叶震天!



听到这个名字,唐海燕脸色大变。



在江州,你可以不知道市委书记是谁,可以不知道市长是谁,甚至连江州历史不知道都没问题,但是绝对不能不知道叶震天。



叶震天是一个传奇人物。



五十年前,叶震天还是一个十七八岁的少年,名不见经传,然而他只用了短短二十年,就创办了全球五百强的叶氏集团。



而他本人,也坐上了华夏首富的宝座。



成了首富的叶震天并没有满足现状,而是将叶氏集团旗下的金融、地产、电子商务、服装等拆分上市,叶氏集团一路高歌猛进,快速成为华夏民营企业的龙头,资产超过万亿。



一时间,江州叶家与燕京曹家、香江李家、台南郭家并称华夏商界四大家族。



然而,高处不胜寒。



多年在商场的摸爬滚打,让叶震天更能体会到打江山易,守江山难的道理,特别是身处巅峰的时候,他每走一步都是如履薄冰。



可是,还是出了状况。



二十年前,就在叶家如日中天的时候,叶震天突然消失了,庞大的叶氏集团群龙无首,濒临倒闭。



幸好叶家老二叶昆仑力挽狂澜,保住了叶氏集团。



但外界更关注的是叶震天的消息。



说来也奇怪,二十年来,任何媒体都没有刊登过叶震天的消息,叶震天这个人就像从没存在过似的。



可江州人民都还记得他。



因为当年江州城建的时候,叶震天个人捐了上百亿的资金,叶氏集团又义捐了几十所希望小学和医院。



这么多年来,叶震天一直住在江州人民的心里。



“爷爷,叶老住在江州?我怎么没听说过?”唐海燕问。按理说,像叶震天这种身份的人,如果住在江州的话,自己没理由不知道。



“别说是你,当时我知道这个消息的时候也是大吃一惊。”唐老爷子叹道:“叶老一代枭雄,若不是当年那件事,只怕现在还在笑傲风云吧。”



听到唐老爷子话,唐海燕眸光闪动,说道:“爷爷,难道当年叶老突然消失,还有什么秘辛不成?”



唐老爷子颔首道:“叶老被陆无双连累,差点连命都葬送了,当年要不是有大人物发话,叶氏集团早就被别人吞并了。”



陆无双?



唐海燕皱了皱眉,不知道为什么,听到姓陆的,他就想到了陆逸,接着,唐海燕又问:“爷爷,陆无双是什么人?”



“一个禁忌人物!”唐老爷子沉声道。



“禁忌,有这么夸张吗?”唐海燕有些不屑。



“一点也不夸张。”唐老爷子说:“仅凭一己之力,力挫燕京三大顶尖豪门,差点拆了紫禁城,你说这样的人物,是不是禁忌?”



唐海燕倏然一惊。



“要真如爷爷所说,那这个陆无双太可怕了。”



“是啊,二十年前,陆无双从燕京消失,即便过了这么多年,燕京很多人到现在都还睡不着觉。”说到这里,唐老爷子抬起了头,慢悠悠地说道:“我有预感,陆无双会回来的。”



“他要是回来了,岂不会天下大乱?”唐海燕惊呼道。



唐老爷子点点头,面色凝重道:“小燕,我今天叫你来,就是想告诉你一件事。我们现在和秦家是一条船上的人了,而秦家,就是陆无双的头号仇敌。”



“什么?”



唐海燕脸色都白了,问道:“爷爷,既然秦家有陆无双这么强大的敌人,我们为什么还要攀附,这样太危险了吧?”



唐老爷子望着唐海燕笑了笑,说:“自古以来,富贵险中求。”



唐海燕震惊的望着唐老爷子。



爷爷这是要豪赌吗?



这个时候,唐老爷子又说话了,唐老爷子说:“唐家发展至今,已经到了瓶颈阶段,下一步我们要进军全国,必须依靠强大的后援。而作为燕京第一豪门的秦家,就是我们最好的选择。”



“爷爷,这样的话风险是不是有些太大了?”



“你是指陆无双吗?二十年前秦家没输,二十年后秦家照样不会输。”唐老爷子叮嘱唐海燕:“以后只要是关于只陆无双的消息,你要不惜一切代价弄到手,这样我们的胜算便会又多一分。”



“我明白。”唐海燕的心情有些沉重。



“明白就好。行了,你先出去吧。”



唐海燕从老爷子书房出来,掏出手机拨了一个电话出去,电话接通,唐海燕问道:“你查的怎么样了?”



“早搞定了,资料马上传到你手机上。”电话挂断不过三秒,唐海燕就收到了新邮件,打开看了一眼,唐海燕嘴角露出了冷笑:“一个小医生,也敢跟我抢女人,找死。”



说完,唐海燕把邮件转发出去,很快,他的电话就响了起来。



“少年,资料我看了,您有什么吩咐?”电话那头传来一个浑厚的男中音。



“让他永远的消失。”



餐厅里,陆逸被李梦寒逼得都快哭了。



“梦寒,我觉得像你这么漂亮的女孩,应该会有很多高富帅喜欢的,你不用非赖着我这个小屌丝吧?”



“陆逸,我最后问你一遍,你到底帮不帮我,不帮我的话我现在就喊非礼。”李梦寒说着,就要解开衣扣。



奶奶滴,这女人太歹毒了。



陆逸无奈,只好点了点头,正在他抬头的瞬间,门口一道人影吸引了他的目光。



那是一个三十多岁中年人,留着板寸头,穿着黑色t恤,浑身肌肉就像小山包似的,在陆逸看他的时候,他的目光也盯在陆逸身上。



瞬间,陆逸只觉得股压力如高山大海,气势磅礴,而且那股压力无处不在,犹如一道实质的墙壁,将空气都隔开了似的,让人地呼吸都变得困难起来。



高手!



陆逸眼睛一眯,对李梦寒说:“我出去一下。”



说完,陆逸起身,出了餐厅,直接向街边一条清净的小巷子走去。那个中年人跟随陆逸,也走进了巷子。



走了差不多四五十米,陆逸停住脚步,于此同时,中年人也停下了脚步。



陆逸转身,望着中年人笑道:“你是来找我麻烦的?”



“不,我是来杀你的。”中年人咧嘴笑道。笑容中有着浓烈的杀机。



  

章节目录

绝品神医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,阿里书籍只为原作者狐颜乱语的小说进行宣传。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狐颜乱语并收藏绝品神医最新章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