这个消息可让白蓁蓁太高兴了,“是来陪我的吧?肯定是来陪我的吧?”



君慕楚却皱了眉,“本王见儿的陪着你还不够?他们来添什么乱?”



这话被冲进府来的陈太后听了个正着,当时就急了眼,差点儿没动手去拧他耳朵。



“添乱?敢老娘是来添乱的?君慕楚我看你是找抽!媳妇儿娶到手了就过河拆桥,嫌老娘添乱了?那当初你往红家下聘时,是怎么好意思跪在昭合宫大殿上,苦苦哀求本宫亲自往红府走一棠?本宫给你撑场面,替你把媳妇儿给娶回来了,这会儿你我添乱了?君慕楚我告诉你,你也就是我儿子,要换了别的,本宫一准儿把这桩婚给搅黄了!”



时隔多年,陈太后依然是当年的陈皇后,依然是这种凌驾于一切之上的性子。什么皇上皇子,她统统都没放在眼里,这不当皇后了,就更不用时不时端着架子在群臣面前装高贵典雅贤良淑德了。于是彻底放飞自我,想怎么着就怎么着。



这样一来,君慕楚还真就拿她没招儿,只好低头认错:“母后教训得是,儿臣错话了。”



“知道错就行,下回注意。”



“恩,保证不会再有下回。”



陈太后挤走了儿子,挽着儿媳妇走了。



打从这一起,一连五日,君慕楚再也没沾着媳妇儿的边儿,连睡觉都被撵到了客房。



太上皇也没沾着媳妇儿的边儿,觉是跟他九儿子一起睡的。两人经常在没睡着之前一起念叨一阵,君慕凛念叨的是:“父皇,你的皇后怎么是这个性格的?”



太上皇老同学念叨的是:“儿子,你的王妃怎么也是这个性格的?”



父子二人患难与共,背靠背睡着了。



白蓁蓁特别喜欢这个婆婆,因为她觉得自家婆婆的性子跟她那真是一样一样的,俩人在一起不但能贴心话,还能一起八卦,更能一起琢磨琢磨如何给阎王殿再多加几道刑罚。



最主要的是,她这么多年没怀孩子,婆婆非但没催,没给她脸色看,反而还对她越来越好。她人在慎王府,宫里的赏赐几乎就没断过,不是二姐姐和二姐夫给,就是公公婆婆给。



她真是打心里觉得自己是嫁到了一户好人家,其乐融融。



陈太后在慎王府陪了她八,到邻九早上,白蓁蓁想,自己不能太自私了。她是孕妇,君灵犀也是孕妇啊,婆婆上门来陪自己,心里得多惦记自己的女儿呀!



于是她提议:“母后,要不咱们搬到红府去住一阵子吧!咱俩玩了这么多,该玩的也都玩过了,没什么意思了,咱们找灵犀玩去?”



陈太后泪流满面,这儿媳妇实在是太懂事了。



于是二人收拾包裹,叫下人备车。



君慕楚这会儿已经去上朝了,府里还剩下一下无所事事的太上皇。



媳妇儿和儿媳妇去红府了,他就比较尴尬。儿媳妇到是盛情邀请他同去,他没同意。



他去干什么呀?红府没有老太爷,红振海他们几个也都在外头忙着生意,就一个老夫人坐镇,他跟着去了之后,陈静姝左边一个女儿,右边一个儿媳妇,肯定是不会陪他话的。难不成他要跟红老夫人一块儿下棋?



他到没所谓,主要不能给人家老夫人增加心理负担。



所以太上皇同学打道回宫了,没有再去跟着掺合。宫里还有他的孙子孙女呢,他也得找找心理安慰呀!



红府敞开大门迎接太后娘娘的到来,有不少百姓见着了,心里头那个羡慕劲儿就别提了。



瞧瞧人家红家混的,从一介商户混成了皇亲国戚,还是关系这么好的亲戚,红家人上辈子是积了多少福报啊?



陈太后的到来让红府更加的热闹,君灵犀乐得嘴都合不拢,红老夫人也乐得嘴都合不拢。



红家当晚就举宴,不但府里人齐聚,还到凌安郡主府去请来了白燕语,又派人接来了白花颜,连宫里的白鹤染都带着两个孩子来了。



这一晚上热闹的,几乎可以跟除夕夜比肩。



白蓁蓁回娘家,君慕楚下了朝肯定也是要跟过来的。



于是这一晚,君慕楚身边睡着的人就从他爹换成了他妹夫,恩,也是他的大舅哥。他跟红忘两人你看看我我看看你,最后化为一声叹息。



红忘憋了半实在没憋住,问了句:“母后在你府上住了多少日子?”



君慕楚:“八。”



红忘掰着手指头数,“那今儿就算第一了,也快,八一晃眼就过去了。”



君慕楚不得不出言打击他:“妹夫,对不住,晚膳时我听蓁蓁提了句,是要多住些日子。我琢磨着,怎么也得两三个月吧!”



“两三个月?”红忘有点儿迷糊,“怎么着,星河跟潇瑶镇不住母后了?母后要把他俩抛弃了?两三个月住在红府,她就不想孙子孙女?”



君慕楚又告诉了他一个事实:“我又听阿染,明儿一早她自己回宫,把那俩孩子也留在红府,给她们做伴。”



红忘把眼睛闭上,再也没一句话。



君慕楚也长叹一声,这日子,难熬啊!



君星河和君潇瑶被留在了红府,宫里的皇帝可真是乐坏了。



两个磨人精走了,媳妇儿就归他了,妹妹和姨子真是太给力了,回头一定多送赏赐。



于是接下来的日子,君慕凛每美滋滋地跟媳妇儿亲亲抱抱举高高,日子过得简直不要太快活。



白鹤染就比较辛苦了,白要看奏折,晚上还要羊入虎口。她琢磨着还是得把两个孩子给接回来,不然这日子简直没法过了。



于是跟夫君提议:“明儿一早就把星河和潇瑶接回宫吧,星河还要上课,潇瑶也开始启蒙了,总不能真放任他们在外头一住就是几个月。”



君慕凛刚完成了一次俯卧撑运动,这会儿正美哉快哉,一听这话就急了:“不接,朕不准!坚决不准!”



白鹤染皱眉,“你长本事了,敢忤逆本君?”她撑着头半起身,一时忘记此情此景是在什么事情之后,更忘记自己这会儿没什么穿戴。



一时间旖旎乍现,某饶眼睛又直了……

  

章节目录

神医毒妃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,阿里书籍只为原作者杨十六的小说进行宣传。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杨十六并收藏神医毒妃最新章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