随着毒雾一起涌来的,是四面八方如厉鬼一样的凄厉叫喊,是火焰与风沙交错着呼啸而至,也是地狱鬼门关前一步一步刀尖行走,更是天塌地陷末日降临。

这是毒脉传人散尽一身毒血,暴到极限的毒障,雾中带障,障中有阵,阵里有关。

整个寒甘都被罩在毒障之中,她能听到人声哀嚎,也能嗅到死亡气息。有太多人死了,死在她的阵中,死在她的毒里。

可是她不在乎,她是毒女,不是菩萨,她可以行医济世,也可以毒杀万民。

她就坐在金河城内,冷冰冰的声音自她这处了出来,她告诉寒甘人:“害我夫君,我便困你们永不见天日,我便打你们入十八层活人地狱。这是你们的报应,纵有神明,我也要让他看看,我毒脉传人白鹤染,有没有本事与之对抗,他能不能从我手中,将他所庇佑的寒甘大地拯救出来!寒甘人听着,我夫君一日不归,我便困你一日,一年不归,我便困你一年。如若他再也回不来了,那你们就一生一世永生永世活在这毒障世界里,直到死去!”

血还在流,整个金河城都是她的血。落修等人再也找不到她在哪里,跌跌撞撞寻找,直到突然之间满目清明,却现自己竟已在不知不觉间翻过雪山,回到了东秦地界。

剑影急眼了,默语也急眼了,两人如闯关破阵一般往雪山对面冲。可惜,阵法作用下,兜兜转转,却总是又绕回原地。

默语崩溃大哭,剑影一身冷汗。

落修挺不住了,主动跟剑影和默语商量:“快快传信回京城,找九殿下吧!再拖下去就更没有希望了。一个失踪了,一个救不出,再不请救兵就晚了!”

又一只飞鹰开始行动,带了秘信往京都方向飞去。

在这期间,不管是剑影默语落修,还是其它跟随来的将士和暗卫暗哨,谁都没有停止过进入寒甘。就算找不到十殿下也要把天赐公主带回来,虽然是天赐公主在用毒障惩罚寒甘,可他们都看到天赐公主划开了两边手腕。只要一想到那么多血流出来,他们就害怕。

可是没有人能成功,白鹤染已经疯了,不但用了毒障,还用了大量的阵法直接把雪山一带给封了起来。东秦这边的人别说进入到寒甘去,他们甚至连雪山都翻不了了,到最后甚至连雪山都看不见了。及目之处就是一片茫茫冰原,除了呼啸的风雪,什么都没有。

九皇子在收到信后的第三十五天赶到了这边,此时距离白鹤染毒困整个寒甘已经过去快五十天了。人们几乎都绝望了,这么多天过去,皇子和公主一个都没找着,最佳的救援时机已经过去,现在就算九皇子来了,又有什么用呢?

君慕楚也没想到寒甘一行竟会出现这样的意外,他听着落修给他讲事件经过,也听着默语和剑影说起白鹤染如何了疯,如何毒困寒甘。

他一下就想起来当年汤州府的毒灾,就是白鹤染放了自己的血给他,让他带去解汤州之毒。那一次他是帮凶,是他用内力将她的血一点点逼出,装满了一堆瓷瓶子。

现在又是血,五十天毒障不散,这得流多少血?一个人又有多少血可以流?

他试着破阵,可惜他并不精通阵法。阎王殿的阵法高手也眼着一起来了,却对白鹤染制造出来的毒阵一点办法都没有。他们甚至实话实说:“天赐公主这样高的阵法造诣,别说终我们一生,就算是再给我们三辈子,我们都达不到这种高度的。”

也有人说了句更实在的话:“如果五殿下还在,应该可以试试,我们是真的不行。”

君慕楚气得快要窒息了,可同时也实在是无奈。从前他一直对阎王殿训练营的存在感到很骄傲的,可直到这一刻才现,那些他一直以为的骄傲,竟在白鹤染的面前变得如此不堪一击。他营里的阵法高手对上白鹤染,才一个开头就已经败下阵来。

好,他可以不在意阎王殿的人输给自己的弟妹,可是他的人都输了,这世上还有什么人能把阿染给救出来?又有什么人能把他的弟弟给找回来。

年底了,再有几天就是大年夜了,这几年的年关怎的都这样不好过,这样的日子什么时候才是个头?老十那个臭小子,他到底去了哪里?

