君慕凛将手珠带回来给白燕语时,还带了一样东西,是有一次白惊鸿跟白鹤染一起走在街上,随手买下的一只小葫芦。

葫芦是宝石拼成的,歌布人的手艺,虽然是宝石,但因为是碎石边料做的,也不值钱。

当时白惊鸿说,十岁那年,父亲给了她一只玉制的葫芦,她很喜欢,一直挂在身上。

偏偏白花颜也喜欢那只葫芦,父亲却不肯再送给她一只。

嫡女的东西庶女是不能抢的,为此白花颜哭了好几天,还一边哭一边说父亲偏心,不疼她。

那时的白惊鸿只懂得炫耀和骄傲,她从来都是想要什么就能得到什么,哪里能理解小孩子想要一样东西却不得的心酸。

又哪里能懂得那样东西明明是人家父亲送的,自己的孩子得不到,她却得了,这种事情在白家发生得多了,就给白家的孩子留下了很不好的阴影。

父亲只疼外来的孩子,不疼亲生的,这话就是打那儿来的。

这些话都是白鹤染讲给君慕凛,君慕凛又讲给白燕语的。

这只宝石葫芦白惊鸿买下,给了白鹤染,是让她将来有机会能转交给白花颜。

她什么都补偿不了,只能留这么个小物件儿下来,白花颜要,就留着,不要,就摔了。

从前岁月那么多年,她们母女对白花颜是有愧的。

林氏将葫芦给了白花颜,没有再逗留,起身离开。

谈氏往外追了几步,在门口时扯了她一把,小声问:“是不是出了什么事?”

林氏摇头,“没什么。”

再想想,还是告诉了谈氏,“白惊鸿死了。”

谈氏一愣,“死了?

她不是早就死了么?”

在她的印象中,白惊鸿还是关在皇宫水牢里的,可似乎也听说白惊鸿从水牢里跑了。

可是想不起来是在何处听说的,也想不起来到底听没听说过,白家经历了这么多事情,小白府也几经变故,关于过去的一些事情,她记得不是很清楚了。

林氏叹了一声,没再说话,待谈氏再回过神来时,林氏都已经走远了。

白花颜不知道什么时候也走了出来,就在谈氏身边站着,手里还握着那个葫芦。

谈氏心里不太好受,也不知道是因为林氏今天的情绪,还是因为听到了白惊鸿的死讯。

但是她想,应该不是因为白惊鸿吧,毕竟白惊鸿那个人在她这处是没留下过什么好印象的。

过去那些年她都烦死了大叶氏和那两个孩子,她曾想过,有朝一日白惊鸿和白浩宸两个人遭了报应,她一定会很高兴,甚至都能放挂鞭乐呵乐呵。

可是白浩宸死时,她没有高兴,现在听说白惊鸿也死了,她还是没有高兴。

谈氏问白花颜:“你还记得白惊鸿是谁吗?”

白花颜很认真地琢磨了一会儿,摇头,“不记得。”

谈氏抹了一把她嘴角挂着的饭粒,拉着她的手往回走,“不记得就不记得吧,都忘了也好,都忘了才能开始新生活。

如果记忆能够选择,我也想把过去忘了。”

林氏在天赐镇里走着,也不知道自己要去哪,反正就是漫无目的地走。

有人认出她主动打招呼,她也顾不上理,脑子里一会儿是林寒生,一会儿是白惊鸿,早上燕语讲的那些事情翻来覆去地在她脑子里转悠,她想了很久,还是想不明白为何事情到最后,竟是这样的结局。

