陆逸瞬间便明白了萧韵云的眼神,他眼睛一扫,看到房间的角落里有着大衣柜,他想都没想,拉开门就躲了进去。



刚躲进去,陆逸就呆了。



整整一个大衣柜,里面挂满了女性的各种替身衣物,黑色的,紫色的,红色的……每一个就像没穿衣服的漂亮女人似的,吸引着陆逸。



陆逸吞了吞口水,盯着望了好一会儿,他终于忍不住伸出了右手,将一件小东西抓在了手里。



入手,又软又滑,爽的陆逸全身毛孔都张开了。要是能亲眼见到萧韵云穿上这些东西就好了。



陆逸心里想。



张小蕾进来后并没有发现异样,看到萧韵云在收拾棉球,脸色一边,紧张地问道:“萧总,您用棉球干什么?是不是受伤了?”



“刚才洗澡的时候不小心把脚崴了,我刚擦了药,没什么大碍了。”萧韵云微笑道:“小蕾,这么晚了你有事吗?”



张小蕾看了一眼萧韵云的脚,确定没有什么事之后才说:“我没什么事,就是过来看看您。”



“恩,我没事,你去睡吧。”



张小蕾默默地帮萧韵云收拾好棉球,又开口道:“萧总,要不今晚我跟您睡吧,您脚崴了,也不方便,有我在还可以照顾一下您。”



陆逸正拿着萧韵云的贴身衣物研究着,突然听到张小蕾这句话,吓得差点一屁股坐到地上,尼玛,这妮子要干什么?



她要是跟萧韵云睡,那老子岂不是要在这柜子里躲一夜。虽说有这么多小东西陪着自己,但是这里空间太小,挪个脚都不方便。



不行,得想个办法。



陆逸正在寻思怎么出去,却听到萧韵云说道:“小蕾啊,你放心吧,我又不是小孩子了,能照顾好自己的。时间也不早了,你赶紧睡吧!”



“真的不需要我?”张小蕾问。



“真的不需要。”



张小蕾点点头:“那好吧。您赶紧休息吧,明早我给您熬小米粥。”



“好的。”等张小蕾走了之后,萧韵云才对着衣柜喊道:“陆逸,出来吧。”



这么快就走了?我还没看够呢。



陆逸恋恋不舍的从衣柜里出来,问萧韵云:“你的脚还痛么?”



“好多了。”萧韵云一脸感激道:“谢谢你啊,陆逸。”



“行了,时间不早了,你早些休息吧,晚安。”



“晚安!”



陆逸刚走到门口,正要开门出去,这时,萧韵云的声音突然又从背后传了过来:“等一下——”



“怎么呢?”陆逸回头望着萧韵云。



“你明晚有空吗?”



听到萧韵云这话,陆逸脸上立即出现了暧昧地神色,问道:“你要约我?”



“你说呢?”萧韵云脸上有着妩媚的笑容。



“靠,你真约我?”陆逸吓得一跳,接着色眯眯地盯着萧韵云,坏笑道:“要不别等明晚了,就今晚吧。”



“想的美。”萧韵云白了陆逸一眼,说:“明晚有个宴会,你陪我去。”



宴会?



陆逸愣了一下,说:“不去!”



尼玛,要是两个人约会,还能聊聊人生谈谈理想,没准还能有深入的了解,至于什么个狗屁宴会,他丁点兴趣都没有。



“你确定不跟我去?”



“不去!”



“哎呀,你不去算了,那我让小蕾陪我去吧。”萧韵云说完,接着喃喃道:“唉,明晚宴会上可有很多美女哦,她们个个都是大长腿,白富美,只可惜某人是没有眼福了。”



什么,有美女?



陆逸眼珠子一下就亮了起来,脸上却装的一本正经,对萧韵云说:“反正我明晚也没什么事情,就陪你去吧。有我在你身边,你也安全些。”



“可是——”萧



韵云刚开口,就被陆逸打断:“还有什么可是,就这么说定了。”陆逸说完,不给萧韵云开口的机会,蹑手蹑脚地走出房间。



看着陆逸的背影,萧韵云眼睛眯成了月牙形。



江州医院,特护病房。



马大志阴沉着脸,问道:“文才,院里现在什么情况?是不是见我犯病了,那些人都跑着巴结林春秋去了?”



“爸,你现在最主要的就是好好养病,至于其他的事情你就被多想了,一切等你病好了再说吧。”马文才安慰道。



听到这话,马大志眼睛一抬,盯着马文才问道:“文才,你是不是有什么事瞒着我?”



“爸,你就别胡思乱想了,我能有什么事情瞒你。”马文才笑道。因为心虚,他不敢直视马大志的眼睛,快速把头扭向了一边。



殊不知,他的这个举动让马大志更加肯定自己的猜测。



“文才,不用瞒我了,是不是出事了?”



“爸,等你病好了咱们再说行不行?”马文才很担心,他真怕自己说出来,马大志接受不了。



看出儿子担心自己,马大志脸上出现了欣慰的笑容,缓缓道:“文才啊,你现在知道担心我了,看来你是长大了。”



“爸,我都三十了,早长大了。”马文才有些不好意思,扶了扶眼镜。



“是啊,一眨眼你就三十了,时间过得可真快啊。”马大志感叹了一句,接着说道:“这么多年来,我什么大风大浪没经历过?文才啊,有事你得告诉我,你放心,爸扛得住。”



马大志的逼问,让马文才很犹豫,他不知道自己该不该把医院发生的事情告诉他父亲。要是说了吧,他怕马大志扛不住,不说吧,马大志又会逼问。



怎么办?



就在马文才犹豫不决的时候,马大志眼一声厉喝:“男子汉大丈夫,顶天立地,一丁点小事你还用犹豫吗?告诉我,到底出了什么事?”



见马大志动怒,马文才吓得一跳,赶紧道:“爸,现在院里都在传你。”



“传我什么?”



“说你得了阴阳失调综合征。”马文才神色尴尬的说。



马大志一愣,阴阳失调综合症,这是什么症状?自己怎么从来没听说过?不过他也并未多想,反问笑着安慰马文才道:“文才,你别怕,我这点病是小问题,不打紧。”



“不打紧?”听到这三个字,马文才眼睛瞪得大大的,用一脸不可思议的表情望着马大志。



“怎么呢?有问题吗?”马大志疑惑问道。



马文才吞吞吐吐地说道:“爸……我听他们说,犯有阴阳失调综合症的人,在生活中某些行为不同于常人,比如说,尤其喜欢和中年男人……”



后面的话马文才没说下去,马大志都爆发了。



“啊啊啊,是哪个王八蛋瞎说的?是陆逸还是林春秋?他妈的,老子就算豁出去也不会让他们好过……噗——”马大志还没骂完,便怒极攻心,嘴里就喷出了一大口血,气晕了过去。



马文才傻眼了,你刚才不是说扛得住么?怎么我刚说完,你就气晕过去了?愣了一会儿后,马文才反应过来,接着冲门外大喊:“医生,医生……”



  

章节目录

绝品神医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,阿里书籍只为原作者狐颜乱语的小说进行宣传。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狐颜乱语并收藏绝品神医最新章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