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二天下午,陆逸还没吃饭就被张小蕾带到了公司。



这是陆逸第一次来天衣集团。



天衣集团主要是做服装的,三十层的大楼,装的宽敞明亮,来来往往的人员工异常忙碌。陆逸刚走进去,眼睛都盯着穿着职业装的女员工使劲瞄,一个个都裹着丝袜穿着高跟鞋,看的陆逸都快要流口水了。



丫的,在这上班的男人真幸福。陆逸开始有点羡慕了。



看到他没出息的表情,张小蕾嘴角露出不屑:“瞧你这点德行,跟没见过女的似的。”



“这你就不懂了吧,我不是没见过女的,只见没见过像她们这样的。”陆逸指了指几个女员工,对张小蕾说:“你看看她们,个个颜值高,身材好,关键是脸上的微笑让人舒服,不像某人,成天板着脸,一副大姨妈来了不走的表情。”



“你是在说我?”张小蕾停下脚步,冷眼盯着陆逸。



“我可没说你。”陆逸否认。



“你就是在说我。”



“那你知道还问。”陆逸撇嘴,心想这女人是不是脑子有病,明知道自己说的是她,还问这么清楚干啥?



张小蕾忍着怒气,寒声说道:“陆逸,我不知道你用了什么方法让萧总那么相信你。不过我要警告你,你要是敢对萧总有非分之想,别怪我对你不客气。”



“你威胁我?”陆逸眯起了眼睛。



张小蕾点点头道:“你可以这么认为。”



顿时,陆逸脸色一冷,淡淡道:“张小蕾,你是不是管得有些宽了?萧总信任我那是她的事情,如果你看不惯我,大可让萧总解雇我,当然,前提是萧总会听你的。”



“你——”



张小蕾气急,正要开口,陆逸又说话了。



“张小蕾,鉴于我们都是为萧总办事,又住在同一个屋檐下,我好心的提醒你一句,以后最好别威胁我。这个人吃软不吃硬,你要是再敢危险我,我会让你见识到我的厉害。”陆逸说。



张小蕾怒极,冷声道:“你威胁我?”



“你可以这么认为。”



听到陆逸这句话,张小蕾气的浑身都在颤抖,不过陆逸根本就没在意,而是问道:“萧总在几楼?”



“三十三楼。”张小蕾说完,才发现跟自己说话的对象是陆逸,心里又是一阵来气,自己真是个白痴,怎么就告诉这混蛋萧总的办公室了。



看到一脸怒气的张小蕾,陆逸有些好笑,问道:“美女,你要跟我一起去见萧总吗?”



“你自己去。”



张小蕾说完,走向了另外一部电梯。



“靠,这么不给面子?小气鬼。”陆逸嘀咕了一句,进了电梯直接按下了三十三。



很快,陆逸就来到了三十三楼。



萧韵云的办公室外,有七八个保安来回巡逻,一个个面孔坚毅,眼里带着杀气,凭陆逸的经验,一眼就发现这些保安不是普通人,而是手上沾过血的退伍军人。



陆逸表明了身份,保安又跟办公室内线通话核实之后,这才放陆逸进去。



“咚咚!”陆逸敲响了萧韵云办公室房门。



咯吱—



门打开了,萧韵云一脸微笑地出现在陆逸面前。



她今天穿着一套白色职业套装,将火辣的身材完美的展现出来。丰胸细腰,臀部浑圆。戴着一幅大号的黑框眼镜,给人一种知性的美感。



“萧……萧总!”陆逸吞了吞口水,结巴地叫道。



“你今个怎么呢,说话都不利索了?”萧韵云笑问。



“这要怪你。”陆逸说。



“我又怎么呢?”萧韵云一脸疑惑。



“谁叫你今天这么知性,搞得我都有些不适应了。不过萧总,你还真是不管穿什么都好看。”



听到陆逸的解释,萧韵云咯咯大笑,得意道:“那是,也不看看我是谁,我是大美人啊,当然不管穿什么都好看。”



这女人,一点也不知道谦虚。陆逸心里想。



“行了,进来吧。”萧韵云带着陆逸走进了她的办公室,刚进屋,陆逸就被震得目瞪口呆。



三百平米的办公室,装修的是欧式风格,波西米亚落地窗帘,意大利的沙发,波斯的地毯,以及埃及的浮雕摆件……每一样,都价值不菲。



在落地窗边上,还挂着一长条各式女性的服饰,陆逸猜测,这多半是天衣集团设计师设计的。



不过这些都没能吸引他的注意力。



陆逸的眼球已经被办公室最中央的一件东西所吸引。



那是一个立起来的水晶雕像,雕刻的是一个年轻地西方女人,她容貌艳丽,身材纤细,上身赤裸,露出两点酥胸,下身裹着一件似纱非纱的长裙,若隐若现,给人无限的遐想。



不过让人难惋惜的是,她的双臂是断的。



“好看吗?”见陆逸望着雕像发呆,萧韵云在他耳边轻声问道。



“好看。”



“那你觉得是她好看,还是我好看?”萧韵云又问。



“额——”陆逸傻眼了。这个女人,不仅人长的妩媚,还很是聪明,一不小心,就会掉进她的圈套。



萧韵云“噗嗤”笑道:“开个玩笑,看你为难的。不过说实话,维纳斯真的很漂亮,她虽然她没有双臂,但却使他多了一份残缺的美。”



“她叫维纳斯?”陆逸好奇的问道。



“你不知道?”萧韵云相看怪物似的看着陆逸。



“不知道。”陆逸摇摇头,说:“我师父给我定了规矩,不准我这辈子不准娶外国女人,所以我一直对外国女人不关注。”



“还有这事?”听到陆逸提到他师父,萧韵云好奇心大起,问陆逸道:“陆逸,你师父到底是什么人啊?怎么会给你定这么奇怪的规矩?”



“算了,不说他了。”陆逸扭头过问萧韵云:“你让我来干什么?”



“你不提我还差点忘了。”萧韵云走到一边,从沙发上拿起一个大袋子递到陆逸面前,说道:“我让设计师给你做了身衣服,你赶紧换上试试,要是合适的话,晚上就穿着陪我去参加晚宴。”



“就穿我身上的衬衣行么?”陆逸问。



“晚上出席的人都是江州有头有脸的人物,要正式一些。”听萧韵云这么一说,陆逸就明白了。



“试衣间在哪?”陆逸问。



“没有试衣间,就在这里换吧。”



“什么,在这里换?”陆逸睁大眼望着萧韵云。



萧韵云笑道:“叫你换你就换呗,怕什么,这里就我们两个人。再说了,我也要换衣服。”



“什么,你也要在这里换衣服?”



陆逸突然有些害怕了,想到孤男寡女共处一室,彼此当着面换衣服,他吓得脸色都变了。这女人要干什么,该不会是想对我霸王硬上弓吧?



  

章节目录

绝品神医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,阿里书籍只为原作者狐颜乱语的小说进行宣传。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狐颜乱语并收藏绝品神医最新章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