九皇子的无计可施,让其余人更加绝望了。

默语整天就跪在原来的雪山脚下,即使再也看不到前面的雪山,她依然就那么跪着。

落修有时候过去劝她几句,让她起来。她就摇头,“如果我家小姐再也回不来了,我就一脖子抹在这里,黄泉路上也要给小姐做个伴。”

剑影到是不劝她,而是要了匹快马往歌布的方向去。

他要去迎一个人,他记得主子临入寒甘之前叫人往歌布传了信,要把巴争叫来的。

大卦师巴争,如今只有他才能知道主子的死活。

往歌布去的第六日,终于迎到了巴争。

巴争还是个小孩子,骑不得马,所以只能坐马车来。歌布的车夫把马车赶得飞快,据说中途因为太快还散架了一回,好在是经过城镇,立即又换了一副车厢,才又继续赶路。

剑影直接夹了巴争坐上自己的马,飞一样的往寒甘边境赶。二人到时,默语正跪在前头哭,落修告诉他:“毒障淡了,可我们的阵法师还是进不去。默语觉得毒障之所以淡了,应该是她家小姐撑不下去了,又或者是血已经流尽了。我们现在是既希望毒障继续弱下去,又不希望它弱下去。因为弱下去我们的人就能进入,可同时弱下去也意味着王妃的处境艰难。”

他说话时,看向巴争,诚恳地道:“大卦师,我随我家殿下在歌布时咱们也见过的,算是熟人。求求你给算算,我家主子和王妃可能逃过这一劫?”

剑影也道:“起初主子叫你来,是为了算十殿下生死。可现在就连她自己都生死不知了,所以你得两个人都算。快算吧,我们求你了。”

巴争席地而坐,多彩的宝石卦子一把撒到了地上。

他仔细去看,皱眉,将卦子拢起,再撒,再皱眉,如此三次。

“如何?”剑影的心都提到了嗓子眼儿,“你这次算的是谁?”

巴争说:“算的是东秦太子。”

“太子如何?”

“生卦。”

这话一出,落修长出了一口气,整个人一下子瘫坐到地上。

不远处自往这边走来的九皇子一见这架式当时就慌了,脚步都现了凌乱,几乎是跌撞着冲过来的。他一把将落修拎了起来,大声问道:“怎么说?你这是个什么样子?”

落修一下就哭了,“生卦,九殿下,是生卦,我家主子还活着!”

默语这会儿也冲了过来,她管不了十殿下是生卦死卦了,她就死抓着巴争哑着嗓子道:“女君呢?我们女君呢?你快算呀,快算算女君如何!”

巴争不言语,只默默地把默语抓到他胳膊上的手给扒拉下来,然后再把卦子摊开,面色微变……“死卦。”

“什么?”所有人都惊呆了,君慕凛的是生卦,反而白鹤染的是死卦,这究竟是为什么?

默语不信,“再算一次!十殿下都算了三次,到了我们家女君不可以只算一次!”

巴争很配合,拾起卦子再摊下去,又两次,一共三次,“还是死卦。”说完,又补充道,“其实东秦太子的卦也并不是绝对的生卦,我只能算出他并未死,可卦象又显示他并不在这世间。我不知这是何意,兴许……”他顿了顿,再道,“兴许只有女君陛下才能明白。”

“你说的这不是废话吗?”默语大吼,“这不就是废话吗?死卦的人知道生卦何解,可她都是死卦了,你要她如何说给我们听?你要我们如何把她给找回来?”

她泣不成声,干脆跪到巴争面前,“求求你,巴争,我求求你。小姐待你不薄,你帮帮我们吧!我绝不信是完全的死卦,你再算算,再想想办法,哪怕只有一线生机,我都愿意用命去把她给救回来。巴争,你再算算。”

巴争站了起来,面向阵法化出的冰川,面色悲戚。

“她是要整个寒甘来给他陪葬,如果有人能够告诉她我算出东秦太子的生卦,我相信她会出来。可是谁能进得去呢?”他一边说一边摇头,“我不行,我只会算卦,不懂阵法。或许……”他想说或许呼元家的人可以,可是再想想,还是摇头。呼元家也不行,这阵逆了天,没有人能破的。“其实也不见得一定就是死卦。”

巴争回过头,看向身后众人,“我早就同她说过,我算不了她的命。死过一次的人,本就是天道之外的存在,我又如何能算得准她?之所以说是死卦,是她的心死了,可心死不代表人死,如果有人能暖了她的心,人兴许就能活回来。”

没有人知道巴争这话是什么意思,君慕楚也不明白。死过一次的人,是说白鹤染吗?可她是什么时候死的?又是什么时候活的?

  

章节目录

神医毒妃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,阿里书籍只为原作者杨十六的小说进行宣传。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杨十六并收藏神医毒妃最新章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