在场好多人一时间没反应过来。



特别是林院长回敬马大志的那句话“你想告就告吧!”,这句太霸气了,让在场所有人都目瞪口呆。



看来以后得跟陆逸好好相处了。



在众人心里这么想的时候,马大志则死死地瞪着林院长。他不明白,林院长为什么强力要推荐陆逸出任中医科主任,难道就是为了立威?



妈的,就算立威也不用针对我吧!



马大志铁青着脸,望着林院长说:“老林,你就这么宣布陆逸的任命是不是有些草率?是不是该征询一下中医科医生的意见?”



“有必要么?”林院长有些不屑。



“我觉得很有必要。”马大志冷哼一声道:“我觉得,中医科即便需要一位主任,也应该从中医科的专家里面挑选,而不是任用一个护工。”



说到这里,马大志眼神落到了中医科一位老专家的身上,说道:“老田在中医科都工作三十年了,无论是资历,还是医术医德,我觉得他更适合担任主任一职。”



林院长眼神闪烁了一下,望着田医生问道:“老田,你觉得老马的建议怎么样?”



被两位正副院长盯着,医生脸上一片平静,慢悠悠地回答道:“院长,我自知年事已高,恐怕没这个精力担任中医科主任这么重要的职务。何况,我亲眼见过陆医生妙手回春的本领,他的医术远在我之上,如果让陆医生出任中医科主任,我心服口服。”



“啥?”马大志以为听错了,急道:“老田,你刚才说什么?你再说一遍。”



“马副院长,我说得很清楚了,中医科主任非陆医生莫属。换了别人,我老田第一个不服。”田医生说道。



“你——”



马大志气的脸上的肥肉都在颤动,就在这个时候,李梦寒也开口了。



李梦寒说:“陆逸的医术我也曾亲眼目睹,说实话,我自愧不如。我也觉得他非常适合出任中医科主任一职。”



靠!



马大志恨不得抓起桌上的茶杯砸到李梦寒脸上,妈的,老子又没要你开口,你插嘴干甚?反了天了!



“老马,你看吧,群众的眼睛是雪亮的。既然这样,说明我的决定没有错。”林院长笑呵呵地说。



哼!



大势已去,马大志冷哼一声,转身而去。看着他的背影,林院长的眼角出现了一丝不易察觉的微笑。



陆逸来到了会议室门口,正准备进去,会议室的门打开了,只见马大志气冲冲地从里面走了出去。



“马副院长,你这是怎么呢?谁又惹你了?”陆逸笑眯眯地问道。



马大志抬起头,看到是陆逸后,心里压抑的怒火一下子就像是被点燃了似的,怒视陆毅,冷笑道:“陆逸,你别得意,咱们走着瞧!”



靠,威胁我?



陆逸脸上的笑容更浓了,笑着对马大志说:“马大志,我陆逸给你面子,叫你一声马副院长,不给你面子,你就是个屁。你以为你是谁啊?主、席?总统?说到底不过是一个副院长而已,还真把自己当人物了。要不是小爷我脾气好,我分分钟钟弄死你。”



“你,你——”



“你什么你?告诉你,别拿你那什么副院长的头衔来压我,小爷我不吃这一套。你看你,一脸肥头,跟猪屁股似的,恶心死了。”



“你——”马大志气的浑身颤抖,手指着陆逸,想说的话还没说出口,就见眼皮一翻,当场晕了过去。



“靠,只骂了两句就气晕了,这心胸也太小了吧?”陆逸眼珠子一转,扯着嗓子就喊:“快来人啊,马副院长犯病了……”



听到陆逸的声音,会议室里的人匆匆跑了出来。



林院长最先走出门的,当看到马大志晕倒在地上,脸色一变,忙问陆逸道:“小陆,老马怎么呢?”



“不知道,我来的时候马副院长就晕倒了。”陆逸脸红心不跳地说。



“那你还愣着干什么,快给老马瞅瞅。”林院长催促道。虽然他心里也希望马大志最好闭了眼睛就别醒过来,可是作为一院之长,又当着众人的面,他必须这么做。



“好。”陆逸抓住马大志的脉搏,装模作样的把起脉来,过了一阵后,陆逸突然惊咦一声道:“不好!”



“怎么呢?”林院长问。



陆逸说:“我怀疑马院长是旧疾犯了。”



“旧疾?”林院长一愣。据他所知,马大志没有旧疾啊?



“陆逸,老马到底怎么呢?”林院长沉着脸问。



“我怀疑马副院长患有阴阳失调综合征。”陆逸说。



“阴阳失调综合征?这是什么病,我行医三十年怎么没听说过?”田医生凑上前,好奇的问陆逸。



陆逸呵呵一笑,对田医生说:“你没听说过很正常,因为犯有阴阳失调综合征的人,他们在临床上没有什么具体症状,一般表现都在生活上。”



“生活上?”田医生就更好奇了,追问道:“那犯有这种病的人,他们在生活上具体有什么表现呢?”



“其实也没什么,就是性取向跟常人有些不同,犯有这种病的男人,往往喜欢男人。特别是中年男人。”



什么!



听到陆逸这话,在场的男人们脸色一个个变得相当精彩,望了马大志的眼神里充满了惊恐。



“陆医生,你说的是真的假的?”田医生有些不信。



“你是在怀疑我的专业吗?”陆逸嘴一撇,不屑道:“你爱信不信。”



陆逸脸上一本正经,其实心里其实早就笑开花了。从小他师父就告诉他,这个世界上,有很多人都相信宁可信其有,不可信其无。他这么做的目的,无非就是想坑一下马大志。



“可是就算照你这么说,他也不会昏过去吧?”田医生说出了自己的疑惑。



陆逸笑道:“你这句话可算问到关键了。马副院长本来就犯有阴阳失调综合征,加上他怒火攻心,所以才导致昏迷。”



“原来是这样啊,我明白了。”田医生一副仿然大悟的样子。



林院长盯了陆逸一阵后,才吩咐助理道:“把老马送到病房去吧,他犯了病,这几天就让他好好休息吧。”



“是。”



助理刚把马大志扶走,李梦寒就走到陆逸面前,冷着脸说道:“你跟我来!”



  

章节目录

绝品神医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,阿里书籍只为原作者狐颜乱语的小说进行宣传。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狐颜乱语并收藏绝品神医最新章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