林氏还是跟着一起去了天赐镇,路过红府时接上了红忘,到了天赐镇外将白燕语和红忘放下,她再坐着宫车到天赐镇。

却没有进胭脂作坊,也没去公主府,而是去了谈氏的小院子,带了白花颜喜欢吃的点心。

上都城里的小白府已经卖掉了,谈氏如今带着白花颜就住在天赐镇上,买了个小院子,里面三间房,后面还有一个小菜园,简单朴素。

卖掉小白府买这个小院子,大部份银两都剩下了,谈氏将那些银两给了红氏,说不管是什么生意,小小的参上一股,赚的钱都留给白花颜,算是以后给她一个依靠。

林氏到时,白花颜正跟着谈氏在后院拔菜。快入冬了,这是最后一茬能收的菜,谈氏一边拔一边跟白花颜说:“回头把这些菜晾成菜干,能存放很久,冬天的时候吃着方便。”

白花颜也不说话,就呵呵傻笑。谈氏拍拍她的头也没再说什么,只将拔好的菜归拢到一起,然后拉着白花颜起身,给她拍了拍裙摆上沾到的土,一回头就看到了林氏。

“哟,你来了。”谈氏一愣,随即赶紧过来招呼,“快到前屋坐,我们光顾着拔菜,都没留意时辰,这晌午都过了,花颜肯定饿坏了。我去做饭,正好在这一起吃。”

林氏没拒绝,只点点头,然后伸手去拉白花颜。

白花颜的状态比之前好了许多,林氏拉她她也由着,就是不知道叫人。

谈氏把刚拔的菜拿去厨房了,院儿里没有下人,林氏就自己动手给白花颜洗手擦脸,用浇开的水泡了花茶,再把带来的点心拿给她吃。

白花颜见着点心就大口吃,谈不上什么形象,林氏就在边上坐着时不时给她擦擦嘴,只是越擦越是能在白花颜的脸上看到白惊鸿的影子。

早上白燕语给她讲了一些事情,包括林寒生,也包括白惊鸿。

她并没有因为林寒生的死生出多少悲伤,甚至白燕语掉了两滴眼泪,她依然无动于衷。

关于父亲,其实还是有些美好回忆的,比如说她在嫁人之前那十几年,也是跟着父亲东奔西走四处唱戏,父亲也会在天冷的时候把最暖的衣裳给她穿,也会在没有银子的时候,依然省下自己的饭钱给她买两只肉包。

只是不知道从哪一年起,许多情份就变了味道,林寒生开始教她媚术,开始教她如何俘获男人的心。直到她进了文国公府,生了白燕语,她的父亲就又开始把这一套教给她的女儿。

她不知道她们母女对于林寒生来说意味着什么,就像她从来都不知道林寒生究竟是一个什么样的人。对于那个父亲她曾做过无数次设想,却从来也没有想到,白家叶家郭家,甚至歌布与罗夜,这错综复杂的关系里,竟都有她父亲的影子。

林氏觉得,这一生真是荒唐,林寒生荒唐,她也荒唐。因为她当初就是靠着林寒生教给她的媚术,成功让白兴言把她抬进文国公府,还甚至还让她的女儿靠着媚术去俘获白浩宸,以图做文国公府下一任当家主母。

从前的日子到底是怎么过的呢?她都有点不太能想得起来了,到是能想起白兴言死去的那天晚上,白鹤染哭了,白蓁蓁哭了,白燕语也哭了。可是没有一个人的哭是因为父亲死了,她们只是在哭各自的人生,在哭自己在意的那些个人。

不管哭谁,好歹都是有哭声的,可是她的父亲死了,她却一眼泪都掉不下来。

白花颜把半盘子点心都吃掉了,林氏赶紧把盘子挪开,轻声细语地告诉她:“不能再吃了,你二婶做了饭,再吃点心等下就吃不下饭了。”

今天的白花颜很听话,说不让她吃她就真不吃,只坐在那里看着林氏,好像在琢磨什么,林氏问她她也不说,就是看着林氏笑,越笑越像白惊鸿。

谈氏饭菜做得简单,三菜一汤,只有一个肉菜。

林氏自己端饭盛饭,自己搬了凳子到桌前,自己拿抹布把凳子上的灰擦了擦。

擦着擦着就停住了,眼泪嗒叭一下掉了下来,掉在刚擦干净的凳子上。

谈氏吓了一跳,赶紧问她:“你这是怎么了?”

