寒甘的火n先响。

常年累月生活在冰川雪原上的寒甘人,对于攀爬雪山这项运动显然比东秦的精兵要擅长。

所以,当寒甘人已经爬上山顶时,东秦的兵才爬到半山腰。

近日风雪大,爬山的人被吹得眼睛都睁不开,所以寒甘人这一n其实也是盲开的,目的是震慑,是吓唬,是希望这一n能让东秦人爬得更慢一些。当然,如果这一n能把主帅给打死,那就更好了。

可惜,君慕凛哪是那么容易就能被打死的。事实上,这一n寒甘人压根儿一个人那没打着,只打入山体,到是掀起了一片塌方。

有几个人随着塌方往下滑去,很快就被下面的同伴挡住,到也没受伤。

落修意识到这样不行,急着对君慕凛说:“如果寒甘人不管不顾地这么打n,很容易打出雪崩来。寒甘都习惯了这种环境,所以一旦雪崩,倒霉的肯定是咱们这头。”

君慕凛也知这个道理,他抬头向上看,隐隐约约能看到寒甘的队伍。在雪山范围内不能动n,特别是他的n,不但要留着做秘密武器,也要顾及这个环境。他的n比之寒甘火n威力大得多了,一旦在这地方就开打,绝对没有任何好处。

他唇角轻挑,作了一个手势,让下方攀爬的将士都停了下来。

“落修。”他唇角轻挑,“按原计划,随本太子布阵!”

随着一声布阵,除落修外,还有十名暗卫齐出。十二个人,出神入化的轻功展开,眨眼就在这雪山之中穿行起来。人们只觉风雪入眼,哪里还看得见他们的影子。

将士们好生羞愧,就冲着十殿下这个轻功,要是没有他们拖累,人们早就到雪山对面了。

不过这也是没有办法的事,大军三十几万,爬山不慢是不可能的。

此时,寒甘主帅边功正站在雪山顶上,其中一人手持火n,还拿了个望远镜往下面瞅。

瞅了一会儿就觉得不对劲,然后将望远镜递给身边副将:“你看看,我怎么瞅着下面黑压压一群人,突然就没了影子?东秦人是会变戏法还是怎么着,那么多人一下子就没了。”

副将把望远镜接了过来,放到眼睛上往下瞅。

可不么,之前还一眼望不到尽头的大军,这会儿竟全都不见了。他能看到的就只有白茫茫一片雪山,还有呼啸的风雪,哪里还有东秦人?

他几乎以为是望远镜坏了,可是边攻却不这样认为:“望远镜是国君的东西,是神物,是千里眼,整个寒甘只有两个,用了这么多年了从来就没坏过,怎么可能这会儿就坏了。”他一边说一边把东西又抢了过来,“我再看看,别是风雪太大,把他们都遮住了。”

可惜,再看也是没有人,一个人都没有。三十五万大军,突然之间就像人间蒸发了一样,彻底消失在他们的眼皮底下,连个过程都没有。

边攻的心开始往下沉了,直觉告诉他这绝对不是一个好现象,东秦人不可能全部消失,一定是什么地方出了问题。而这个问题于他们寒甘来说,也绝对不是好事。

“咱们用n吧!按着他们刚才的位置往下打。火n打到半山腰还是没问题的,如今子弹也充足,不管东秦人耍的是什么把戏,在咱们的火n面前都遁无可遁。”

这是副将的主意,但是边攻不敢,“你怕是疯了!这里是雪山,咱们人还站在雪山顶上,就这么把火n不停地往下打,那就不是塌方的问题,而是容易引起雪崩。到时候东秦人是跑不了了,咱们也得跟着玩儿完。”

“那怎么办?”副将是一点儿主意都没有了,“要不回去禀报国君,请国君给想个办法?”

边攻想了想,点头,“再观察两个时辰,如果两个时辰之后还是不见东秦人的影子,就立即派人回去禀报国君。东秦人狡猾,那个十殿下更是个魔头,咱们可别着了他的道儿。”

然而,两个时辰后,东秦大军还是连影子都没见着。边攻这边的望远镜举起又放下,放下又举起,却始终瞧不出任何变化。

雪山依然是雪山,静得让人感觉恐惧。

“速派人回宫禀报国君,怕是要坏事。”边攻终于下了命令,可这话还没等说完呢,突然就觉得自己脖有点儿发凉,还有点儿疼。他下意识地抬手摸了一把,再一看手上,全是血。

他懵了

,想喊人,可是喉咙却发不出一点声音。紧接着,世界开始在他眼前发生倾斜,雪山倒了过来,青松也倒了过来,就连身边的副将都倒了过来。

副将吓傻了,好好的一个主帅,突然之间就在自己跟前被人抹了脖子,可他根本也没看见有人出现啊!那这脖子是谁抹的?难不成还能是老天爷?

