白鹤染住在北寒之地的第三个年头,大年。

上都城那边来了很多人,红家三位老爷三位夫人,红飘飘、林小桃,还有白浩轩,以及镇北将军夫妇,和白浩风,以及白瞳剪夫妇。

君灵犀也跟着红忘一起来了,九皇子回京驻守,白蓁蓁没跟着。

吃年饭时,白燕语不知道从哪里找来一张特大的桌面,大到整个花厅就只放得下这一张桌。

所有人都坐到了一起,挤挤挨挨的,到也是热闹。

红大老爷红振海说:“家里几个小的都留在京城陪老太太过年了,皇后娘娘听说我们都到这边来,怕家里老的小的太孤单,就提前发了话,大年时会把老太太和几个孩子都接到宫里去。

本来怕给宫里找麻烦,想推拒的,但因为灵犀要来,忘儿不放心也得一起跟着,便又觉得皇上皇后身边没有灵犀在,肯定也是寂寞的。

便让几个孩子进宫去热闹热闹,也算是给皇上皇后解解心宽,毕竟十殿下这个事儿”他有点儿说不下去了,十殿下这个事儿虽然朝廷一直在压着消息,民间不知,但他们是知晓的。

本以为打个寒甘,有阿染和十殿下联手,就算寒甘有火枪在手,也不可能赢的。

却没想到竟出了这样的事,他直到现在都没缓过来这个劲儿,完全都不敢想十殿下真的就失踪不见了。

可是他也心疼他外甥女,十殿下找不回来,阿染可怎么办?

大夫人罗氏狠狠地剜了他一眼,不让他再提十殿下。

红振海点点头,不再说话了。

一时间,气氛有些尴尬,镇北将军白兴仓想了一会儿,把话题给接了过来。

他扯了一把仲凌昭,对白鹤染说:“阿染,他们两个成婚后你们还是第一次见呢!虽然你是公主,又是歌布女君,但咱们家里人就只说家里话。

打从罗夜回来,三叔就回京把瞳剪和凌昭的婚事给办了。

可惜你不在,你堂姐一直都遗憾你没能参加他们的大婚典礼。

不过你没来归没来,礼可不能少,回头你把给你堂姐添妆的礼补上,知道不?”

白鹤染点头,“三叔放心,我早就预备了的,回头拿给堂姐。”

白瞳剪急得跺脚,“爹你说这个干嘛!我是真缺那个添妆的银子吗?

我就是想阿染了。”

白兴仓挥挥手,“我知道,我也不缺那个银子,这不就是自家人逗个趣嘛!”

说完,又对白鹤染道,“阿染,三叔还是那个话,咱们家里人说家里的事,现在凌昭是你姐夫了,你叫一声吧,叫了之后就是一家人了。”

白鹤染站起来,认认真真地冲着仲凌昭行了个礼,“阿染见过姐夫。”

仲凌昭立即回礼:“染妹妹不必客气。

请妹妹放心,凌昭一定会待瞳剪好,也一定会孝顺岳父岳母。

且我二人会遵天赐镇的规矩,待到瞳剪满二十,才会考虑生子。”

白瞳剪脸红了下,但也大大方方地表示:“我们成婚早了些,我还没满十八,但一定到了二十岁才会考虑生孩子。

阿染你是神医,你说的话我都记得呢,也一定都听你的。

往后我们就遵天赐镇的规矩,一夫一妻,男女平等。”

话题说到天赐镇,人们就又围绕天赐镇说了起来。

还说起这里也是天赐镇,便要把上都城那边天赐镇的规矩也带到这里来,算是封地统一。

红家三位夫人张罗着饭菜,没有叫厨子,都是亲自下厨做的。

还包了不少饺子,光是饺子馅儿就有六种。

君灵犀说:“六种好,六六大顺,我希望新的一年,我十哥能够回到染姐姐身边。”

白蓁蓁也说:“我希望新的一年,我姐姐的身体能够完全好起来,就像从前一样厉害。”

白燕语举了举杯,“我希望新的一年,云开月明,花好月圆。”

三人将杯举向白鹤染,她便也端起酒盏,想说些什么,却又不知该从何说起。

她穿越时空而来,终寻得一人,倾心相许。

却又在触手可得的那一刻,失他于一个时空之差。

这个差,还有得补吗?

云开了,月真的就能明吗?

她仰头,一饮而尽。

这个身体已经恢复的七七八八了,虽尽失七十年的生机,但只要她不继续支

出,将一切都停下来。

以她毒脉传人的一身奇特血脉,还是能一点点找补完全的。

再有三五个月应该就能像白蓁蓁说的那样,完全好起来,像从前一样厉害。

可是那又有什么用呢?

