李梦寒一直跑到自己办公室里,脸上都还在发烧。



“这个死流氓,大混蛋,大早上的竟然做这种事,太可恶了。”李梦寒愤愤的骂了一句,不禁又想到了刚才看到陆逸的那里。



那么大,谁受得了啊?



天衣集团,总裁办公室。



萧韵云听到手机那头李梦寒骂陆逸流氓,萧韵云得意大笑。刚才那些声音并不是她亲口唱的,而是播放的电脑视频。



“云姐,你还好意思笑,都怪你。”陆逸心里郁闷极了,想老子还没解决处男的问题,就先被李梦寒看光了,妈蛋,这让老子以后怎么活啊。



“别不好意思,李梦寒是学医的,她都懂,她会理解你的。”萧韵云说完,门外传来了敲门声,“好了,我不跟你说了,我还有事。”



萧韵云挂了电话,坐正身子,然后拿着笔在文件上批示着,等恢复了美女总裁的样子后,她才轻声道:“请进。”



门打开了,张小蕾走了进来。



“萧总。”



张小蕾叫了一声。



看到是张小蕾,萧韵云笑了笑,问道:“会议讨论的怎么样?”



“还是老样子,一群人吵得不可开交。有人支持,有人反对,但大多数人都不支持萧总进军医药行业。”张小蕾回答说。



萧韵云冷笑道:“没事,让他们继续吵,等他们有结果的时候,我的药品就上市了。”



听到这话,张小蕾霍然抬头,不可思议的望着萧韵云,萧总什么时候开始研制药品的,自己怎么不知道?



接着萧韵云又说:“小蕾,这段时间你好好休息,如果顺利的话,三个月左右我们的药品就要上市了,到时候有你忙的。”



“嗯。”张小蕾点点头。



“行了,没事你就先去忙吧。”萧韵云说完,低头去看文件了。



张小蕾望了望萧韵云,欲言又止。



见张小蕾没动,萧韵云抬头望着她,“你还有事?”



“萧总,我想请半天假。”张小蕾说。



“请假?”



萧韵云有些意外,张小蕾跟着她好几年,从来没有请过假,此刻突然听她说要请假,萧韵云有些奇怪,问道:“你请假干什么?”



“头有些痛,想去医院看看。萧总,我只请半天假,下午上班的时候就回来。”张小蕾有气无力地说。



萧韵云放下了手中的笔,走到张小蕾的面前,关心地说:“要不我给陆逸打个电话,让他来给你瞧瞧?”



“谢谢萧总,陆逸是大主任,手头事情多,我可不敢麻烦他。”显然,张小蕾心里对陆逸很不感冒。



萧韵云又道:“那我陪你去医院吧。”



“不用了萧总,我就是点小问题,没什么大问题,公司事情多,离不开您。”张小蕾拒绝了萧韵云的好意。



“那好吧,你自己去吧,多注意身体。”



张小蕾嗯了一声,向门外走去,走到门口的时候,张小蕾又停下来脚步,转身望着萧韵云,眼神复杂。



“怎么呢?”萧韵云问。



“没什么。”张晓蕾对着萧韵云一笑,说:“萧总,谢谢你!”



张小蕾说完,转身出门。



“这丫头,今天怎么怪怪的。”萧韵云笑了笑,拿起笔继续批示文件。



唐家,因为秦若白的到来,多了一份喜庆。



巨大的餐桌上,摆满了一桌子美味佳肴。



唐老爷子一边吃饭,一直和秦若白聊着,看气氛差不多了,唐老爷子才问道:“若白,你这次来江州是有什么要紧事吗?”



“也没什么要紧事,就是来见一位长辈。”秦若白对唐海燕说:“唐兄,要是你晚上没什么事的话,就随我一起去吧。”



“这,这好吗?”唐海燕心里秦若白是来见叶震天的,虽然唐海燕心里十分想见一见传说中的商界奇才,但却也不敢直接答应。他怕引起秦若白的不满。



秦若白笑道:“唐兄,你是我兄弟,一起去见见也不妨事。”



“那好吧。”唐海燕尽量控制住自己内心的激动,端起酒杯敬了秦若白一杯。



唐老爷子也很满意,秦若白去见叶震天这么重要的人,都愿意带着唐海燕,由此说明,秦家是真的把唐家当自己人了。



接下来,一阵觥筹交错。



就在用餐快要完毕的时候,一直默默吃菜的鹿老手机响了起来,看了一眼手机,鹿老抬头望着秦若白。



秦若白微微点头。



然后,鹿老起身离席,连声招呼都没打就走了。



唐海燕眉毛一皱,这个老家伙,也太不给面子了吧?



见唐海燕不满,秦若白忙说:“鹿老在我们秦家三十年了,可以说是看着我长大的,他的性格孤僻,对我爷爷也是这样。老爷子,唐兄,鹿老要是有什么不对,若白代他向你们道歉。”



唐海燕本来对鹿老有气,听秦若白这么一解释,他心里的气立刻消了,说道:“秦老弟你严重了,我们怎么会怪鹿老呢。是吧,爷爷?”



“嗯。”唐老爷子含笑点头。



相比唐海燕,唐老爷子心里对鹿老多了一个心眼,这个老头能在秦家呆三十年,不简单啊!



鹿老从唐家出来,轻车熟路的来到一家茶馆。



径直进了雅间。



房间里,已经有一个人在等他了。



如果萧韵云或者是陆逸在这,肯定会惊呼出声,因为鹿老来见的人,居然是他们的熟人,张小蕾。



鹿老进了屋,直接问张小蕾:“军刀在哪里?”



“我……我不知道。”张小蕾声音颤抖,她低着头,浑身都在发抖,显然,她很害怕面前这个老头。



“我要的配方呢?”鹿老又问。



“我……我不知道。”



啪!



张小蕾刚说完,鹿老就一只巴掌抽在她的脸上,只见鹿老冷声道:“一问三不知,我要你还有何用?”



听到这话,张小蕾吓得浑身颤栗,哭着求饶道:“主人,求你再给我一次机会,萧韵云的配方我会很快弄到手的。”



“很快是多久?我都给你好几年时间了,我等得起,公子他也等不起。”



公子?



听到这两个字,张小蕾脑海里出现了一个魔鬼般的笑容,顿时,她的心一下紧缩起来,就好像冰凉的蛇爬上了脊背。



“我再给你一个月的时间,如果再拿不到配方,后果你是知道的。”鹿老说完,转身离开了雅间。



  

章节目录

绝品神医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,阿里书籍只为原作者狐颜乱语的小说进行宣传。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狐颜乱语并收藏绝品神医最新章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