这不是她认识的九皇子,这不是她那个阎王般冷血无情的九哥哥。

虞萝一脸绝望,心里却还有那么一点点企盼,指望着她的表哥能有那么一丁点原则,毕竟这么多人看着呢,就这么抱个小姑娘算什么?

可惜,君慕楚这人任何时候都可以有原则,就是在遇着白蓁蓁的时候,原则就是浮云。

虞萝眼睁睁地看到她表哥把白蓁蓁打横抱了起来,白蓁蓁还勾着他的脖子把小脸儿蹭了几下,蹭得虞萝都有杀人的冲动了。

可是她不敢杀,她甚至都不敢往前再凑一步。

因为她表哥的那张脸在转向她时,瞬间就收了对着白蓁蓁时的温柔,凌厉得像把刀子。

“不要作,容易把你母亲留下的点点情份都给作没了。”

他告诫虞萝,“你始终要记得,你的母亲同我的父亲并不是同母所出,甚至你的外婆还跟我的祖母争宠暗斗,打压多年。

所以你母亲之于我父亲,兄妹情份淡得很,连带着你之于本王,就更淡了。

今日要不是你主动报上家门,本王甚至认不出你,即使你多年前也回京过,但本王也从未正眼看过你,记不清楚你的长相。”

他说到这里,又仔细打量一番这个表妹,继而摇头,“还是记不住。”

虞萝已经彻底没脸了,她也是正经的皇亲,皇帝是她的亲舅舅,从小父亲就告诉她,将来不管遇着什么事,皇家都必须替她作主,因为她的母亲跟当今圣上有着同一个爹。

父亲还告诉她,长大以后一定要嫁给一位表哥,而且还要嫁给有出息的表哥。

只有这样才能保住富贵和尊荣,也才能让虞家在苏州府屹立不倒。

对,虞家其实没有多大野心,他们只想在苏州府活得逍遥自在。

但如果没有皇家这个身份,如果未来没有下一辈继续与皇家结亲,这种亲缘早晚会淡掉的。

于是她选中了从小就爱慕的九皇子,对此,虞家人很是愿意。

可是没想到亲缘到她这一代就已经淡了,甚至淡得这位九哥哥还说,面对面都记不出她。

虞萝心里乱极了,而君慕楚的话还在继续,他说:“至于你说的儿时,的确,你是在皇宫里长到五岁才由你的父亲接回家去。

可你以为的皇家心疼你可怜你,不过是虞家给你描述的假象罢了。

事实上,留你在宫里并非是为了照顾,而是为了牵制驸马,牵制虞家。”

他话说到这里,虞萝的脸色已经很不好了,白蓁蓁多少有些不忍心,想劝他少说两句。

他却摇了头:“有些话不说,有些人就永远不会明白。

如果没有今日这桩事,或许这样的话我永远都不会说出来。

毕竟她的母亲是我的姑母,毕竟我也有儿时一起长大的情份,我也不愿意将家族阴谋摊开来摆到一个小姑娘面前。

但是今日不得不说,因为她千不该万不该,不该招惹了我最在意的你。

白蓁蓁,这世上没有人可以欺你。”

君慕楚强压着愤怒,最后告诫虞萝:“话,本王已经说得够清楚了,剩下的你自己想,想不明白就回去问你的父亲。

顺便也替本王问问他,是不是离京多年,已经忘记了本王是什么习性。

今日你欺我未婚妻,我依然让你完好无损地从这里走出去,是因故去的姑母而手下留情。

可就像本王刚刚说的,情份之于你我之间,很淡,一次就用完了。

所以若再有下一次,本王会用最凌厉的手段展开报复,为我妻出气。

不信你就试试,欺我妻者,就不该活着!”

说完这话,抱着白蓁蓁大步离去,再也没有回头多看一眼。

红氏等人也随后跟上,红氏在经过虞萝身边时冷哼一声,“欺负我的女儿,你真是好样的。

转告虞家,因为你今日所为,他们的好日子到头了!”

红氏走了,林氏也跟着一起走了,到是白燕语落在了最后。

她冷眼看着虞萝,缓缓摇头,“我这个凌安郡主虽没多少权势,但你若再敢欺到我妹妹头上,我会动用全部人脉断你所有后路。

我白家的孩子在历经苦难之后,再也不能被人欺负。”

这一晚,白蓁蓁被拐到慎王府去了。

红氏看着君慕楚抱着她闺女上马车,问也没问,只拉了林氏和白燕语一起上了自己的马车,几人头一调,往红府的方向去。

林氏有点担心,“四小姐明显也是被气着了,怕是要不好哄。”

红氏听了就笑,“确实不好哄,那丫头什么性子我还能不知道,怕是九殿下哄到天亮也不见得能哄好。

哎呀反正不是咱们哄,咱们不跟着操那个心。”

林氏觉得红飘飘实在心大,“飘飘啊,四小姐到底是个姑娘家,就这样一晚上都在慎王府住着,会不会不太好啊?