她再困寒甘已经没有任何意义,那个人若真是踏了时空而去,她反而要保住寒甘,至少也要保住皇家冰山墓地那一处,以期他日他还能回来。

就像一个守家的女子为丈夫留门一样,丈夫晚归,不管多晚,她都是要等的。

“你少喝些。”

君慕息适时提醒,在她要为自己倒第四杯酒的时候。

她却执意要继续倒,“四哥我没事,我若不想醉,这天底下没有什么醉是能醉得到我的。

至于我的身子,也好得差不多了,再有不到半年就能完全恢复。”

“那之后呢?”

他不放弃地问,“恢复之后又要如何?

还要把寒甘的毒障再加固一次?”

他摇头,“阿染,若是那样,这三年就白养了。”

又是一杯酒喝了下去,她开始倒第五杯。

“毒障还是要加固的,但不会傻到再去消耗生机,最多放点血,休养几日就能补回来了。

我说过,除非君慕凛回来,否则别说是寒甘的人,就是寒甘的虫子我也不会放过一个。”

她问他,“那个金河城的城主,你们杀了?”

君慕息点头,“阎王殿用的刑。”

她狠意渐起,一双手都在哆嗦。

他伸手将她的腕握住,“阿染,冷静。

巴争说过,这一切都是命数,是凛儿命里该有的,他躲都躲不掉。

虽然我不明白他说这一切皆因你而起是什么意思,但是阿染,至少直到今日依然是生卦,那咱们就还有希望。

凛儿没有死,总有一天他会回来,你得好好地等着他。”

红忘坐在她的另一边,伸手轻轻揽了她的肩,“阿染,你要是想哭就哭,我们这些人全都陪着你。

过去岁月哥哥不在身边,但是现在我回来了,就没有理由让你一个人面对这些事情。

我同灵犀说好了,十殿下不回来,我们也不会成婚,咱们都陪你一起等着。

阿染,你从来都不是一个人,你的所有遭遇,我们全都感同身受。”

白鹤染没哭,君灵犀却哭了,她哭着告诉白鹤染:“十哥的事传回宫里,母后哭了三天三夜,眼睛都快哭瞎了。

父皇一连七天没有上朝,实在是病得都下不了榻。

我想到北地来寻你,可是又放不下父皇母后在宫中,所以才一直拖着。

我们所有人都难过,可之所以还能撑着,是因为没了十哥,还有一个你。

所以染姐姐,你一定要撑住了,你要是再倒下,我们就再没有支柱,再没有信念了。”

君灵犀呜呜地哭了起来,哭得所有人心里都难受。

于是白蓁蓁也跟着哭,白燕语也跟着哭,白瞳剪同样跟着哭。

终于,红家三位夫人也哭了起来。

男人们无奈了,不知道该怎么劝了,到是齐齐看向白鹤染。

她没哭,她只是一杯接一杯地喝酒,最后也不知道是喝了多少酒,突然头一歪,倒在了红忘肩上。

红忘将她抱了起来,一直抱到屋里,放到榻上,再轻轻为她盖上被子。

这是他的同胞妹妹,他们是双生子,他从来都没有告诉过别人,当白鹤染难过的时候,他的心里竟是同她有一模一样的感受。

即使远在京都,这种感受依然存在。

两年多以前他病过一场,就像全身的血液都流尽了一样,也像全身的生机都被抽没了似的。

整个人就躺在榻上等死,每一天都没有勇气再活下去。

那是一种绝望般的悲伤,还有一股强烈的恨意。

他不知道是什么原因,今生阁的大夫也不知道是什么原因。

红家人急得不行,可是又过了几个月,他竟也慢慢就好了。

后来九皇子回京,说起这边的事,他才恍然。

原来那几个月,正是白鹤染把自己困在寒甘,散了一身血液和生机去给寒甘布下毒障之时。

这就是双生子之间的心灵感应,从前阿染给他念那些书时,是说过的。

没有人比他更希望妹妹过得好,在这世上,就只有他跟她之间,

才是血脉最亲之人。

这些年他考中了状元,为红家策划了许多新的生意。

如今的红家,在从前的财富基础上又翻了一倍,这里面有一多半都是他的功劳。

他还在东秦推行新政,是天和帝最得力的臣子。

可是这些,都是阿染给他的,他多想好好照顾妹妹,把从前十几年的失散都给找补回来。

可当他终于有这个能力时,妹妹却遭遇如此打击。

他不只一次地想过,如果十皇子真的再也不能活来,妹妹还活不活得下去?

他很害怕,万一妹妹选择不活,他能承受得住那个现实吗?

  

章节目录

神医毒妃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,阿里书籍只为原作者杨十六的小说进行宣传。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杨十六并收藏神医毒妃最新章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