这一年的冬天,腊月十一,慎王府和红府同时传出喜讯。

慎王殿下喜得爱女,当朝左相有了儿子。

一时间,上都城张灯结彩,百姓们把准备在除夕夜才挂起来的灯笼,都提前拿了出来挂在门口。家家户户喜气洋洋,就跟自己家添了新丁一样。

预产期是白鹤染给算出来的,今生阁的女医一家一个,提前三天就住了进去。白鹤染亲手搓了药丸给白蓁蓁和君灵犀服下,确保二人生产无忧。

当然,为了表示自己不偏不向,她哪座府都没去,就坐镇宫中。直到宫人来传喜,这才乐呵呵地吩咐人把赏赐抬出宫门,一家一份。

公事公办已经完成,接下来,帝后二人偷偷摸摸地换了便装,翻墙出宫。

皇后娘娘往慎王府去了,去看她的妹妹。

皇帝陛下往红府去了,也去看他的妹妹。

太上皇尾随在后,选来选去选了慎王府。

他是这么想的,陈静姝一直在红府住着呢,如果他再往红府去,那就显得君家对儿媳妇太不重视。何况白蓁蓁生的是个女儿,如果他们都不去,只让亲姐姐白鹤染去看,万一儿媳妇有想法,那就不好了。

人员如此分配也算公平,于是接下来的日子就是两家庆贺,从腊月十一一直庆贺到正月十五。就连除夕夜的宫宴人们谈论的话题,也都是新生的两个小孩子,听得君慕凛心痒痒,小声跟白鹤染商量“要不咱再生一个吧?”

白鹤染实在是没有再生一个的心,虽说皇家子嗣要兴旺,但她觉得一儿一女足矣。她养的孩子定然是人中龙凤,贵在精,而不在多。

君慕凛从来都是听媳妇儿的,媳妇儿说一不二,于是在白鹤染表达了不想再生的意思之后,也不再提这个话茬儿。

到是君星河跟君潇瑶觉得应该继续再有弟弟妹妹,如此才能不停地捏到柔柔软软的小可爱,不用像现在这样,想捏还得到九伯和大舅舅家。

孩子快满月时,红家坚持让太上皇和太后为孩子赐名,说这是红家的荣耀,也是孩子的大福气。

太上皇拗不过,跟陈太后商量了下,为新生儿赐名长安。并不是多响亮的名字,但却是最好的寓意。经风历雨,只盼长安。

慎王府这边,君慕楚坚持自己取名。软糯的小女儿抱在怀里,白蓁蓁感叹这个孩子来得太晚了,晚到她几乎以为自己不会生孩子,都要无颜面对皇家了。

君慕楚却说“不晚,该来的总归会来,不晚。”

于是,新生的小女儿取名不晚,君不晚。

白蓁蓁的月子是陈太后来侍候的,带着一众有经验的宫女嬷嬷,在慎王府住了三个月。

红氏在这期间也住到慎王府来了,跟着陈太后一起照顾女儿和外孙女,两个女人经常是对着小孩子笑,一笑就是一下午。

这事儿在上都城不是什么秘密,人们每每提起都会说“白家的四小姐命真好,有这样好的婆婆,太后之尊还亲自照顾月子,还准许亲娘一起过来,真是前世修来的好福气啊!”

红府比慎王府热闹,因为人多,所以君灵犀的月子几乎是大家一起照顾的。罗氏做为婆婆肯定是冲在最前面,府里其它女眷也都没闲着,就连老夫人都亲手给孩子缝了好几件小衣裳。至于其它的礼物之类的更是少不了,要不是院子不够大,怕是红家会把君灵犀的院子当成国库去填。

红忘每天上朝都是红光满面,乐得合不拢嘴,九王爷也是一样。冷面阎王在有了女儿之后,冷脸就有点儿绷不住了,虽然还不至于人设崩塌,但总归是比从前接地气了不少,至少朝臣们敢当面乐呵呵地跟他说一声恭喜恭喜,他也会笑着回应多谢。

这几年,东秦境内风调雨顺,周边小国也都归降,朝臣上的奏折也没有多少要事可说。发展到后来,居然连谁家娶了新妇,谁家又生了儿子这样的事,都要写在奏折上跟皇上唠唠。

小六子每隔十天都会进宫一趟,跟着一起来的还有当年混迹在上都城里的各铺子的伙计、掌柜。这些人是进宫来找十爷喝酒的,每每都要浪费君慕凛好些藏酒,最后也一定是被君慕凛用脚踹出皇宫,还三令五申以后不要再来了,太费酒。

可是再过十天他们还来,君慕凛也还是招待,招待完再踹,周而复始。

白鹤染也无聊,歌布也没什么事,今日收到的奏折上甚至还提到孟书玉看上了谁家的姑娘。她就琢磨着孟书玉年龄还是小点儿,男孩子不宜成婚太早,对双方都不负责任。于是给了回批,让孟书玉把心思都用在朝政上,小小年纪别想那些有的没的。

君慕凛听说了这个事儿,晚上搂媳妇儿钻被窝时就问她“你是不是对书玉的年龄记得不太清?他就比你小两岁,怎么就小小年纪了?小小年纪的是白浩轩,孟书玉真的不小了,是到了娶妻生子的时候。”

她一愣,“就比我小两岁?”原来书玉就比她小两岁,可在她心里孟书玉一直都是要被保护的弟弟,还小着呢!

君慕凛就笑她“在你心里,弟弟永远是长不大,小孩子也永远都是小孩子。你心里惦记着他们,希望能永远保护着他们,所以他们的年龄就一直停在了当初。你仔细想想,潇瑶出生时书玉来过,当时你还惊讶来着,惊讶书玉怎么长得那么高了,已经高过你大半头了。”

白鹤染恍然,“是啊,其实那时候就已经知道他不再是个小孩子了,包括浩轩,也不再是小孩子了。要不是我在天赐镇施行新政,严禁早婚,怕是浩轩今年也该有人上门来提亲。”

她往夫君怀里窝了窝,“你说得对,虽然我知道他们都长大了,可是在我心里,宁愿他们永远都是小孩子,由我来护着他们,宠着他们。可人到底都是要长大的,书玉都已经可以帮着我撑起一个歌布国了,浩轩也把我的医术学去小半了。都是大人了,我们也都老了。”

君慕凛一听这话就皱了眉,“染染,说到老这件事,我到是想问问,为何你这张脸这些年就没怎么变过?”



  

章节目录

神医毒妃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,阿里书籍只为原作者杨十六的小说进行宣传。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杨十六并收藏神医毒妃最新章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