“陆逸,你怎么呢?”李梦寒不愧是医生,见到陆逸晕倒了,她的反应还比较冷静,连忙出手查探陆逸的身体状况。



可就在这时,李梦寒感觉胸前的敏感部位好像被什么咬着了,痒痒的,麻麻的,这种感觉很奇怪。



什么东西?



李梦寒低头一看,只见陆逸的嘴正好咬在自己胸前,最可恨的是,这个色狼还一脸陶醉,隔着衣服用舌头舔自己的胸部。



“登徒子。”李梦寒气极,一巴掌抽在陆逸头上。



陆逸都快醉了,虽然见识过李梦寒胸前的伟岸,可是真实体会到了,他才知道什么叫做波涛汹涌。此刻,他就像置身在一片广阔的海洋中,被醉人的奶香包围。



靠,这妮子居然还有体香。



陆逸既吃惊又兴奋。



根据他这么多年学医的经验,知道一千个人中也难有一个天生体香的人,而且现在是隔着衣服,他都能感受到李梦寒胸前醉人的香气。



莫非李梦寒是“醉乳”?



难道传说中的*被自己遇到了?



陆逸越想越激动。



可就在这个时候,脑袋上突然一阵剧痛,陆逸还没来得及叫喊,就觉身子一空,“扑通”摔在地上,后脑勺跟地面来了个亲密接触。



不好!



陆逸还没喊出声,就觉得天旋地转,晕了过去。



“色胚,你给我起来。”李梦寒气不打一处来,冲陆逸吼道。这个死色狼,居然趁机占自己便宜,太可恨了。



李梦寒喊了一声,地上的陆逸一动不动。



“喂,我说你别装了,信不信我揍你。”李梦寒说着,还真踹了陆逸一脚。



可陆逸依然没有反应。



李梦寒蹲下身子一看,才发现陆逸真的晕过去了,呼吸很微弱,而且陆逸的右手一片血肉模糊,鲜血淋淋。



顿时,李梦寒的眼泪哗啦流了出来。



“你个死坏蛋,出去一下怎么弄成这样了,呜呜……”李梦寒一边哭,一边掏出手机慌忙打电话。



江州医院家属院。



马大志坐在太师椅上,他脸红如火,眼里充满了血丝,一看就是肝火旺盛的征兆。



“太可恨了,林春秋居然让我休息,这不是摆明了想把我赶出医院吗?还有陆逸那小子,自从来了院里后,处处与我作对,现在还和林春秋联手一起整我,实在太可恶了。”



马大志恨声道。



听到陆逸这两个字,马文才眼里蹭的也冒出了火星。



陆逸,又是陆逸,这个狗、日的,揍了我两次也就算了,还两次把我老子气吐血,你他妈难道是我命里的克星?



“爸,绝不能放过陆逸。”马文才咬牙道。



“我知道,这笔账我迟早要跟他们算的。不仅是陆逸,还有林春秋,我要让这个老东西身败名裂,身不如死。”马大志越说越气。



这两天呆到家里,马大志才算真正体会到了什么叫做世态炎凉。以前在医院,他是手握重权的常务副院长,下面哪一个见到他不是点头哈腰,鞍前马后,可现在呢,呆在家里空荡荡的,不仅没人上门问候,连喝口茶都要自己亲力亲为。



而这一切,都是拜林春秋和陆逸所赐。



马大志如何不恨。



他现在对林院长和陆逸是恨之入骨,恨不能饮其血,吃其肉。



马大志压制住内心的火气,摆手道:“算了,这些事回头再说。对了文才,你和艳茹搞对象的事情怎么样了?”



不提这茬还好,一提马文才更是怒火冲天。



“这几天艳茹都不理我了。”



“不理你了?”马大志脸色一变,问道:“怎么回事?是不是你惹艳茹生气了?文才啊,我给你说,女人要靠哄,该花钱的时候绝不能含糊,你如果差钱的话尽管跟我说,你爸这些年来还是攒了一些钱的。”



“爸,这不是钱的事。”马文才无语了,怎么一提到男人和女人的事,自己的父亲首先想到的是钱。



“不是钱的问题,那是什么问题?难道是你喜欢李梦寒的事情被艳茹知道了?”



听到马大志的话,马文才更无语了,说:“不关李梦寒的事,是陆逸。”



“陆逸?关这小子什么事?难道他想追艳茹,哼,真是癞蛤蟆想吃天鹅肉,也不撒泡尿看看自己什么德行。”



马文才吃惊的望着马大志,直到今天,他发现在自己的父亲的想象力竟然是如此的丰富,真不知道当年怎么选了卫生行业,以父亲的想象力要是写小说,那什么琼瑶桐华这些人还不得靠边站?



“爸,陆逸那王八蛋抽了艳茹。”



“什么?”马大志惊呼道:“陆逸吃了雄心豹子胆,连副市长的千金也敢打?”



“您还是他领导呢,他连你都敢得罪,还会怕艳茹这个弱女子?”马文才说:“那天晚宴,陆逸大庭广众之下抽了艳茹的巴掌。”



“具体怎么回事儿?你给我说说。”



随后,马文才便把那天晚宴上的事情原原本本的给马大志说了一遍,听完后,马大志心中的怒火蹭点冒了出来,“啪”的一巴掌拍在书桌上,怒道:“太可恶了。姓陆的,我们马家跟你有什么仇,你竟然这么对付我们。”



“就是因为这样,艳茹到现在都不理我。”马文才苦声道。



“艳茹被打了,杨副市长知道吗?他说了什么没有?”马大志最关心的就是杨副市长的态度。



马文才叹气道:“杨副市长当然知道了,他很生气。昨天我去杨家,杨副市长跟我说,如果我还想和艳茹在一起,就先处理好陆逸的问题,否则让我这辈子都别进杨家的门了。”



马大志的眉头皱了起来。



“爸,你说我现在该怎么办?”



“还能怎么办,当然是照杨副市长的意思办啊,再说了,杨副市长这个靠山,我们不能丢失。”马大志知道,他一旦没了靠山,很快就被就林院长赶出医院。



“可是陆逸——”



“陆逸交给我吧。”马大志对马文才说:“原本我还想等你和艳茹的关系稳定之后再动手,现在看来,等不了那么久了。”



听到这话,马文才心里一惊,问道:“爸,你的意思……”



“除掉陆逸!”



  

章节目录

绝品神医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,阿里书籍只为原作者狐颜乱语的小说进行宣传。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狐颜乱语并收藏绝品神医最新章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