默语想起那年二小姐从洛城归来,她当时还是大叶氏安插在老夫人院子里的眼线。她亲耳听到大叶氏质问白惊鸿劫杀二小姐的事情,也记得当时白惊鸿难以置信地说:不可能还活着的,针上都带着巨毒,何况从那么高的山崖上掉下去,就算下面有温泉也必死无疑。

“兴许就是那一次了。”她呢喃开口,自顾地道,“兴许就是遇着十殿下那一次,小姐是死了的。她是被白家人害死的,她是……真正的白家二小姐。”

好像有些事情忽然就懂了。

为何二小姐在洛城三载,回来之后仿若新生。

为何二小姐在洛城三载,医术惊绝,盖世无双。

又为何二小姐在洛城三载,一身武艺,所向披靡。

“原来死去的才是白家二小姐,而活过来的,是东秦的天赐公主。”

剑影想多问几句,但默语却不愿再说了,又恢复到之前的状态,跪在冰川前,一语不。

巴争也不再说话,该算的他也算了,生卦之人无需担心,所谓死卦也不是真正的死卦。

其实此刻在场的人都没有办法,但刚刚他也悄悄起了一个隐卦。

卦示:事有回转,只待天人。

又十日,快马疾驰,一青袍谪仙自远方而来。

冰雪皑皑,冷风割面,却在他自马背飞身而起来,纷纷避让

人们眼睁睁看到他直冲入阵法化成的冰川地带,有人下意识地想要开口提醒,想说不要贸然闯入,那不是冰川,只是阵法。

可再想想,冲进去又如何?反正过不了多久还会自己再绕回这边来的。

于是他闭了嘴,什么都没说。所有人都闭了嘴,什么都没说。

结果一个时辰过去,两个时辰也至,三个时辰天由明至暗,人却依然没有出来。

君慕楚突然就笑了,他告诉默语:“别哭了,你家主子有救了。”

默语不解,“如何有救?刚刚进去那人是谁?”

剑影也笑了起来,“你不知道那是谁吗?咱们认识的人中,还有什么人如此执着地喜欢青衫?默语,咱们主子兴许真的有救了。”

巴争再次席地而坐,卦子摊开,良久——“天人至,卦主生!”

寒甘毒雾,经久不散。所有寒甘人都陷入了沉睡,仿佛死了一般。

白鹤染盘膝坐在冰雪地面,双腕早已流不出血来,所有露在外的皮肤都白得吓人,一如冰川冻雪。

她不敢动,因为没有力气,只稍稍动一下就会摔倒,然后再也爬不起来。

前世今生,这是她一身本事挥得最完全的一次,可也就是这一次,几乎要了她的命。

当然,她也不在乎命了,之所以坚持,是对这片土地的憎恨,是对这里的一切深恶痛绝。

她也害怕,如果没有了君慕凛,她在这世上的存在又有什么意义?她做歌布女君,做东秦的天赐公主,到头来究竟是为了什么?

她没有多么伟大,也没有多么心怀天下,她只是想跟一个自己喜欢的人好好的渡过一生,她只是想与他齐头并进举案齐眉。可是人生为什么那么难,都走到这一步了,眼瞅着好日子就在眼前了,什么想要共渡一生的人却不见了?

她心里有恨,不知如何泄,总觉得毒封了寒甘还不够,她想杀了这里所有的人,她想要让寒甘血流成河,一个都不剩。

可她下不去手,终究不是前世那个毒女了,终究是心软了。就像前些日子她听到小孩子的哭声,不由自主地就微微收势。

她只送给寒甘一次长眠,用她一身血液,耗她全部生机。

毒脉传人体质返祖,纵然年华老去,头上也不现白,皮肤也不布皱纹。所以她还是年轻模样,所以纵是她损了七十年的生机,她看起来还是一个十五岁的孩子。

却没有人知道,用七十年的生机,换整个寒甘一场长眠,这几乎就是同归于尽的打法了。

她从来没想过有一天自己会用这种方式去对敌,在她的观念里,即使将来有一天遇着再难的事,都不可能干出自损生机去换出路的事情来

可君慕凛不见了,她的一切全乱了,什么原则道义,统统抛在脑后,就只想灭了寒甘,为他报仇。

这是过去多久了?血干了,生机也快要抽尽了,她整个人就像是枯萎的花朵,眼睛都快要睁不开了。

可是不能死,一旦她死,寒甘就会复苏,毒障就会解除,那些沉睡的人也会醒过来。

她要的不是这个结果,她要君慕凛回来,生要见人,死要见尸。如若不能,她宁愿在最后一刻动毒之一脉只有历代家主才有权知晓的秘术。她要寒甘永封,要让那些沉睡的人们再也醒不过来。她要把这一片冰川变成人间地狱,来为她的未婚夫陪葬,也为她陪葬。

仇恨更重了,握成拳的手掌心摊开,紧紧按在地上。

天黑了,最后一夜,她再等最后一夜。若还是见不到他,那么寒甘,咱们自此永别,你们再也不会出现在历史长河中,而我,也将在秘术动之后身死魂消。

但愿没有来生,她不想再去任何地方,也再没有重来一次的信心和勇气。

永别,就是永别吧!