终于没有路可走了,她已经走到天赐镇的镇尾,再前面就是后山。

镇尾有阎王殿的官差把守着,暗处也有暗卫紧盯,为的是确保不会有任何不明之人进出天赐镇。

但是对本赐的百姓还是正常放行的,毕竟后山有花果树,还有开山种植的药材,百姓每天都要上山去打理。

林氏在镇尾站了好一会儿,一直就往后山看着,虽然行为怪异,但她是什么人阎王殿的都知道,凌安郡主的母亲,天赐公主的姨娘,所以也没有人理会她,就由她在那里站着。

这座山上还葬着一位白家的孩子,林氏知道这里她女儿常来,几乎每隔个十天八天的就要来一回,一来就会上山,到那个人的墓前一坐就是一整天,有时候到夜里都不走。

她嫁入文国公府十几年,其实并没有多少归属感,做得最多的事就是缠住白兴言,保住自己的宠爱。

最大的梦想就是白燕语能够有个好归宿,最好能嫁给皇子,侧妃也行。

白家于她来说,也就那么回事,她于白家来讲,存在感也实在很低。

可是如今白家没了,文国公府烧了,她却又开始心疼起白家的这些孩子们。

不管是从来没被承认过的五皇子,还是大叶氏从段家带来的白惊鸿和白浩宸,从前过往明争暗斗来来回回,到如今,似乎都没有那么重要了。

曾经讨厌的人现在也没有多讨厌,曾经喜欢的人现在也没有多喜欢。

原来人都不是长情的,岁月变迁,真的可以冲淡许多人和事,哪怕是刻骨铭心的,也终有一天会渐渐消散。

娘家,夫家,终于在这一刻,她全都失去了。

林氏出了镇子,一路往后山走。

阎王殿有两名官差跟了上来,是看她有些失神,不敢让她一个人上山。

她也没说什么,一直走到五皇子的墓碑前方才停了下来,然后将林寒生的那串手珠放到地上,还找了块儿石头压着。

她说:“就让他留在这里,给白家人赔罪。

你是白家大少爷,就由你来看住他,前世今生,世世生生,都让他再不能为祸作乱,再不能坑害白家的孩子。”

林氏跪到五皇子的墓前,认认真真地磕了三个头,“对不起,林小桃替林寒生给你们赔罪了。

今生走错了路,愿来生我们不会再有交集,各自安好,忘了这一切所有。”

林小桃丧父,终于在这三个头磕完之后,痛痛快快地哭了出来寒甘冰宫,国君重病不起,对新来的王后一次都没有召见过。

君长宁也的确是个人才,竟利用这段时间,利用她从东秦皇宫里带来的传国玉玺,成功勾结了丞相盖尔。

几剂重药下去,老国君一命呜呼。

丞相盖尔蛰伏多年,终于在君长宁的帮忙下,以传国玉玺为引,登上了寒甘君位。

君长宁从东秦六公主成为了寒甘王后,封后大典与登基大典一同举行。

那一刻,君长宁觉得自己终于扬眉吐气,终于可以将从前身份完全放弃,一心一意只做寒甘王后。

比起东秦不招人待见的庶出六公主,显然是寒甘王后更加威风,更配得上她冰雪聪明。

然而,所谓的冰雪聪明,在君慕凛看来那就是个笑话。

君慕凛收到寒甘的消息时,他的大军还有五天行程,就能到达东秦与寒甘分界处的雪山脚下。

君长宁在寒甘封后的消息听得君慕凛直发笑,可是笑过之后却也为那个妹妹感到悲哀。

传国玉玺是假的,真的已经在他手里了。

早在他与白鹤染分析出传国玉玺的去向之后,他就派了人去追君长宁的送亲队伍。

但东西却不是要回来,更不是抢回来,而是换了一个假的。

假玉玺假得离谱,是用下等玉料做成的,又因为他并没有看过真的传国玉玺,所以假物的样子也是随心所想,大概就照着东秦玉玺的模样改了一改,就匆匆让人拿着去换了。

他绝不相信君长宁看不出来东西被换过,毕竟真玉玺在她手里那么多时日,是何模样早就熟记在心。

突然被换成了假的,他本意是想提醒君长宁做事不要太过,不要以为东秦娘家是傻子,什么都不知道。

却没想到君长宁选择沉默,假戏真做把这戏给唱了下去。

落修琢磨着说了句:“寒甘那个丞相是不是傻?

君长宁说什么都信?”

君慕凛冷哼道:“怕也不是真的就信,他只是借此坐上国君之位,给自己登基找一个天命的理由罢了。

毕竟传国玉玺在东秦,世间早有传说,叶郭白三家之事闹得轰轰烈烈,寒甘怎么可能一点都不知晓。

君长宁是白家的外孙女,又是东秦六公主,东西由她拿出来,可信度就很高,至少在寒甘人看来,可信度是高的。

毕竟长年待在冰川之国,见识少。”

落修有点郁闷,“那这样一来,我们的玉玺不是白换了吗?”

君慕凛摇头,“怎么就白换了?

寒甘有寒甘的,东秦有东秦的,我们将真的玉玺亮出来,你说这天下人是信寒甘还是信东秦?”

他吩咐落修,“飞鹰传书回上都城,让老爷子把真玉玺亮出来,再轰轰烈烈地办一场盛宴,

昭告天下,说失踪多年的传国玉玺被东秦找到了。”

落修赶紧就去办差,再回来时,君慕凛已经在部署攻打寒甘的计划。

落修有些担心,“真的不等王妃吗?”

他摇头,“不等,在她到之前,寒甘必须打下来。

我不能让她跟着我去冒这个险,虽然死丫头总嚷嚷着要上阵杀敌,但打寒甘不同于打别国,虽然我们手里也有枪,但寒甘的火枪究竟有多少把,谁也说不清楚。

她拿下罗夜给了东秦,本太子总得把寒甘给她打下来。”

  

章节目录

神医毒妃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,阿里书籍只为原作者杨十六的小说进行宣传。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杨十六并收藏神医毒妃最新章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