这趟远门是蹭的,蹭君慕凛和白鹤染的。

这一路上白鹤染就特别郁闷,时不时地就掀一下车窗帘子往后头瞅,越瞅越闹心。

君慕凛就安慰她“愿意跟着就跟着吧,你就当他们是没见过世面,跟出来看看。”

白鹤染气得直锤车厢,“两个王爷,一个丞相,一个王妃一个郡主一个公主,你说他们是没见过世面?不说别的,就当年青州府水患,君灵犀可是跟着冷若南一起去见识过的。都见识过了还跟着起什么哄?”

君慕凛再劝“她不也只是到了青州外面嘛,没见过无岸海。”

“就你会为他们说话!当年咱俩度蜜月这帮人就跟着,如今好不容易有个私人行程,他们还跟着。太坠脚了这帮人,他们太坠脚了。”

“那要不……”他琢磨着,“你给他们下个毒,强行给弄回去?”

白鹤染认真地考虑了一会儿,终究还是没下得了那个手。

“罢了,都是亲的,毒了哪个也不舍得。跟着就跟着吧,不过他们把不晚和安宁两个小孩子也抱出来可就过份了。那俩孩子还没满周岁呢,这么远的路,舟车劳顿,就这么给抱出来遭罪,真不是人干的事儿。”

“对,回头停下来咱就骂他们,骂他们不是人。好了好了不生气了,旅行嘛,咱们就开开心心的,就当是给星河和潇瑶添两个玩伴。”

白鹤染还能说什么?“他们就是主意正,知道有我在孩子不会有什么事。我平时真是太惯着他们了,一个个蹬鼻子上脸。哎?星河他俩在谁家车上呢?”

彼时,君星河君潇瑶兄妹二人,正窝在越王府的宫车里,时不时地探个小脑袋往前瞅。

一会儿瞅瞅自家父皇母君的车,一会儿又瞅瞅九伯伯的车,一会儿再瞅瞅大舅舅的车。

君星河跟君潇瑶讲“这些日子嘴巴要甜一点,要哄着娘亲,不然她会不高兴的。要知道,是我们把这趟出行的消息说给七伯九伯还有大舅舅听,娘亲总是想着要跟父皇单独旅行,咱们破坏了她的计划,嘴巴再不甜一些她该打我们了。”

白燕语好一阵心疼,“娘亲总打你们?”

两个孩子点头,“恩,总打,娘亲可暴力了,不听话就打我们。”

白燕语赶紧把俩孩子往怀里搂,“怎么这样啊,我还以为有你们祖父祖母在身边,没人敢动你们俩呢!星河潇瑶乖,回头三姨一定跟你们娘亲好好说说,劝她收收脾气性子。”

君慕越听不下去了,一把将俩孩子从他媳妇儿身边给扯了开,很是无奈地道“编瞎话也有个度好吧?就你们两个还能挨打?白鹤染她要是敢动你们一个手指头,你们祖母能跟她拼命。君星河你别笑,就属你最能鬼扯,带坏了潇瑶,这罪名可不好乱给你们娘亲扣。”

白燕语抽了抽嘴角,“瞎编的啊?”

君星河摇头,“也不算瞎编,我们确实是挨过两回打的。不过不是娘亲打,是爹爹打的。”

“他为啥打你们?”白燕语又有冲动想去找君慕凛拼命了,挺大个人了居然打孩子?

越君慕赶紧又拦了他一把,“别急,听他俩说。”

君潇瑶拧着胖乎乎的小手指,奶声奶气地说“因为我们赖在娘亲屋里整整一个月,爹爹说就不该生我们两个小兔崽子,还打了我们的屁股。七伯伯,什么叫小兔崽子?我们是娘亲生的,不是兔子生的呀?不是应该骂我们是娘亲的崽子吗?”

君慕越抚额,心里忽然升起一种想法来以后他跟燕语要是有了孩子,千万别精成这样儿。这样的孩子不好养,一不小心就得被带沟里,还会跟他抢媳妇儿。

“哎,问你话呢,说啊!”白燕语拧了他一把,“把手拿下来,捂什么脑袋。”

君慕越叹气,“燕语,这个真怪不得老十,这顿打他俩是跑不了的。如果以后咱们的孩子在你屋里睡一个月,估计本王也得动手。”

君星河和君潇瑶就这件事情又展开了讨论,是在车队停下来休整的时候,去跟他们九伯和四姨一起讨论的,然后又去跟大舅舅和大舅母,以及跟着在红家的车里,玩儿了一路红安宁的白花颜讨论了一下。

最后得出一条结论,好像他俩这种行为在谁家都得挨打。

这让他们百思不得其解。

好在后来白花颜说“实在不行你俩跟我过。”

他俩又觉得虽然五姨很好,但又有点儿舍不得皇宫里的富贵荣华。

君慕凛有些动心想把白花颜弄到宫里来住了。

白鹤染郁闷了一路,这会儿终于逮着一双儿女,开始不客气地大声教斥“嘴巴那么不严实呢?谁让你们把这趟去无岸海的行程到处乱说的?瞅瞅,跟来多少人,我跟你们爹还能不能有个像样的蜜月了?”

两个孩子据理力争“这些年娘亲也跟我们普及过什么叫做蜜月,那是新婚夫妇的旅行,你跟父皇都成婚多少年了,怎么还能叫蜜月?”

“对啊,我们就是觉得人多热闹,只有我们四个,漫长旅途多无聊啊!”

白鹤染磨牙,“不是四个人,是两个人,原本连你们也没想带的。”

白花颜在边上听了就笑,“合着你俩把消息散出去,是为了自己能跟着一起去啊?还真以为你俩是为我们着想呢!”

白鹤染瞪了她一眼,“你把嘴给我闭上!谁都有资格跟,就你是个搭的,知道不?瞅瞅,瞅瞅眼下这个形式,心里一点儿数都没有吗?你三姐都嫁出去了,四姐和大哥都抱孩子了,你呢?你给我说说你想要拖到什么时候?就这回,跟着来干什么?人家都成双成对的,你一个人打算跟谁住?晚上我们都一家一个房间,你跟谁过?自己怎么回事儿自己不知道吗?一天到晚还没心没肺的,你不急我都替你急!”

白花颜听得一个头两个大,这场面简直太熟悉了,这些年她二姐姐的必杀大技就是催婚。一言不合就把她叫宫里发作一回,这套说词她都快背下来了。

可偏偏又没有什么理由反驳,当然,她也不敢反驳,只好由着二姐姐说去。

不过这会儿问她晚上跟谁住,她到是有打算的——“我带着星河跟潇瑶住啊!姐夫你觉得如何?”



  

章节目录

神医毒妃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,阿里书籍只为原作者杨十六的小说进行宣传。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杨十六并收藏神医毒妃最新章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