君星河比较了解自家妹妹,于是试着提醒玄飞礼“哥哥刚刚是不是说了什么让潇瑶伤心的话了?”

玄飞礼琢磨了一下自己说过的话,隐隐猜到一丝端倪,于是偏了头,小声问君潇瑶“是不是我方才说如果你忘了我,就将画扔掉,让你不开心了?”

“哇!”

君潇瑶哭声更大了。

“不哭不哭,瑶瑶乖,不哭啊,哥哥错了,哥哥和你说着玩儿的,我们瑶瑶不会忘了哥哥的,对不对?”

玄飞礼从小到大头一次这样说话,就连玄若灵都没有过这样的待遇。

毕竟他俩是双生胎,一起出生一起长大,俩人互相争着当哥哥和姐姐,谁也没让着过谁。

能让他软声细语低头认错,君潇瑶绝对是这天底下头一份儿。

玄飞礼不停地哄着君潇瑶,一会儿给个棒棒糖,一会儿又跟他娘亲要个布娃娃,都是君潇瑶没见过的好东西。

可惜君潇瑶根本看都不看一眼,就执着地咬死了一个问题“为什么要忘记哥哥?

我不想忘记哥哥。”

“好好,不忘记,以后哥哥经常过来看你好不好?

你听哥哥说,哥哥家里有大船,可以往返于大顺和东秦之间,只要你想哥哥了,我就坐大船来看你,可好?”

君潇瑶终于露了笑模样,笑嘻嘻地又去摸玄飞礼的眉心,“那哥哥可要说话算话。”

“一定。”

凤羽珩瞅了一会儿这个场面,小声问白鹤染“那什么,介不介意将来女儿远嫁?”

白鹤染有点儿犹豫,“是不是有点儿太远了?

这条航线你研究到什么程度?

往来一次要多久?”

凤羽珩说“单程要两个月,还不算上从京都到海边的路程。”

白鹤染听得直叹气,“太远了,阿珩,我真舍不得。

可是我也舍不得你们家儿子,那小子长得是真俊啊!”

“所以你得先预定下来啊!”

“年岁差得会不会有点多?”

“不多,男孩子大一点知道疼人。

何况,你觉得我们飞礼会老?”

白鹤染一愣,“什么意思?

阿珩,你是觉得,这孩子跟我们一样?”

“不只这孩子,其它的孩子都有很大的遗传概率。”

凤羽珩冲着玄若灵呶呶下巴,“若灵左腕有一只凤凰胎记,跟我这个一模一样。”

她一边说一边将自己的手腕展露出来,“我们医术一脉只我一人有这处返祖胎记,但在前世我并没有觉得它有多大用处。

却没想到来到这一世,这胎记中竟带着一个芥子空间,把我那间药房带了过来。”

“所以你的意思是,若灵的胎记里也有一处空间?”

凤羽珩摇头,“目前还不知,还没有这样的体现,但我总觉得将来出现芥子空间的机率很大。

还有飞礼,你看他眉心的紫莲,跟他父皇一模一样。

这些年我与他父皇生活在一起,阴阳相合,我愈发的感觉到基因在一定程度上已经有了互相之处。

你看看我,再看看玄天冥,可能分辩出我们的年岁?”

白鹤染站了起来,踱步到海边,凤羽珩也跟了去。

其实不用阿珩说,同样的感觉她也早就有了。

君慕凛近几年的相貌就少有变化,她原本不明白原因,眼下阿珩提起来方才恍然,竟是她这一身血液与机缘,通过二人结合的方式,过到了他的身上。

“我试过星河跟潇瑶的血,刚出生时与平常人无异,但随着一天天长大,竟也有了些变化。”

她挽了凤羽珩的胳膊,“阿珩,你说如果我们的孩子也像我们一样,那他们的将来是会更加精彩,还是会步履艰难?”

凤羽珩想了想,摇头,“各人有各人的造化,纵是我们为他们铺就了一个锦绣未来,路也依然是要他们自己去走的。

不过虽然现在不知今后事,但既然是老天的安排,那就必有老天的道理。

我们且看着就是,是辉煌是平凡,都是他们的命数。”

“是啊,命数,谁都逃不过命数,就像前世的五大家族。”

她回过头,见君潇瑶还是挂在玄飞礼身上,君星河觉得丢人,伸手去拉妹妹,不停地说快下来快下来,别让第一次见面的哥哥觉得我们太没有礼貌,也觉得你太不矜持。

可是君潇瑶不干,死死环着玄飞礼的脖子,说什么都不肯离开。

玄飞礼也舍不得放开,一会儿捏捏君潇瑶的小脸蛋,一会儿又扯扯她的小裙子,脸上一直挂着笑,灿烂非常。

玄若灵喜欢白蓁蓁和君灵犀家的两个小宝宝,一会儿抱抱这个,一会儿又亲亲那个。

似觉得还不过瘾,又把君星河搂过来叭唧了一口。

君星河被她亲得脸通红,很想说些什么,可惜憋了半天也没憋出个话来。

白鹤染就笑,“真好,这样真好,前世不敢想的事情,这辈子都做到了,也得到了。

阿珩,我从未想过有一天竟还能跟你成为亲家,你说你们家飞礼要是求娶我的潇瑶,你得给多少聘礼啊?

我跟你说,这个时代的东西我可不要,你得给点儿新鲜玩意。”

凤羽珩勾上她的肩,歪着头靠了过去,“放心,定把最好的都给你送来。

你要实在惦记女儿,我就把儿子也送来,给你们做个上门女婿算了。”

“你舍得?”

白鹤染都听笑了,“我舍不得女儿,你就能舍得儿子了?”

“那要不一家过一年?”

凤羽珩打了个折,“让他们东秦过一年,大顺过一年,可好?”

“一言为定!”

空间里调出两杯红酒,二人碰杯,算是就这么定了儿女亲事。

只是不知两个小的长大之后,会不会还是像如今这般一个宠着,一个抓紧不放。

“阿珩姐,羊烤好了,你们过来呀!”

白蓁蓁冲她们招手。

二人走过去,玄天冥对这几步的评价是“勾肩搭背。”

这一顿烤全羊,吃撑了所有女人,喝醉了所有男人,唯一没怎么喝酒的白燕语负责哄睡几个孩子。

最后凤羽珩觉得海风太凉,干脆把所有人都移到了空间里。

空间之外,无岸海边,只剩医毒两脉传人……

shenyidufei



  

章节目录

神医毒妃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,阿里书籍只为原作者杨十六的小说进行宣传。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杨十六并收藏神医毒妃最新章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