胡思乱想间,他的世界也跟着倾斜了。

身后众将士被这一幕吓傻了眼,很快就乱作一团,纷纷拔剑御敌。可哪里有敌,除了挺立的青松和灌耳的风雪,他们一个敌人都没看到。

这才是最可怕的,没有敌人,却有死人,死的还是他们这边的人,这简直跟闹鬼没什么两样。最可怕的是,不但主帅和副将掉了脑袋,他身手里的望远镜和火n都不见了,就是眨眼工夫的事,那些东西就跟东秦的大军一样,凭空消失。

那可都是神物,是从前的丞相现在的国君带给寒甘的神物。有了这些东西,他们才有入主中原大地的希望,他们才能让后世子孙不再生活在这片寒冷冰原。

可神物怎么就不见了呢?回去之后他们要怎么说这一切?

这些寒甘的将士手里没有n,盖尔不是傻子,他不可能让上雪山的将士都带着n。金河城就在雪山脚下,冰宫也就在雪山脚下,一旦雪崩,半个金河城都得被埋,他不能那么干。

所以这些将士手里提着的依然是属于这个时代的冷兵器,也没有多余的望远镜了。

他们不敢去看雪山下面的情况,东秦大军的失踪和两位将军的死亡,已经让他们的恐惧达到了顶点。这些人再也没有胆子在雪山上多待一刻,他们要逃,要下山,要回金河城去,要把这时发生的事情禀报给国君。至于国君信不信,那就又是另一回事了。

寒甘将士开始下山了,两位将军的尸体和掉下来的头颅也被带下了山去。只是下山匆忙,就跟让狼撵了似的,几乎是连滚带爬。这一滚一爬就摔了不少人,一个压着一个,一个踩着一个。等到所有人都下了雪山之后才发现,拥挤踩踏间,上山的五千人竟死了一半。

东秦都没动一兵一卒,就让他们自损两千多强兵,寒甘人觉得这个脸真是丢大了,几乎让他们没脸去面见国君。东秦来的到底都是什么鬼,为什么跟他们起初想的战役一点不同?

的确不同,此时的君慕凛正拿着那只望远镜翻来覆去地看,一边看一边问落修:“你说这究竟是个什么玩意?居然能把远处的东西拉近了距离,看得真真切切。没想到寒甘人不但鼓捣出来了火n,竟还有这种逆天之物,他们这是什么爆棚的运气?”

落修也琢磨不透为什么这东西能看到远处事物,他想了半天,最后憋出一句:“虽然属下不知它为何物,更不晓得其原理。但是属下认为,此物王妃一定识得。”

君慕凛深以为然,“你家王妃是这世上最有见识的姑娘,什么东西都逃不过她的眼睛。行了,把东西收好了,不管怎么样也算是个新鲜玩儿意,回去送给老头子,让他也乐呵乐呵。”

落修笑嘻嘻地将望远镜揣了起来,还问君慕凛:“为何不给王妃留着玩?”

君慕凛想了想,说:“咱们觉得新鲜的东西,到了染染那儿可不见得就也觉得新鲜。就像你刚说的,这东西咱们不识得,但染染一定识得。所以她可能对这玩意都够够的了,没有留着玩赏的心思。所以还是拿给老头子吧,他一定喜欢。”

东秦的大军继续攀山,这时如果山顶再有人来看,一眼就能看到他们的队伍。

可惜,现在山顶上已经没人了,君慕凛利用阵法的障眼,随手就收了两个人的脑袋,这一下给寒甘人的震慑太大,大到他们再没人敢上这雪山。

大军攀山变得十分顺利,终于在十二个时辰之后,全部站到了雪山顶上。

不得不说这雪山太大,大到三十五万人站上来,依然不觉拥挤。

当然,上到山顶不是最终目的,最终目的是到雪山的对面,攻入寒甘的国都金河城,将寒甘国君从冰宫里赶出来。

大军开始下山,下到一半时,君慕凛再次布阵,将大军全部隐藏。

金河城的驻军临到死都没想到,他们万千部署,手执火n,结果这仗还没等打呢,整个营地的老巢都让人给端了。

君慕

凛没杀人,他只是在营地中布了一个大阵。所有寒甘将士都看到自己四周突然冰雪融化,突然一夜开花。青草绿树,姹紫嫣红,甚至还闻得鸟语,嗅得花香。

没有人愿意主动离开,即使这一切都是假的,他们也愿意一直生活在假象里。茫茫冰原,世世代代,真的是活够了7

  

章节目录

神医毒妃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,阿里书籍只为原作者杨十六的小说进行宣传。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杨十六并收藏神医毒妃最新章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