哐!



陆逸重重地砸在地上,张口喷出一口血。



军刀神色冷漠,握着拳头一步步靠近陆逸,诡异的是,此刻军刀的右手被一团血光包裹,指尖的白骨森然可见。



“血爆!”



看到这一幕,陆逸想到了陆无双提到的一种功夫。



以全身之血,融入身体某处的骨头中,瞬间提成几倍的战力,将身体潜能完全发挥出来,这种功夫,称之为血爆。



血爆是紫禁城的不传之秘,只有核心人员才有资格修炼。



多年前,陆无双和紫禁城的老怪物交手的时候,就领教过血爆的厉害。陆逸出山之前,陆无双特别交代陆逸,如果以后遇到会血爆的高手,能躲的躲,不能躲就杀。



今天这种状况,躲是躲不掉了。



陆逸从地上爬起来,擦掉嘴角的血迹,盯着向他逐渐靠拢的军刀,冷声道:“今天,我必杀你!”



“我说了,想杀我,你还不够资格。”军刀说完,整个人像脱了缰绳的野马,迅猛的朝陆逸撞了过来。



嚯——



陆逸身体化成一道魅影,形成三角形朝旁边移开,避开军刀的拳头。



嘭!



军刀的拳头击在空气中,一拳血光炸开。



陆逸暗自庆幸,幸好自己的速度比军刀快,否则真的会被这个家伙打碎。



不过这个时候,陆逸也发狂了,调动全身的内劲,将九转金身决发挥到极致,刹那,他整个人就像是披了金甲的战神,冲向了军刀。



“来得好。”军刀大吼一声,对着陆逸挥出了拳头。



砰。



砰砰。



连续撞击三拳。



蹭——蹭——蹭——



军刀被击退七八步才站稳,反观陆逸,则依旧站在原地。军刀有些意外,他没想到,自己使用血爆之后,陆逸还能承受他的拳头。



军刀望着陆逸,笑着说道:“有点意思!”



哇——



军刀话音刚落,陆逸嘴里便喷出一大口血,脸色也苍白了几分。



刚才交手,陆逸看似占了上风,实则已经受了内伤。



“不愧是紫禁城的不传之秘,果然厉害,可这又能怎么样呢,你注定还是要死。”陆逸说完,一轰向军刀。



平平淡淡的一拳,甚至,陆逸连九转金身决都没有使用。



看到陆逸的招式,军刀诧异。



他疯了吗?



难道不知道我用了血爆之后已经将力量提升了三倍。



“既然成心找死,我成全你。”军刀站在原地,等陆逸出现在他面前后,他才对准陆逸的拳头一拳轰了出去。



噗——



拳头还没撞击在一起,仅仅是内劲,就已经将陆逸震退了三步,趁此机会,军刀的拳头直直的朝陆逸心脏击去。



看见近在咫尺的陆逸,军刀心里放松了,他知道,等他这一拳砸实后,陆逸就会到地狱报到了



胜利就在眼前。



“吼。”军刀兴奋地大吼一声。



可就在这个时候,陆逸突然抬起了头,望着军刀咧嘴一笑。



“不好!”这个念头刚在军刀脑子里响起,异变突生,只见陆逸整个人竟然从原地消失了。



人呢?



怎么不见了?



军刀微微一怔,可就在这个时候,他只觉得一阵微风从他面前而过,紧接着,心口上传来一阵透心凉。



怎么回事儿?



军刀低头一看,不知道什么,心口上被插着三根金针。在阳光下的照耀下,三根金针闪耀着璀璨的光芒,十分刺眼。



就在这个时候,“啵”的一声,军刀面前的空气像水纹一样向四周散开,紧接着,陆逸重新出现在在他的面前。



“你这是什么邪术?”军刀惊恐地问道。



“邪术?”陆逸好笑道:“难道紫禁城的那些老家伙们没有告诉过你,什么是匿杀?”



“匿杀?你是说九转金身决第二转的终极必杀技——匿杀?”军刀震惊的望着陆逸,喃喃道:“不可能,绝对不可能,陆无双在你这个年纪的时候都没有学会匿杀,我不相信你能学会。”



靠,你这是质疑小爷的天赋啊。



陆逸不高兴了,骂道:“傻叉,你没听说青出于蓝而胜于蓝吗?就算没听过,你也应该知道长江后浪推前浪,一代要比一代强的道理吧?”



“即便学会了匿杀又能怎么样,你以为能杀得了我吗?”军刀不屑道。



“怎么,你以为你还有反抗的机会?”陆逸望了军刀胸前的金针一眼,嘿嘿笑道:“现在的你,半条命都踏进棺材了,就算神仙来了也救不了你。”



“别危言耸听了。你以为凭这三根金针就能杀了我?笑话。”军刀不以为意,在他看来,陆逸纯粹就是想从心理上让自己产生怯意。



高手过招,往往不是赢在一招一式,而是从心理上击溃了对手,从而取得胜利。



这也是军刀并没有把陆逸的话放在心上的原因。因为他知道,此时此刻,他不能退缩,更不能在心理上败给陆逸。



否则,他就真的败了。



可事情的结果远远超出了军刀的意外。



陆逸看着军刀笑道:“你来杀我之前调查过我吧,资料上应该有写我的职业吧?难道你不知道,医生想杀一个人其实是一件很简单的事情吗?”



嚯——



军刀脸色惨变,与此同时,心口处传来一阵钻心的疼痛,紧接着,只见军刀手臂上的皮肤快速变成黑紫色。



“居然下毒,你这个卑鄙的小人。”军刀咬着牙恨声道。



“卑鄙?”听到这两个字,陆逸哈哈大笑,“你我本是敌人,何来卑鄙一说?再说呢,是你来找我麻烦的,现在居然又说我卑鄙,不要脸。”



陆逸话音刚落,军刀脸上皮肤也变成了黑紫色。



很快,军刀就惨叫起来。



“我恨啊——”最后,军刀忍不住厉叫一声,接着头一歪,庞大的身躯倒在地上,惨死了。



紫禁城的传人,就这么死在了陆逸手里。



陆逸蹲下身子,将军刀心口的三根金针拔出放进针夹,做完这些后,他又从兜里拿出来一个小瓷瓶,从里面倒出来一点粉末,洒在军刀身上。



瞬间,军刀的身体发出“滋滋”的声响,接着一阵恶臭扑鼻,半分钟后,军刀的尸体不见了,地上只留下一滩水。



“师父给的化尸粉还真不错。”陆逸小心翼翼的收好瓷瓶,这才走出巷子。



李梦寒在餐厅等了半天还不见陆逸回来,脾气又上来了,“死陆逸,再让我见到你,我非打残你不可。”



陆逸刚走到门口,就听到李梦寒的话,走顿时吓得一跳,接着,只见陆逸眼珠子一转,喊道:“梦寒——”



“陆逸!”看到陆逸回来,李梦寒脸上一喜,接着一巴掌重重拍在桌上,朝陆逸吼道:“你把老娘一个人丢在这里,你居然还敢回来。”



“梦寒,你听我说,我……”陆逸说着,整个人就往地上倒去。



“陆逸你怎么呢?”



李梦寒脸色一变,快跑过来,将陆逸紧紧搂在怀里,她没发现,此刻,她胸前的鼓胀的部位正要压着陆逸的脸。



擦,真大,真软。



陆逸再也忍不住,悄悄伸出了舌头……



  

章节目录

绝品神医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,阿里书籍只为原作者狐颜乱语的小说进行宣传。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狐颜乱语并收藏绝品神医最新章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