传出去好说不好听啊!”

红氏却全然不在意,“有什么可好不好听的,左右将来也是要嫁过去的,早一天去晚一天去也没什么。

我知道蓁蓁年纪小,但我也相信九殿下比我更疼她,所以她也只是过去住住,九殿下是不会碰她的。

未来的小两口感情好,咱们就跟着一起乐呵就行了,儿女的事不用管太多,左右管也管不住。

就顺其自然吧,反正她跟着九殿下,我是一百个放心的。”

林氏点点头,“也是,九殿下看着就是个有分寸的人。

虽然面冷了点儿,但那是对别人,这一年多咱们都亲眼看着的,他对四小姐实在是好得没话说。

就冲他刚刚那番话,我是真替四小姐高兴。”

说完,小心地看了眼身边的白燕语,轻轻叹气。

红氏知道她是心疼白燕语了,可这事儿她也不好劝。

白燕语心里有谁不好,就冲着白鹤染和白蓁蓁的关系,不管她心里装着的是谁,这事儿都有人替她做主。

可偏偏她心里装着的是已经故去的五殿下,这事儿可怎么整?

从红聚楼出来,虞萝直接进宫了。

红聚楼生的事让她无法接受,无论如何都无法接受。

她从小就喜欢的九哥哥,世人皆知的阎王殿冷面阎王,凭什么被白蓁蓁那个庶女给染指了?

凭什么那个庶女当着那么多人的面对她的九哥哥上下其手?

凭什么走的时候还要她的九哥哥抱着走?

她只要一想到白蓁蓁那个样儿就崩溃,只要一想到九哥哥对白蓁蓁那个态度,更崩溃。

于是她就带着这种崩溃的心情进宫了。

这会儿天都已经晚了,宫门快要关了,但虞萝毕竟是皇上的外甥女,也算是正儿八经的皇亲,所以御林军在请示过后,还是把她放进宫去。

此时,虞萝就跪在清明殿下,一边哭一边对老皇帝说:“舅舅一定要给虞萝做主,虞萝不能就这么被个庶女给欺负了。

我的母亲是公主,我也是正经的郡主,她一个国公府的庶女,凭什么欺负我呢?

这根本就是不给皇家颜面,她眼里根本就没有皇家!”

天和帝听得头疼,本来就不怎么喜欢这个外甥女,这会儿就更不喜欢了。

还什么母亲是公主,她那个公主母亲跟他关系可不怎么样,小时候嚣张跋扈,两人没少干仗,如今人都没了,怎么还整个闺女上他这儿来胡搅蛮缠呢?

老皇帝皱着眉看这虞萝,半晌,说了句:“你说的那个白蓁蓁,每三天就进宫跟朕和皇后问一次安,每五天就进宫陪皇后用一次膳。

平时红家得了什么好东西,她第一个就想着拿来孝敬朕和皇后,她眼里怎么就没有皇家了?

难道朕和皇后不算皇家?”

虞萝强调:“可是她欺负我!”

老皇帝说了句公道话:“那就是白家跟虞家的事,你应该让虞家人替你做主,让虞家去跟白家人交涉,而不是来找朕。

至于庶女不庶女的,朕若没记错,你母亲也是庶出的公主,所以就庶女和嫡女这一点来论,你真没比她高贵多少。”

“可我是郡主啊!”

虞萝都快急死了,皇舅舅怎么能是这个态度?

这明显是在维护白蓁蓁,那个白家的庶女凭什么有这么多人维护?

她又哭了起来,“她不过就是平民,平民怎么可以这样子对待郡主?

这于东秦律法是不和的。”

老皇帝听得直叹气,“你也知道自己是郡主?

你一个郡主居然能让臣女给欺负了,都不觉得丢人吗?

是怎么好意思哭到宫里来的?

朕还真是从来没见过这么怂的郡主。”

“皇舅舅!”

虞萝哭得更大声了,“皇舅舅是不是不疼虞萝?

否则为何虞萝受了欺负皇舅舅一点都不心疼呢?

虞萝记得小时候皇舅舅是很喜欢我的,总告诉我有事一定要和皇舅舅说,不管出了什么事,皇舅舅都会为我做主。

这些话虞萝一直都记着的!”

“恩?”

老皇帝想了一会儿,摇摇头,“那你可能记错了,朕没说过那样的话。

何况就算说了,那也是因为你在宫中是客,客气客气罢了。

何况那时你才几岁,不到五岁的孩子,朕的确是会替你做主的。

可如今你多大了?

而且你也不住在宫里了,朕对你没有养育的义务,所以不管出了什么事,该给你做主的永远都只能是虞家的人,而不是朕。”

  

章节目录

神医毒妃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,阿里书籍只为原作者杨十六的小说进行宣传。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杨十六并收藏神医毒妃最新章节