夜幕沉沉,不见星斗。

七十年的生机抽得她身疲力尽,就连眼睛都花了。否则她不会看到一名青衣男子踏入阵中,一步一步朝着她匆匆而来。她也不会看到那男子口唇呢喃,一声一声叫着“阿染阿染”。

她曾卜过一卦的,天人不归,自此不见。那么现在又见,是因为没了多少生机,心老了,就开始思念故人?有所思,便有所见,老天爷待她还是好的。可是她也思君慕凛,为何不见?

“阿染。”青衣男子已到了近前,几乎是扑着将手伸向了她。

她再坚持不住,终于歪倒在他怀里。

“这个梦做得太真实了。”她轻轻地说,“我好像看见四哥了。”

她想抬手去摸摸眼前这个人,可是手抬到一半就没了力气。他干脆将她的手握住,紧紧握在手里,一遍一遍地说:“不是梦,阿染,这不是梦。四哥来接你了,你跟四哥出去,寒甘的仇我来替你报,好不好?阿染,听话,四哥这一生失去太多太多的人,不能再失去你了。”

她又开始慌了,好像不是梦,好像真的是四哥。

她用尽力气与他相握,触感愈真实。

眼泪终于又掉了下来,明明垂垂老矣,却哭得像个孩子。

她的卦还是不准,她到底不是风家的人,算卜这种事她做不来,也做不好,否则不归的天人,如何能再见上一面?

“四哥。”声音沙哑,绝望又悲伤,“四哥,君慕凛不见了,我想把他找回来,你告诉我,该去哪里找?我得去什么地方才能找到他?我都封了寒甘了,可他还是不回来,他是不是不要我了?四哥,你说他是不是不要我了?”

阵阵心疼蔓延开来,他将人紧紧揽在怀里,有泪顺着脸颊滑落,滴到了她的间。

“不会,你是凛儿的命,凛儿不会不要你。阿染,跟四哥走,四哥带你找他,陪你等她。你放心,人一定可以找到,四哥说能,就一定能。”

她不再抗拒,好像这个人说带她找,就真的能带她找。好像这个人说能找到,就真的一定能找到。

她被他抱起,天旋地转,意识愈的模糊。彻底失去意识之前,她拼着力气对他说:“不要放过寒甘,君慕凛不回来,我要整个寒甘为他陪葬!”

……

天赐公主执封地天赐镇,天赐镇随从前的痨病村,遍及东秦的每一个州府。

寒甘边境也有一个天赐镇,虽然很小,却也有二十五户人口,也在镇子口挂了牌子,将天赐镇三个大字高高供奉起来。

阎王殿驻在这边的分殿很小,镇抚一人,暗卫四个,官差十五。

但镇子再小,五脏俱全,这里甚至还有一个二进的宅子,立了匾额称公主府。

这是君慕凛的人在各地建镇时挂上去的,镇里的百姓也说,不管公主来不来,他们都要在天赐镇里为天赐公主留一个家。有公主府在,他们就有主心骨,也会永远记得是天赐公主这个人,给了他们又一次生命,让他们重新活了过来。

如今白鹤染就住在天赐镇上,住在公主府里。有镇上的婆子主动过来照顾她的一日三餐,也有镇上的姑娘主动过来帮她打理院子,洗衣端茶。

白蓁蓁和白燕语从上都城赶过来了,每天都陪着她,偶尔说说话,说现在,也说以前。

四皇子也在府上,每天就只在她身边坐着,一眼不肯错开地看着她,就像在看一件珍品。

寒甘的毒障没有撤,却不再由白鹤染来主持。君慕息兑现自己的承诺,替她守着大阵,守得寒甘连只飞鸟都没再有过。

落修有时会同剑影说:“以前只知五殿下是阵法高手,没想到四殿下才是深藏不露。”

剑影对此却有些心理准备:“灵云先生的弟子,如何能是凡人?你也是阎王殿出来的,别跟我说你不知道四殿下是凌驾于三幕传奇之下的唯一一人。”

落修苦笑,“我如何能不知。都说阎王殿有三幕传奇,一个是十殿下,一个是九殿下,还有一个是你。却甚少有人知,其实在三幕传奇之上还有一个传奇,那是灵云先生的弟子,我东秦的第四位皇子!”

  

章节目录

神医毒妃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,阿里书籍只为原作者杨十六的小说进行宣传。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杨十六并收藏神医毒妃最新章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