“不敢不敢,那是绝对不敢的。”君慕楚惊出一脑袋汗。

小姑娘很满意,“放心,我是不会动手打人的,毕竟女人打男人,不好听也不好看。你还是皇子王爷呢,又是个大阎王,没听说阎王有挨打的。被你那个破表妹气了一晚上,现在我困了,要睡觉,你就在外头站着吧,或者到书房去休息,总之不要打扰我。”

里屋再没动静了,他甚至听到了脱鞋上榻的声音。这是真睡觉了?

可是她睡了,他怎么办?真去书房休息?

开什么玩笑,这种时候怎么可以去休息。小姑娘在里面生气,他却跑到书房去睡觉,那明天早上这丫头还不得把他这王府给炸了。

他想起去年苏婳宛在礼王府设宴那个事儿,当时就一哆嗦。

罢了罢了,既然是认错,那就要有一个认错的态度。于是堂堂九皇子、阎王殿殿主,就在自己的卧寝门口老老实实地站了一晚上,直到次日天大亮,柯公公过来侍候,小厮也过来打扫,他家小姑娘依然没给他开门。

冷面阎王这个脸就丢大了,眼瞅着扫院子的小厮扫几下扫不下去了,低着头匆匆离开,君慕楚心里哀叹。看来他被白蓁蓁赶到外头罚站的这个事,很快就会在慎王府里流传开来。

见他脸色不好,柯公公赶紧上前小声劝慰:“九爷也别太往心里去,毕竟咱们都知道四小姐彪悍,您怕媳妇儿这个事也不是什么秘密了,四小姐在府里飙更不是头一回。所以大家心里都有数,不会太笑话您的。”

君慕楚气得直磨牙,这是劝他么?有这么劝人的?

柯公公劝了几句见九爷不搭理他,也识趣地走了,临时走时还告诉君慕楚:“九爷放心,老奴会告诉府里下人谁也不许到这院儿里来,不会被太多人知道的。”

结果确实是没有下人来,但是白浩轩却来了,不但他来了,身边还跟了个和他边边儿大的小姑娘。那小姑娘是个圆脸儿,不算胖,但因为脸圆,所以看起来团团乎乎的,甚是可爱。

君慕楚并不意外,因为这个小姑娘到他府里来也不是一回两回了,是白浩轩的客人。

虽然他这慎王府不轻易让女子进来,但一个六岁的小姑娘并没有被他划入女子的行列,何况白蓁蓁多次提醒他,说轩儿很喜欢这个小姑娘,一见着就笑,所以将来很有可能成为他们的弟妹,让他不能总对着未来弟妹板着脸,别把人给吓着了。

可是这小姑娘能吓着么?她胆子可不是一般的大。就比如说现在,见他两手垂立在院子里站着,小姑娘琢磨了一会儿走到他身边就问了句:“九殿下,您这是罚站呢?”

君慕楚心里甚苦。

小姑娘还冲着白浩轩招了招手:“浩轩你快来看,九殿下在罚站。天哪我还是头一回见着阎王罚站,这是谁罚的?谁这么有本事?这要是按照戏本子里说的,能罚得动阎王的,那肯定就得是玉帝爷爷了。难不成咱们府里除了阎王还有玉帝?”

君慕楚实在听不下去了,开口纠正:“这是本王的官邸。”别咱们咱们的,他的家除了白蓁蓁以外,不跟任何人共享。

然而小姑娘并不在意这个,“行,你的就你的,哎呀重点不是这个啦,重点是玉帝。”

白浩轩想了想,分析说:“有玉帝不太可能,但王母娘娘应该有一位。”

小姑娘眨眼,“谁呀?”

白浩轩气得跺脚:“东宫瑶你是不是笨?当然是我姐姐啊!这世上除了我姐,还能有谁管得了阎王?”说完,还冲着君慕楚问了句,“姐夫你说是不是?”

君慕楚很想说不是,毕竟不想在这两个小破孩儿面前太丢面子。可是嘴才刚张开,还没等说呢,就听到屋里头有动静,似乎是小姑娘睡醒了。于是这个“不是”就改成了“是”,还很大声地说:“就是你姐姐,这世上就只有她管得了本王。”

白浩轩对这个回答很满意,继而再问:“那姐夫是何事惹了我姐生气?你是在外面站了一夜吗?那这个事儿犯得肯定是大了,你该不是背着我姐出去喝花酒了吧?再不就是有个什么青梅竹马的找上门来,给我姐气受了?”

