如果我没猜错的话,这应该是叶老的手迹吧?”



说着,秦若白目光转到了鹿老脸上。



鹿老微微点头。



秦若白淡淡一笑,走上前叩响了门上的铜钉。



“来了——”



里面传来一个声音。



很快,门就打开了,一个老头出现在秦若白三人的面前,他穿着中山装,看起来是叶家的管家。



“你们找谁啊?”老头眼睛在秦若白三人身上扫了扫,一脸警惕。大户人家的管家,警惕心也比其他人要强一些。



秦若白对老头笑道:“叶老在家吗?麻烦你帮忙通报一声,就说燕京秦家秦若白来看他老爷子了。”



“好的,你们稍等。”老头说完,重新关上了门。



唐海燕一脸好奇,问道:“秦老弟,叶老就住在这里啊?”



“是啊,叶老在江州住了二十多年了。”秦若白心想,若不是当年那件事,叶老现在肯定也会和自己爷爷一样,叱咤风云吧。



没一会儿,刚才那个老头又打开了门,对秦若白和善道:“秦公子,老爷让你们进去。”



“谢谢!”



秦若白道了一声谢,跟在老头身后,走进了院子。



一进去,唐海燕就震撼了。



只见重楼叠阁,曲廊环绕亭院,假山奇石坐落其中,一湾溪水由西向东,更添几分江南婉约的雅致。



好一处风水宝地。



唐海燕心里感叹,这简直比他们唐家的风水还要好。



拐过好几道长廊,几人才来了院子最后面的一栋别墅,老头领着几人进屋,顿时,一股巨大的压力扑面而来。



就像猎人盯住了猎物似的。



这一刻,唐海燕真有怕屁股走人的冲动。



秦若白也是脚步一顿,深呼吸了一口气,说道:“唐兄,你就呆在外面吧,我怕里面的气氛不适合你。”



“好。”



唐海燕毫不犹豫的答应了。虽然他心里十分想见叶震天,但是面对这股压力的时候,他还是决定不见了。



“鹿老,你也在外面等我吧。”听到秦若白的话,鹿老就急了,“公子,还是让我跟在你身边吧,以防万一……”



鹿老话没说完,就见秦若白摆手笑道:“放心吧,叶老胸怀天下,是不会跟我这个晚辈计较的。”



说完,秦若白迈步进屋。



屋内,一个老人坐在椅子上喝茶。他理着平头,上身是一件洗的发白的白色衬衣,下身是一条深黑色的棉裤,脚上穿着布鞋。身体挺得笔直,眼神犀利的看着秦若白。



叶震天!



秦若白一眼就看出了老人的身份。



只是,巨大的压力让秦若白感觉胸口压抑。有一种无法动弹的感觉。很快,秦若白的额头就冒出了冷汗。



就在这个时候,叶震天收回犀利的目光,淡淡笑道:“你就是秦安的孙子?”



“叶老好,我叫秦若白。秦安是我爷爷。”秦若白恭敬的回答道。



“坐吧!”



秦若白椅子上坐了下来。



“你来见我有什么事?”叶震天问。



秦若白说:“我爷爷说,燕京太静了,想请你回去。昆仑二叔也是这个意思。”



昆仑,就是叶震天的儿子叶昆仑,现在执掌叶氏集团。



“太静了?你爷爷什么意思,是在向我宣战吗?”叶震天声音洪亮清晰,一点也不像是个年过花甲的老人。



“您老误会了,我爷爷是想请你去燕京做客。”秦若白不卑不亢的回答说。



“做客?你觉得爷爷会有这么好意吗?”叶震天眼神犀利的望着秦若白,顿时,秦若白只觉得自己周围的空气像是被凝固了一般,连呼吸都有些困难。



他知道,这是叶震天再给自己施压。这种曾经叱咤风云的人物,突然间发起威来,那种气势是让人很难承受的。



“我想我爷爷是善意的。”



“善意?”叶震天笑了,“小子,你还不够了解你爷爷,他是看到我这把老骨头还没死,他不放心呢。”



秦若白没想到叶震天这么直接,一时竟不知道怎么接话。



“行了,见也见了,你回去吧,告诉秦安,有机会我会到燕京看他的。”叶震天直接下了逐客令。



秦若白当然不好再坐下去,站起身说:“您老放心,您的话我一定一字不差的转告给我爷爷。说真的,若白也希望看到有一天您能像二十多年前一样,笑傲风云。”



“会的。”叶震天眼神坚定。



“既然如此,那若白就告辞了。”秦若白说完,转身就走,在快要出门的时候,秦若白回头望着叶震天道:“天心妹妹是在英国剑桥留学吧?”



闻言,叶老眉毛一挑:“怎么呢?”



“巧了,我大哥最近也要去英国。”说完,秦若白径直出了门。



屋内,叶震天脸色已经阴沉到了极点。



叶天心在英国留学,这件事只有叶家几个核心的人才知道,他没想到,秦家竟然知道了,不用说,这多半是秦家从叶昆仑口中得知的。



“想我叱咤一生,怎么就生了个不争气的东西。”叶震天怒道。



“二爷这些年在燕京,想必也很不容易。”突然一个声音响起,接着,一个戴着面具,穿着长袍的男人出现在叶震天的身旁。



“再不容易,也不该和秦家沟壑一气。秦安是什么,他是吃肉不吐骨头的狼,老二居然还想跟他和解,太天真了。”叶震天有些恨铁不成钢。



叶家和秦家仇怨甚深,不可能有和解的余地,虽然多次叶昆仑想和秦家和解,但都被叶震天阻止,让可没叶昆仑到现在都还死心。



叶震天叹了口气,对面具人说道:“鬼仆,给天心打个电话,让她准备提前回国。还有,盯紧秦家那小子,我倒要看看,他来江州到底做什么。”



“是。”



面具人应了一声,转身消失。



屋内,只剩下叶震天一个人了,他端起茶杯喝了一口,目视远方,喃喃道:“无双,二十多年了,你该回来吧?”



  

章节目录

绝品神医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,阿里书籍只为原作者狐颜乱语的小说进行宣传。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狐颜乱语并收藏绝品神医最新章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