林氏没答,只是把抹布又擦了回去,刚掉下来的泪就看不见了。

“没什么,就是想起来从前跟着我爹在桃花班的日子,吃饭也要自己盛,凳子也要自己搬,有灰就自己擦,吃完了还要自己洗碗。一人就一勺子菜,吃多了就要被班主打。那时我爹还不是班主,老班主很凶,说我是吃闲饭,就要干最重的活儿。可是我爹从来不让我干活,说活干多了手会粗,手要是粗了将来就不会有男人喜欢我。”

她苦笑,“你看,不管什么时候,他先想到的都是这一套,都是我会不会得到男人的喜欢。后来我嫁到文国公府就想过,你说他把我培养成那个样子,教了我一身媚术和调香的本事,究竟图的是什么呢?我嫁进文国公府也没给他什么好处,咱们家那位老爷从来没给过林家银子,也没给过我银子。所以就算他隔几年进一次京,我去探亲,手里能拿出来的现银也从来没有过二十两。你说他到底图什么?”

谈氏没想到她竟说起桃花班的事,虽然知道林氏的娘家是干什么的,但也仅限于知道。关于林寒生这个人,关于那个桃花班,她还真是从来没有仔细打听过。毕竟从前的文国公府里,比起叶家和红家,林家的存在感实在是太低了。

“或许只是希望你嫁得好吧!高门贵户,虽是妾室,但至少衣食无忧,比起在戏班子里,文国公府的日子算是不错的。”她也只能这样陪林氏唠下去,一边说一边给白花颜夹菜。

林氏却听笑了,“是啊,可能只是为了我好吧,天底下哪有父亲不希望子女过得好的呢!”

却偏偏就有这样的父亲,比如白兴言。

她以前的确是抱有这种美好幻想的,觉得父亲教她本事,让她钩上白兴言、进了文国公府去做妾是为了她好。可直到今早燕语把手串给她,她才明白,原来一步一步都是棋局,她不过就是棋局中的一枚棋子,在这一场看似与她无关的乱局中,竟是起了关键的作用。

是的,就是看似与她无关。她从不觉得叶郭白三家的战役跟她有什么关系,从不认为文国公府从昔日辉煌走向衰败,还有她出的一份力。更想不到兰铜两城大乱,白鹤染做上歌布女君,竟隐隐约约也是她推波助澜。

原本置身事外的她,一下子就被拉到了乱局的中心。

“去年贺汤州的宫宴,我爹说想进宫去唱戏,让我去求二夫人,走太后的门路进宫去。”林氏一边吃着菜一边自顾地说话,“当时他给我的理由是要给桃花班镀一镀金,毕竟进过皇宫的戏班子在外头唱戏能多得不少银子,也会变得抢手。我没多想,就应了,还为此去求二夫人。那会儿正好飘飘跟老爷闹别扭,回了娘家,二夫人让我帮她把飘飘叫回来,因为府里没银子了。我就跟老爷和老夫人说,我爹要给知府大人家里唱戏,为了赚钱。老爷觉得那是一件很丢脸的事情,便坚定了要把飘飘叫回来的信心。”

谈氏实在不明白今日林氏是怎么了,怎么一个劲儿地说以前的事。但她也不插话,就由着林氏说。难得的是白花颜也没有闹,就老老实实地吃饭,认认真真地听故事。

林氏喝了一小碗汤,想了想,却摇了头,“再后来的事我就不知道了,打从那次回府,我就再也没有见过爹爹。听说他进宫了,专门给太后娘娘唱戏,唱完了戏就出宫,出了宫就离京……”她说到这里笑了起来,“离京离京,离得那叫一个彻底,要不是丫鬟跟我说桃花班住的地方人去院空,我都不知道他已经走了。”

谈氏插嘴问了句:“那后来呢?”

“后来?”林氏努力回想,“后来大小姐被人从水牢里救走了,后来二夫人和三夫人都死了。后来郭家完蛋了,叶家完蛋了,终于,白家也完蛋了。再后来……”

她没有说下去,因为没有办法说了。再后来林寒生把白惊鸿交给了歌布国君,歌布国君又把白惊鸿扔到了兰城和铜城。据说林寒生占有了白惊鸿,还让白惊鸿怀了一个家奴的孩子。

本以为一生都不会有任何交集的林寒生与白惊鸿二人,最后竟是这样的结果。倾国倾城的白家大小姐,竟落到了林寒生的手里。

林氏不知道那种感觉该怎么形容,很恶心,想吐。她捂着心口干呕了两下,吓坏了谈氏。

林氏却不再提林寒生的事,她只是看着白花颜,一下一下顺着她的头。

“你长得真像大小姐,再过几年也会是个倾国倾城的美人。花颜啊,别恨你的姐姐们,不管是大姐姐还是二姐姐,还有三姐四姐,谁都别恨。白家的孩子过去那么多年都活在无尽的恨意与争斗中,好不容易解脱出来了,就千万不要再走回老路。”

她撑起袖袋,将一个小玩意拿出来,塞到了白花颜手里,“拿着,这是你大姐姐给你的……”

  

章节目录

神医毒妃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,阿里书籍只为原作者杨十六的小说进行宣传。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杨十六并收藏神医毒妃最新章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