君慕楚觉得自己太难了,这个事儿怎么说呢?好像还真让白浩轩给猜着了。虽然他并不认为那虞萝是青梅竹马,但白蓁蓁确实是因为这个事在生气,他都在外头哄一晚上了还没哄好,这一关到底应该怎么过呢?他今儿早朝都没去,就一直在思考这件事情。

说到早朝,他又郁闷了。因为天还没亮那会儿,间殿的人被老头子派了来,无声无息地站到他面前同他说:皇上体恤九殿下,说早朝殿下就不用去了,哄好四小姐才是正经事。

他对那个爹真是服气的。

见君慕楚站在原地什么都没说,还若有所思的模样,白浩轩不干了:“是不是让我说准了?你真的是因为女人惹我姐姐生气了?九殿下你怎么可以这样?我姐还没及笄呢,你俩还没成婚呢,这才相处一年多就出了这种事,那我怎么放心把我姐姐交到你手上?”

东宫瑶也跟着点头:“就是就是,虽然男人三妻四妾也算正常,但正妃还没过门儿呢就有野花,这一点就太不可取了。九殿下您可不能这样,好歹得知道先后顺序。”

白浩轩气得又骂她:“你到底是笨还是傻啊?男人三妻四妾怎么就正常了?男人要是真对一个女子好,那他眼里心里就不可能再容下别的人。三妻四妾是陋习,我二姐姐说了,我们要摒弃陋习,一生一世一双人,从天赐镇做起。我姐是天赐公主的亲妹妹,所以必然也得遵天赐镇的规矩,九殿下要是想娶我姐姐,就也得跟着一起遵。要是他遵不了,那这个姐夫真的就不能要了,我不能让我姐姐受那个气。”

东宫瑶听他说这话,当时眼睛就一亮:“那就不要了吧!咱们给四姐姐找一个更好的,正好我手里有现成的人选。浩轩,你觉得我哥哥东宫元怎么样?”

君慕楚简直崩溃,“白浩轩你还想不想学功夫了?”

“想。”白浩轩答得痛快,“但是跟我姐的终身幸福比起来,我学不学功夫也真是无所谓了。反正我现在就想整明白你到底犯了什么事儿,是跟女人有关吗?”

君慕楚不想说话,也没法说话。怎么说?确实是跟女人有关。但这个关是他愿意的吗?

两个孩子进屋去找白蓁蓁了,君慕楚在外头又站了一会儿,终于给自己也找了一个进屋的理由:“白浩轩你给我出来!你已经是个大小子了,不可以随随便便就进你姐姐屋里……”

凌安郡主府。

白燕语因为昨天商定好了要在天赐镇外围买地建宅的事情,白燕语和红忘约好了今日要去那边转转,挑挑地方。林氏也想跟着一起去,但是她不能去挑地皮,她得去天赐镇打理一下胭脂铺。如果要搬,这边也不可能全部搬走,还是要留一小部份在公主府边上。

林氏想的是,随着天赐胭脂的生意越做越大,胭脂肯定也要分三六九等,针对不同人群。将来外围的作坊可以进行批量制作,那么公主府边上的小作坊就要针对高端人群,比如宫里的妃嫔还有侯爵贵妃这一类的,总得有个区分。

看着林氏收拾东西要往外走,还说这次过去得在公主府住上几日,胭脂铺还有许多事情要打理。白燕语想了想,拉了她一把,“娘亲,有件事情我得和你说。”

林氏一愣,“什么事啊?咱们左右是一起去,马车上说不行吗?”

白燕语摇头,“马车上不好说。”她将林氏拉回前厅,伸手从袖袋里拿出了一样东西递过去,“娘亲还记得这个吗?”

林氏愣住了,白燕语递过来的是一串手珠,上面带着一种异香。虽然香味儿已经很淡了,但她还是一下子就能闻出来。毕竟那样的味道以前她身上也有,燕语也用过。

“谁给你的?”她拿着手珠,声音有些打颤,手指在珠子上一遍一遍摸索,最终紧紧闭上了眼睛。“这珠子他从不离手,打从我记事起他就一直带着。”

白燕语轻轻往她手上握了一下,“十殿下从歌布回来时,带给我的。他说事情是他跟二姐姐一起做的,待二姐姐回来会给我们一个交待。但是他也说了一些事情,他要我们想想,这个交待要是不要。”白燕语深吸了一口气,面上也不见多少哀伤,“娘亲,说到底,我们都不知道他究竟是什么人。但是十殿下告诉我,之所以他甚少与我们接触,其实也是一种保护。”

歌布的事,君慕凛讲给了白燕语听。那是她第一次如此直接地了解自己那位外公,说不上惊讶,只是觉得世事难料。

不只难料林寒生,也难料白惊鸿……

  

章节目录

神医毒妃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,阿里书籍只为原作者杨十六的小说进行宣传。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杨十六并收藏神医毒妃最新章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