二楼,中医科病房。



门口,围着好几个医生护士。



田医生领着陆逸匆匆赶来,看到大家都围在门口,他脸色一沉,喝道:“不是叫你们看着那孩子呢,怎么都呆在这里。”



“田医生,那孩子发狂了,我们看不住。”一个男医生惊恐的说。



“没用的东西。”田医生怒着推开了房门。



顿时,一股冷气扑面而来,陆逸站在门口,放眼望去,只见房内黑乎乎的,连个人影都看不清楚,阴森森的。



陆逸皱着眉问:“怎么不开灯?”



“陆主任,您有所不知,这小孩怕光,只要有光,他就会乱叫。”田医生一边解释,一边点燃蜡烛。



在两根烛光的照耀下,陆逸终于看清了男孩的模样。



他年纪不过五六岁,光着身子坐在床上,头发都快掉光了,浑身长满了红斑,最恐怖的是,他正在咬自己的手臂。



“不好,他要吸血,小李,赶紧按住他。”田医生冲身后的年轻医生喊道。



小李一脸害怕,畏缩着不敢上前。



看到小李这个样子,田医生又气又急,吼道:“怂包。”骂完,田医生上前就要亲自动手。



“算了,我来吧。”陆逸说。



听到这话,田医生又狠狠瞪了小李一眼。



陆逸走到了男孩面前,刚抓住男孩的手,猛然,男孩霍然抬起头,眼露凶光,对着陆逸咬牙咧嘴。



让人惊恐的是,男孩嘴里长得两颗二十毫米长的獠牙,上面沾满了鲜血。



显然,他刚才是在吸自己手臂上的血。



陆逸被吓得一跳,快速往后退了一步,眼神死死地盯着男孩,问田医生说:“这孩子叫什么名字?”



“小光。”



“他父母呢?”陆逸又问。



“他是个孤儿。”田医生解释说:“我听孤儿院的院长讲,这孩子五年来身体一直很好,就在前几天才突然掉头发,长獠牙,身上起红斑。当时孤儿院的人也没在意,直到这孩子咬了别的孩子,并吸他们的血,这才引起孤儿院的注意,所以就把小光送到了我们医院。”



陆逸观察着一阵,说:“他发病的时候具体有什么症状?”



“身上起红斑,腹痛,偶尔还会呕吐,精神很不稳定,而且还要吸人血,似乎只有喝了血他的痛苦才能缓解一些。”田医生皱着眉说。从医几十年来,他还是第一次见到这么奇怪的病。



陆逸盯着男孩,仔细观察了一阵后,对田医生说:“你们先出去吧,这里交给我吧。”



“这……”田医生有些犹豫。



陆逸笑着说:“别墨迹了,有我在你就放一万个心吧。”



“那您小心点。”



“嗯。”



等田医生和小李出去之后,陆逸把门反锁,转身朝男孩走去。



见陆逸靠近,男孩神色紧张,双眼死死的盯着陆逸,咧嘴发出“滋滋”的声音,似乎在警告陆逸不要靠近他。



陆逸不以为意,径直走到病床面前,然后对着男孩笑道:“别怕,我是神医,专门给你治病的。”



说完,陆逸闪电般的出手,一只手放在男孩的脉搏上,一手卡住男孩的脖子,他这么做是防止在探查脉象的时候男孩乱咬。



“嗷嗷——”



顿时,男孩嘴里发出了狼嚎般的叫声。



听到叫声,门外的田医生急道:“陆主任,您还好吗?”



“没事。”



陆逸回应了一声,继续给男孩把脉。



“嗯?”



过了半分钟,陆逸一震,惊呼道:“血脉逆流!”



陆逸非常吃惊,男孩的血脉走向跟常人不一样,常人是顺流的,而男孩是逆流的。



接着,陆逸又听了听男孩的心跳。



不听不知道,一听吓一跳。



男孩的心脏竟然长在左边。



刹那,陆逸脸色变得十分凝重,自言自语道:“血脉逆流,心脏也长在左边,这怎么跟师父说的那种病那么像?”



为了慎重起见,陆逸用力一巴掌拍在男孩的心口上。



“噗!”



男孩张嘴吐出一口紫色血液,血液洒在被子上,将被子烧出一个大洞,似乎这不是血液,而是硫酸。



看到这一幕,陆逸吃了一惊,“靠,还真是那种病。”



这个时候,男孩的叫声更凄厉了,“呜——嗷——”



陆逸收回手,望着男孩,眼神怜悯道:“小光,你放心吧,我会治好你的。”



男孩似乎听懂了,望陆逸的眼神柔和了一些。



“好好休息吧。”陆逸对男孩一笑,走出了病房。



看见陆逸出来,田医生忙上前问道:“陆主任,怎么样了?”



“比我预想的要好一些。”陆逸吩咐田医生说:“从明天开始,别给他吃东西。待会儿我给你写个方子,你照着方子煎了给他喝,记住,半个小时就要给他喝一次,连续三天不能停。”



说完,陆逸补充道:“对了,白天打开窗户,让他多晒阳光。还有,你要给我准备三升新鲜的黑狗的血。”



田医生惊讶道:“您要这么多黑狗血干什么?”



“治病。”



听到陆逸的话,田医生脸色一喜,问道:“陆主任,您要给小光治病?”



陆逸点点头,说:“小光的病因我已经知道了,我要准备一下,三天后给正式给他治疗。田医生,记住我说的话,不管出现什么状况,都要按说的对,明白吗?”



“您放心吧,我一定按您的吩咐办。”



田医生很高兴,毕竟,看到一个孩子受病痛折磨,他心里也不是滋味。



陆逸写了个方子给田医生,这才回到房间。



他刚喝了一口水,手机就响了起来,掏出来一看,只见来电显示是萧韵云,陆逸按下接听键,笑呵呵的说:“云姐,这么晚了你还没睡啊?”



“某人都不回来陪我,我孤枕难眠,睡不着啊。”



隔着电话线,陆逸仿佛已经看见,萧韵云穿着睡衣躺在那张宽大的席梦思上,正等待着自己回去。



“别开玩笑了,云姐,你找我有事吗?”陆逸问。



萧韵云笑道:“没什么事,我就是问问你,你今晚回来睡吗?”



“不回来了。”陆逸说:“恐怕这几天我都回不来了,医院收了个小孩,病得很重,我把治好了就回来。”



“那行,你自己照顾好身体,别太累了。”萧韵云说完,挂断了电话。



陆逸心里暖洋洋的,萧韵云就是这样,总是这么善解人意。



挂断电话,陆逸把手机卡取了下来,接着换上了另外一张卡,然后在键盘上按了一串数字,等电话接通后,陆逸说道:“师父……”



  

章节目录

绝品神医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,阿里书籍只为原作者狐颜乱语的小说进行宣传。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狐颜乱语并收藏绝品神医最新章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